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血决天觉得眼前这个稳重、温柔的机械人大哥哥,居然会有小孩子那种幼稚但却可爱的想法。不禁笑了笑,趴在树边,说:

  “可是……这么远,我们听不到啊,联前辈。”

  联摆了摆手,道:“没关系,我可以录到他们的对话,然后机械听筒就会传给你。你可以听得很清楚的~”说完,他伸手点了点在耳朵那儿的机械听筒,随着听筒的绿灯亮起,好真的听到了声音。血决天不禁有些兴奋,太神奇了!联回过了头,微笑着,用手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她立马懂了,捂住了自己的小嘴。

  “秦啸!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水池中的少年说着,在梧桐树那边的联和血决天,因为有听筒,少年的话,在他们的耳边听得十分清楚。定一水叉着手,盘腿坐在水池中,可以看出,他现在很不爽。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坐在喷泉一旁的长椅上的大块头秦啸。语气要比早上对血决天时要温柔得多,反倒还有一种撒娇的意思。在定一水的“表演”下,这是一种傲娇。

  “啊~~~是,是,是,我错了还不行吗?”秦啸没有不耐烦,他真的在向这个自大狂道歉,说完,把饭盒递给了定一水。定一水看了看饭盒又瞪了瞪眼神迷离的秦啸,更不爽了。“别告诉我,你是因为那个野丫头,才这样的?”听到这话,秦啸突然燃起了心中的怒火,在他面前说血决天的坏话,是多想挑战他的忍耐心啊。他捏住了定一水的脖子,怒吼道:

  “是又怎么样!血决天才不是野丫头!是你的脾气和情商太低了!!”

  “秦啸!不要……!”血决天看着这个场景。即使她很不喜欢定一水,但她知道,秦啸的力气一定很大,被这样捏着,换做是谁,都会说疼!她很心疼,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这时联轻轻抱住了她,摸了摸头说:“放心吧,他们总是这样,男孩子嘛,打出来的感情。死不了的~”血决天点了点头,心想,定一水一定会像早上对自己的那样,反骂秦啸一顿吧?

  定一水闷哼了一声,嘴角上扬,露了个奸笑,声音十分古怪,道:“所以,你喜欢那个野丫头是吧?”真是出人意料,这个“假王子”居然没有生气,在梧桐树后的两个人都惊呆了。

  “哎?一水怎么没生气呀?换作平常,他早就在校内乱放水刃,伤害学生了呀~今天他怎么了?”联虽惊讶无比,但还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儿,声音依旧缓慢。就像一个母亲看自家那叛逆的孩子似的,十分有喜感。

  “血决天才不是野丫头!!”秦啸似乎忽略了“喜欢”这个词,他并不想回答,而是把之前的话又重复了遍,要知道,定一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会立马失去耐心和一时的温柔,相当自大。定一水一把抓住秦啸的手,他也很用劲,尖尖的指甲,把秦啸的手弄出了血。不爽地抬起了头,俯视着秦啸,道:“喂,你只知道的吧。我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就会很不爽的。所以……你是在故意让我生气吗?!”最后的“咆哮”,声音十分恐怖,他双眼闪着红光。与早上的不一样,这次的红光不是梦幻,而是令人恐惧的。定一水身旁环绕漂浮的水,在刹那间,变成了数量可怕的利剑。剑尖对着秦啸的脑袋,在动一下,便会人头落地。

  “哎呀哎呀~我就说嘛~他总会生气的。”联见此况,并没有着急,好像早习惯了一样,只是他的表情变得严肃了许多。

  “联前辈!他们……!”血决天想做点什么,可自己的能力太薄弱了,不足以阻止生气中的定一水。她想让联去阻止,可联,似乎能感觉到什么似的。摸了摸血决天的头,有微笑起来,道:“没事啦~没事啦~,会有人阻止的。”这话才刚说完,从水池那边,又传来了别的声音。

  一个黑影突然从天上落了下来,手中还握着长刀,在落地的一瞬间,黑影把所有定一水造出来的利剑,全部消除了。动作十分迅速,几乎在秒内就完成了。血决天看呆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呵~我说过,会有人阻止的。”联的笑容比之前更温柔了,好像对突然出现的人,很有感觉,或许是朋友吧。血决天抹了抹眼睛,才看清楚突然出现的人。

  那人身躯劲瘦,雪白柔滑的俊脸上,是一双炯炯有神的紫眸,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水灵灵的红唇。那人发色为乌黑,他搭理得十分整齐,和秦啸那乱蓬蓬的棕毛,产生了很大的对比。学院的初始校服是藏蓝色,裤子则是深棕色。而他自己定制了一下,他的校服是黑色的,右侧的袖口部有两条紫色的线,校服还被特意加长了,解开扣子,就像风衣一样,十分帅气。裤子也被他定制成了黑色,就衬衫是白的、领带是红的和边缘的线条是其它颜色。其余的都定制成了炫酷成熟的黑色。可想而知,这个男生是有多喜欢黑色。这人耳朵也是尖尖的,也不知道他是想南宫天景那样的乌鸦妖呢,还是像定一水那种水血妖呢。

  “哎,少打点架吧。你们是不是有打算去校长办公室去和校长谈人生啊。”那个人,叹了口气,把长刀收了回去叉着腰;摇了摇头说道。

  “东门魔音,你这是第几次阻止我了?”定一水拍了拍身上的一点灰尘,瞪着面前这个穿成一身黑的俊男。

  “第10次。我只是不想让你伤着某一个新来的小姑娘。”说完,那个人转了个身,望了望梧桐树那边,笑了笑说:“出来吧,我知道你在。”半晌又道:“联哥。”

  “哈哈~果然,还是躲不过你的耳朵……魔音。”联关掉了听筒,从树后走了出来,血决天像只小鸡一样跟在他身后。那人也走了过来,笑得更灿烂了。联和他碰了碰拳,撞了撞肩膀,又互相揪了揪对方的脸,大笑起来。关系非常好,就像兄弟一样。这时,那人,歪了歪头,看着躲在联身后的血决天,伸出了手,笑着道:

  “你就是新来的那个小姑娘吧,你好,我叫东门魔音。”

  “你……你好!”

  他们握了握手,然后松开了。东门魔音这个人很有绅士风,一点也不会想写怪想法,很正直。他握完手后,又和身旁的联聊起天来。

  “切,无聊。”定一水眯了眯眼,随后化成了水,消失在视线中。秦啸叹了口气,走向血决天,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吞吐地说道:

  “你……一直在那儿?你都听到了?”

  “嗯……”血决天也害羞着。

  “秦啸哥哥……”

  “啊?”

  “我不是野丫头,那我是什么?”

  “呃……你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姑娘。”

  “唔……”血决天脸都涨红了,秦啸也是。

  “哎?他们在说什么呢?脸都红了。”东门魔音叉着腰,望着这对少年少女。他想走过去凑凑热闹,可被联拉住了。

  “嘿~别去,这是他们的两人时间,别过去打扰了。”联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噢~”东门魔音瞬间懂了,看了看联,用手堆了一下联的手臂,又道:“哎,走吧走吧。”

  “嗯。”说完,联和东门魔音蹑手蹑脚地走了。

  他们绕到了学院的后花园,东门魔音双手扣在脑后,叹了一口气,笑着说:“哎~~秦啸那家伙19岁了,总算有了小女朋友。这么好的大男孩可不能单着啊~”在一旁的联也笑了笑,表示同意,可真有这么简单?这个感叹似乎激怒了笑容满面的联,在要说出下一句话的前一秒,一把抓住东门魔音的手臂,他以为联是要和自己说些什么重要的事,随着下一秒的无边疼痛,这才意识到,联一手把自己的右手臂掰到了身后,然后一大脚踩在他背上,手这么一扯。感觉骨头都快断了,这番无法解释的疼痛,直接让东门魔音叫了起来。

  “啊——!!疼疼疼疼疼!!联哥你干什么啊!”联没有说话,依旧笑着,却比之前更用劲了,疼的东门魔音眼泪都逼出来了,边挣扎边惨叫,可联就是不放手。

  “啊——!!唔啊啊——联哥!哥!哥!哥!算我求你了~~~再这样下去!手真的……要……断了!”

  听到这话,联才放开了他,东门魔音坐在地上,擦抹着眼泪,拍打着灰尘。嘟囔道:“哼!我又没干什么,干嘛突然这样对我……”联依旧没有说话,还是微笑着,但相比之前的,他的笑容似乎变得恐怖的恐怖了许多,是幻觉吗?联的身后还涌着一团黑烟?!很吓人,再加上那似笑非笑的迷之笑容,简直了。东门魔音见此况,当然是好好反省自己,之前都说了什么让联生气的话。他回想着,前几分钟,他说到了,秦啸19岁了,总算有了女朋友。可……他毫无注意到,身旁这个1米97的大哥,20岁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还不如一个比自己小1岁的秦啸。联有女朋友,只可惜不在了……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起眼的感叹,对联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愣住了。眨了眨眼睛,带了点儿哭腔。说道:“联哥……真的……我错了……我错了……联哥——”他声音颤抖着,以为可以放他一马,但联并没有这个意思。

  “呵~来~我来你起来~”说完,联伸出了手。东门魔音毫不犹豫地握住了来自联的谅解的手,想着,联一定是原谅了自己。这时,联突然用劲,手快把骨头给捏错位了,联果然不会轻易放过乱说话的人,东门魔音真是自讨苦吃。

  “啊——!!联哥!!”

  ……

  塔菲娜阿尔学院迎来了日落,太阳逐渐消失在天边的山峦。夜黑了,灯光在黑暗中显得异常的美丽,塔菲娜阿尔学院的夜晚,可说是既梦幻又安静。喷泉水池中的灯是彩色的,把本是蓝色的池水,照得五颜六色的;树上挂着小巧而闪亮的小彩灯;草地里也有灯,是特定的,它可以消除蚊虫,让草地变得柔软舒适,在那儿睡上一晚,都是一种享受。后花园和“植物长廊”就更不用说了,美得流下眼泪。在某个角落,还种着一棵长得茂盛的“血果树”,这时学院里某个爱好伪娘的学生种下的。那人喜欢吃血果,因为缺血和某种原因才种下的。血果正合他口味,而且还能补血,简直太好。但,这就不明白了,一个男生,为什么要补血呢?难道……

  血决天和秦啸聊了一下午的天,最后两人在喷泉那分开了,走往了各自的宿舍;联在食堂那了点儿东西,和东门魔音一起泡了泡澡,也回了宿舍;南宫天景换上了平日里穿得古风衬衫,是男装,很正常的。他坐在自己种的“血果树”上,边吃血果边哼歌,十分放松;牧羊关熔洗了个澡,因为是圣火领域的人,碰到水就会炸口子,所以麻烦了校长,改成一种特殊的人造水。这才让牧羊关熔有能和水接触的日子。他穿着松垮垮的背心,和早上的穿着得体,也是个反差。牧羊关熔什么也没有说,就倒在他的那个小兄弟的身边,两人抱在了一起,似乎很温馨;至于定一水嘛,谁知道那家伙又到哪去了。

  伴随着阵阵睡意来袭,塔菲娜阿尔学院的学生们进入了甜蜜的梦乡……但男生们知道,他们一定能睡得很香,女生们肯定很惨。因为,学院的所有的女生中,有一个性格超级恐怖;从不睡觉的;爱好深更半夜除三害的霸道御姐。那令人发冷颤的刀具和十分惨的杀戮手段发出的噪音,女生宿舍中的女生们,做的梦每天都是噩梦。但新来的小姑娘血决天并不知道,则是早早的入了梦乡。今晚,又会是什样的呢?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