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4章 看起来,好像更严重了

  “公子,怎么样,顾相好些了么?”

  殷九卿扫了一眼跟前的四个侍卫,悠悠的摇了摇头,“看起来,好像更严重了。”

  四人识相的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他们已经猜到发生什么了,只是有点心疼顾相。

  偏偏,某个人还一脸坦荡,脸上不见半分内疚的情绪。

  ……

  殷九卿没有乘坐马车,都是徒步往府邸的方向走去。

  几个人一路静默无言。

  重阳默默的跟在身后,看了殷九卿一眼一眼又一眼,终究是没有忍住的问了一句,“公子,女人都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殷九卿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幽默的。”

  “呵呵。”殷九卿话音刚落,重阳便克制不住的笑了起来,引得路人频频侧目。

  后者却丝毫没有觉悟,腼腆的又看了一眼殷九卿:“那……属下岂不是要妻妾成群了?”

  珊瑚和胭对视了一眼,默默的离他一段距离,免得被当成一伙的。

  “……”殷九卿脚步忽然就顿住了,转身,她视线悠悠的落在了笑的跟抽风似得重阳身上,红唇邪气一勾,云淡风轻的吐出一句:“长得幽默的不算。”

  “……”重阳脸上的笑容就这样僵在了脸上,公子的意思是……嫌他长得不好看。

  “噗嗤!”珊瑚和胭脂没有忍住的笑了出来,就连一向冷硬的重雲脸上也有了些许弧度。

  “不过,你这张脸遮住两个地方就完美了。”

  闻言,他猛地抬起头,“哪两个地方?”

  殷九卿视线落在他的脸上,仔仔细细的看了半晌,就在重阳紧张的等着她的回答时,她却悠悠的吐出一句:“左半边脸和右半边脸。”

  重阳:“……”

  “公子,能不以貌取人么?”重阳很是挫败,他觉得,他一直觉得自己长得很好,很阳刚,可是为什么到了公子那里就这么一无是处了呢?

  殷九卿悠哉悠哉的往前面走去,红唇随意的吐出一句:“重阳,老实说,没有认识你之前,我真的没有发现自己有以貌取人这毛病。”

  “……”闻言,重阳识相的没有再说话。

  公子如今这张嘴毒得随时让他怀疑人生,他已经绝望了。

  几人一路往府里走去,刚到府邸,还未进门,禁军统领便骑着马朝着这个方向奔跑而来。

  殷九卿脚步一顿,看着他凝重的表情,眉头轻轻一蹙。

  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传皇上口谕,宣御史中丞即刻入宫觐见。”

  “什么事?”这南隐擎就是屁事多,有什么事刚不说,偏要在这个时候说。

  “本官只负责传旨。”丢下一句,他转身便走。

  看着殷九卿一张阴郁的脸,四人识相的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她不悦的哼了一声,这才翻身上马,交代了一句:“我自己去就好。”

  殷九卿去到的时候,御书房里已经站了很多的臣子,罗决和南容也在。

  “不知皇上召见臣所为何事?”

  “罗爱卿抓到了白詹的副将,找各位来是商量一下如何处置。”

  “……”殷九卿瞳孔轻轻的缩了一下,心里传来一阵刺痛,她用最短的时间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是……吴亚成?”

第94章 看起来,好像更严重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