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8章 你……又去做什么了

  “死不了。”殷九卿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离沧脚步忽然一顿,那双瞳孔忍不住的缩了一下,他忽然抬手一把扯下她的面巾。

  当看到这熟悉却苍白的脸,他那平静的心狠狠的震荡了一下。

  没有任何犹豫的,他忽然将她横抱了起来,然后,快步朝着卧室跑去。

  看着他额头浮出细密的汗水,殷九卿虚弱的勾了一下唇角,“不是说要与我恩断义绝么?救我干什么?”

  他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依旧小跑着前进。

  这是殷九卿第一次发现,这个看似柔弱的男人,原来也有一副有力的身躯。

  推开卧房,他将她放在了床上,“我现在为你疗伤,你……别怕,有我。”

  嘴里说着,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殷九卿嗤笑一声,“和尚,我看现在怕的是你吧!”

  离沧紧紧地盯着她肩膀上的伤,而后,似乎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得罪了。”

  说着,他颤抖的伸出手,将她的夜行衣脱了下来。

  没了夜行衣,白衣上的血迹无比清晰的呈现出来。

  离沧又是一怔,眼底的心疼或许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他将她的衣服往下拉了些许,然后静静地为她处理着伤口,上药,包扎。

  弄完这些之后已经是半个时辰了。

  而他,也累得几近虚脱。

  肩膀传来的疼痛依旧存在,刺激得她没有办法入睡。

  至始至终,她就这样一直静静地看着离沧小心翼翼的为她包扎,还有他眼底的心疼。

  心肠冷硬的她,既然奇迹般的觉得有些暖。

  于是,一句话,几乎不经思索的便说了出来,“和尚,你看了我的身子,两次。”

  离沧一怔,整个人忽然就僵硬了起来,“贫……贫僧……”

  这不是他第一次为她治伤了,可是相比第一次的从容,这次,他竟然无法抑制的慌张。

  “那你打算娶我么?或者,嫁给我也行。”妩媚悠柔的嗓音,犹如大提琴弹奏出来的音符,又掺杂着一丝丝魅惑的气息。

  离沧整个人顿时就僵住了。

  看着他紧张的模样,殷九卿低笑了一声,原来,逗弄他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跟前,她忽然觉得很平静,也很心安。

  “你……又去做什么了?”好半晌之后,离沧才问出了自己一直想问却没来得及问的问题。

  殷九卿眉眼微挑,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唇瓣悠悠的吐出两个字,“行刺。”

  “唉……”一声为不可闻的叹息溢出唇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个道理你要何时才会懂?”

  第一次,殷九卿没有讽刺他。

  她嫣然一笑,璀璨的笑容令妖媚的容颜空灵而精致,如一朵绝美透明的玻璃花!

  她说,“和尚你知道么,这百年来的国家基业,三千里地的秀美河山,耸入云霄的凤阁龙楼,玉树琼枝般的奇花佳木,是将军府拼着九死一生打下来的,而宫里那位看惯了歌舞升平的君王何曾识得干戈!”

第98章 你……又去做什么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