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张白,你行吗

  开学的兴奋和枯燥接踵而来,我正为没有朋友而苦恼,但这仅仅是一点点,一点点,某个人的出现总会让我忘记这些

  一贯的套路,在各位老师做完自我介绍后,就要开始选拔班干部,对于这个职位,说实话,我总觉得要做一个中上级别的比较好一些,这由于老妈一个小地方官带给我的影响,但我并没有想到我并没有被选上,这是个残忍的事实,因为作为关系户,我晚来了两天,以至于班里的高位已经在过去的两天里自由竞选了。

  我听见孟辰在后面说,我啊,我当个数学课代表好了,可以不交作业,哈哈哈哈。

  我忍不住咧开嘴角,同桌王晓诗不经意发现我这春意盎然的一笑,阴森森的附耳过来,呦!小白,笑什么呢

  我突然敛下笑容,没笑什么。一阵心虚

  于是当数学老师征求意见时,我毫不意外的看见身后站起来一个身影。

  孟辰啊,我听见一群女生在轻声笑着。我心下一堵,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正裂开嘴角。

  还有谁,一个总是不行的,再来一个!我听见数学老头好想抛售一样的叫声,我,第一次有了当数学课代表的念头

  老师,我来吧,我看见一个清秀的女生站起来,声音清亮。

  我沉了沉身子,耳朵嗡嗡作响,孟辰低低地对老师的迎合声传过来一一好的,嗯,记住了。

  女生,那个清秀的女生。叫,叫宋欣。

  直到语文老师,一个高大的中年光头强同样发出抛售声,我愣了愣,站起来,老师,我来。

  我想那时候他应该是在看我的,这是我唯一的念头,我并没有听明白语文办公室到底在几楼,以至于当我抱着一大摞本子送往办公室的路上,理所当然的迷路了。

  我正四处张望,七十本作业抱在怀里的感觉并不好受,我听见身后有一个熟悉但陌生的女声正低低的传过来,我听见,孟辰,,,,,,

  我下意识得转头,作业本落了一地。某一天,当我问孟辰,嘿,孟辰,你记不记得你帮我做过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你一脸迷茫。"帮我抱作业啊!"我记得清楚,好吧,有关孟辰的我一向记得清楚。你撇我一眼,说,"你当时的眼神像是一条被遗弃的狗。"

  我并不承认这具有贬义

  宋欣站在你身旁,和我打招呼,我生硬的笑笑一一至少我觉得很生硬,可孟辰在一年后说我假笑的时候脸笑的像菊花,这让我不爽了很久。

  我突然就想走了,不可否认,我并不喜欢宋欣,直到,

  "张白,你行吗"

  我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想了十秒,例如,当我说行的时候,他会不会转身就走,当我说不行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太矫情,好吧,他并没有在乎我行不行,而是弯腰一本本把作业本捡了起来,我转身的地方实在不巧,某个作业本恰好落在了一个口香糖的上面,紧紧亲在了一起,还粘着一截头发,我翻开扉页一一姓名框上写着,孟辰。真是,好巧。

  我看见他的眉毛又挑了挑。

  "张,白,"他压低声线。

  他有洁癖,我那天才知道,也是第一个知道。于是,在某人全程黑脸的帮忙下,我找到了语文办公室。

  真是次愉快的经历,我想。至少我是第一个知道的,我颠着小脚回到教室时,晓诗说,我的身上有一股荡漾的气息

张白,你行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