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8章 你还真是脱裤子放屁

  回到宴席中,殷九卿没有再说话,只是拿起面前的酒一杯又一杯的喝了起来,仿佛,千杯不醉。

  南隐擎也借着身体不舒服的苗头离开了宴席,见南隐擎离开,朝臣门也陆陆续续的走了。

  只有殷九卿,一个人静静地饮着杯中之物。

  对面的离沧看着这个样子的她,好看的眉头轻轻一蹙,那双满是慈悲的眼眸轻轻眯了一下。

  他刚准备说什么,就见她已经站起身子,而后在丫鬟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样子的她,一向不知道何为生气的他,在这一刻,居然有些许的愠怒。

  他没有再多做停留,也起身走了出去。

  他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他没有办法劝殷九卿向善,也没有办法解救一个即将掉入火坑的女子。

  ……

  本以为喝了这么多酒今晚必然会很容易入睡,可是,奇迹般的,她居然怎么也没有办法入睡。

  醉意朦胧,可是心却清如明镜。

  短短的几个一两个时辰,她已经幻想了千百种罗决,南容还有飞鹰军的最后的惨状。

  只可惜,只是幻想。

  既然睡不着,她便没有再勉强自己,而是起身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京都的朝阳是所有景色中的一绝,自从重生以来,她每一天都过的战战兢兢,今日,她突然想去看一下。

  ……

  当离沧踏月而来的时候,远远的,他便看到一人坐在土堆上,她的身边,摆放着一壶酒,偶尔拿起来深饮一口。

  他无奈的叹息一声,慢慢的朝着她走了过去。

  来到她的身边,看着她那张被酒熏的醉意朦胧的脸,他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

  他竟没有发现,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皱眉、叹息的次数都已经这么多了。

  附身,他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酒,一句明显带着愠怒的声音从那菲薄的唇瓣里吐了出来,“别喝了。”

  殷九卿嫣红的唇瓣邪气的一勾,她微微抬眸,朝着他悠然一笑,那一笑,仿若勾魂夺魄。

  离沧有些逃避她的视线。

  “和尚,大半夜不睡觉,你来做什么?”

  “采集朝露,烹茶。”他寡淡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越发缥缈。

  “呵呵。”殷九卿低低的笑了一声,“脱裤子放屁。”

  离沧:“……”

  离沧没有理会她的嘲讽,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她。

  眼前的她,虽然在笑,可是眼底却无半点欢快,有的,是足以吞噬天地的黑暗和幽寂。

  他忽然想起俩人初见的模样,他无意中知晓了她的女子身份,她要杀他的原因竟然不是因为被看了身子,而是因为……想要灭口。

  她明明是女子,可为什么会是殷家的公子,会是燕京朝臭名昭著的殷九卿。

  在这一刻,一向不理俗世的他,居然想要多了解她一点,于是,一句话,不假思索的便脱口而出。

  “你本就该待在闺阁当中,不该将自己卷入朝局这盘乱棋当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醉酒的原因,一向对自己女子身份极其敏感的她,既然没有发脾气。

  她低笑了一声,那笑,千穿百孔。

  “我并不想做个征战四方的女流氓,可是,谁也没把我当成个小姑娘。”

第68章 你还真是脱裤子放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