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5章 放长线钓鱼

  “哈哈哈。”罗决张狂的笑了一声,“殷大人不学无术,原来还知道这号人物。”

  “呵呵。”她艰涩的扯了扯嘴角,她怎么能不知道。

  吴叔叔是一直看着她从小长大的人,他随父亲数度出生入死,是将军府谋逆被牵连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她眸子里冷冽一闪而过。

  罗决定然是早就抓到了他,一直在囚禁,而这次他被帝王猜测,不得已才将吴叔叔推出来做挡箭牌。

  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捏了起来,几乎陷入掌心。

  她能想象他在罗决手上遭受了怎样的虐待。

  “皇上,臣以为,吴亚成既然是叛党余孽,就该五马分尸,杀鸡儆猴,告诉那些别有二心之人,叛国,只有一个下场。”

  “臣也这么觉得。”

  “臣附议。”

  “太子怎么看?”

  “儿臣觉得,几位大臣言之有理。”

  南隐擎点了点头,似乎也是十分的赞同。

  正在这时,殷九卿忽然道:“臣觉得不妥。”

  她的话让几位大臣都皱了一下眉头,南容视线悠悠的落到了她的身上,“殷大人有何高见?”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唇角轻轻的勾起一抹笑容,和平日里一样的邪肆风流,“众所周知,白詹一案有不少漏网之鱼,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为何不来一招放长线钓鱼呢?”

  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席话。

  她知道,她的话可能会将尚在安全的人陷入险境,可是,却是唯一救吴叔叔的办法。

  只有先拖延,她才能想到计策。

  “父皇,儿臣觉得殷大人言之有理。”南容上前一步,附和的说道。

  殷九卿就这样静静的站在角落里,一双眼睛就这样看着罗决和南容。

  看着这将她亲手推入的地狱的两个人。

  “那你们马上放出风去,就说三天后在午门当众斩首吴亚成。”南隐擎一锤定音。

  殷九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皇宫的,更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回到巫咸府。

  她没有再说过一个字,甚至连晚饭都没有吃,就这样一个人独坐到天黑。

  当月亮升上夜空的时候,她眼睛似乎才有了焦距。

  没有任何的犹豫的,她拿出夜行衣穿上,然后拿上自己的青冥软鞭,悄无声息的朝着外面走去。

  她知道,罗决的地牢定然牢不可破,可是,这一遭,她必须得走。

  越凉如水,残月如钩,万家灯火逐渐在夜色渐深之时一盏一盏的熄灭。

  一道被黑色夜行衣包裹的人巧妙的引开守卫,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森严的大牢。

  殷九卿握着手中的软鞭,一路往最里面走去。

  对于罗决而言,越是重要的犯人,越是会关在最里面。

  随着脚步的深入,一股潮湿的味道扑灭而来。

  她掏出早已准备好的迷药,将守卫迷晕,然后来到最里面的牢笼。

  她一眼便看到了倒在枯草上的男人,此刻的他瘦的只有皮包骨,哪里还有以前白家军副将威风凛凛的模样。

  眼眶,不自觉的有些湿润。

第95章 放长线钓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