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间五

  那年殿选时,自己十四岁,身体偶感风寒,便错过了,父亲的责怪历历在目,耳边余音绕梁,“养了那么大就是让你遇事撂挑子的,下人是怎么照顾小姐的,三年殿选早不吹冷风晚不吹冷风,总是这样,跟你那母亲一个德行,若是三年后这样,非打断你的腿,好日子败了我的性,哼”

  心中苦涩。多年的感情瞬间瓦解,一切的痛楚与心念尽付之一炬。霎时生无可恋。

  父亲一摔衣袖便离开了,伺候自己的丫头被打了二十巴掌,眼泪涌出,很多时候并非眼泪不值钱,而是你们比眼泪值钱多了。

  母亲后来过来,她自然是听说的父亲的言辞,却没有提起,只是说养好身体…

  怯懦的人是永远改不了的,母亲是个软性子,胆怯懦弱,家里的姨娘都敢说她,而她觉得父亲就是她唯一的

  依靠,一个没有儿子的女人就该这样被对待,说起三从四德,她是京中的典范了。

  在我和父亲之间,她总是毅然的选择了父亲,即使自己护着她,孝顺她,她始终觉得自己会是泼出去的水,永远会站在父亲那边,原本想起母亲那暖暖的心,突就变得冰冷起来。

  这烟火人间像个地狱,哪里有什么温度,都太冰冷,她觉得自己冷极了,冷的连抱着自己的勇气都没有,意识渐渐下沉,

  又落到的一层,这无底的深渊就好像一个无尽的黑洞,人活着累的停不下来,人死了难道还要去十八层的地狱报道吗?

  精神炸裂,回忆太苦,这样想着痛感渐渐消散,场景也消失了,只有不断下沉的黑洞还在继续。

人间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