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早晨,温暖的阳光洒进了血决天她们的房间,她像个弹簧一样立马弹了起来,兴奋地把睡在身旁的铭单给拉了起来,两眼冒光的说道:“铭单!早上了!我终于可以去探查啦!!”铭单睡得迷迷糊糊的,只听清了血决天大声地说的“早上了”,铭单点了点头,晕乎乎的又倒了下去,黑臂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没有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琪还是老样子,睡得像只死猪似的,非得自家的哥哥说起来,才肯。血决天翻下床,穿上了有着兔子和五角星图案的拖鞋,一蹦一跳的进了隔壁江乌吕她们的房间。

  “江老师!早上了!一会儿我们就出发去探查吧!”

  “啊~?”江乌吕坐在床上,回过头看着一脸兴奋的血决天,江乌吕每次一起来都是傻兮兮的,眼睛闭着,头发乱翘,衣服也是夸尔跨三的,笑得很傻。江乌吕是个天然呆,刚起来的她反应总是很慢,特别有意思。江乌吕软绵绵的回答了血决天,然后自己傻乐了几下。

  “哦~~是那件事呀~好呀~我们一会就出发~~”江乌吕边说边下床,走路一晃一晃的,差点就摔了。她手不停地摸索着前方有没有障碍,一步一步的靠近血决天,伸手在血决天的小脸上揉了几下,然后笑嘻嘻的走了出去。看着江乌吕这个样子,血决天不禁笑了起来,江乌吕真的很可爱,难怪大家都喜欢她。

  血决天扶着江乌吕走下了楼梯,来到了一楼,那里已经有人了,黑臂在餐桌那里发呆;南宫天景郁闷的摊在椅子上;牧羊关熔一大早起来就开始看书了,和江乌吕一样,艺影蓝河也是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头靠在牧羊关熔的肩膀上,睡着回笼觉;冰重天和火重天到准备好迎接江乌吕了,他们精神抖擞的站起来,向江乌吕鞠了个躬,问声好。江乌吕傻乎乎的点了点头,走向了卫生间,血决天开心的坐了下来。

  “哎呀~是决天啊~早上好啊~昨晚睡得好吗?”在厨房准备早餐的联,探出头来,笑着对血决天说道。

  “嗯!”血决天两眼放光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看你这么有精神,我真的好开心呀~真好~”说完,联看了看手表,想了一下,半晌又道:“差不多把那两个小懒虫叫起来了~秦啸~帮我一下呗~”

  “好嘞!”这时从后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人跑了进来,接替了联的“工作”。他看了看血决天,咧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向她挥了挥手,道:“血决天早啊!”

  “早~”血决天也想他挥了挥手。

  这时,以为蓝发赤瞳的男生从楼上走了下来,南宫天景看着他,叹了口气,没精打采的说道:“啊……百年不见啊……定一水……”

  “哼,你见得到我吗?”定一水没好气的说道。

  “哥们儿……你看起来也很郁闷啊……”

  “我看你也是,怎么……昨晚夜袭失败,被逮到了?”

  “啊……可不是光被逮到这么简单的事啊……哈……哈哈哈……”

  “哦~哼,早告诉你不要这么流氓了,真是自作自受。”定一水慢悠悠的走到南宫天景的右边,坐了下来,先是发了会儿呆,随后郁闷的趴在桌子上。

  “哎,你又出什么事了?你平常可是不会郁闷的。”南宫天景也趴在桌在上,脸对着定一水,道。

  “没……谁还能让我郁闷?”

  “啊,也对……要不等会儿一起去泡澡吧……放松放松……”南宫天景伸出手拍了拍定一水的背,叹了口气,说。

  “嗯……”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定一水好像很少出现在视线内,血决天知道,他并不喜欢和人交流,喜欢泡在水里,一般很少见到。可他又是为什么在郁闷呢?南宫天景就不用再提了,是因为秦啸和血决天的关系吗?

  “哎,我看你今天有些反常,和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你不会被……诶嘿嘿嘿~~”南宫天景奸笑道。

  “滚,你才被那个呢……”

  “话不能这么说,我看就是,来把衣服扒开,我看看有没有印子。”

  “……”定一水瞪着南宫天景,毫不犹豫地展示自己的愤怒,身边的水,在眨眼间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水剑,对着南宫天景的脑袋。

  “行行行,我不闹了……”见定一水这样,南宫天景立马认怂,乖乖趴在桌子上。

  ……

  吃完早餐后,血决天和江乌吕就出发探查去了,这次江乌吕没有让火重天和冰重天跟着去。江乌吕看血决天走路有些累了,于是伸出手,召唤了一张咒幅,两人的脚下出现了两支缠绕着红绳子的剑,带着她们飞起来,不一会儿就到了目的地。

  那里经过了惨烈的战争,如今辉煌的红鲸研究楼变成了废墟,还好的是那些放置机械人的设施似乎还没有坏到哪去,还是能找到什么的,血决天她们走进去,四周环顾了一下,血决天决定先从那些被毁坏的机械人残骸开始调查。江乌吕探查残骸,而血决天来探查,放置机械人的设施。她们看了一下,霂鹳焉·京制造的机械人,不算上琪和活着的联,一共是六台人形机械人,但残骸却只有四具,而且都不完整,江乌吕挑了一个完整的机械人残骸,仔细地端详着,她看了一下这个机械人的编号,道:“决天,帮我看看,这个编号C/140的机械人叫什么?”

  血决天抿了抿嘴唇,寻找着这个机械人,她在“子歌”这个名字那儿停了下来,回答江乌吕:“江老师,那个机械人叫子歌!”

  “子歌吗……?嗯……还好……他的记忆芯片还有救,我们或许还可以找到一些不知道的信息。来,决天,过来。”说完,江乌吕从那个叫子歌的身体中,取出了他的记忆芯片,然后拿着他的芯片在空中一甩,芯片在空中呈现了白色的光,接着就出现了影象,主视角是子歌这个机械人。

  “联,你一定要照顾好琪妹妹啊。”子歌说道。

  “我当然会了,我可是第一次有人类的妹妹。必须照顾好~”

  “哼,但你也要照顾我哦。”

  “呵哈哈~我知道了子歌,我们是好兄弟嘛!”

  “啊……真希望,联,你有自己的未来……而不是……是……”话还没有说完,但是芯片就已经开始冒烟了,记忆开始有了冲突,根本听不清子歌后来说了什么,接着,又跳放出了别的影响,但也是很模糊,影响一下有一下没有的,出现的是红鲸研究楼被毁坏的影象。

  “联!快带着琪离开!”

  “不要!子歌跟我一起走啊!”

  “快啊!!那个怪物马上就要来了!快走啊!!”子歌一把推开联,眼角挂着绝望的眼泪,喊道。

  “子歌!!”

  “走啊!!”说完,子歌使劲的用拳头锤向了联的胸口,一下子没忍住,哭了出来,沉声道:“联……我求你了……快带着琪妹妹走吧……我们已经没有京博士了……皇女,小鹤,咕喵、鼠怡和鼠一他们都死了……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求你……带着琪妹妹走吧……”

  “子歌……”联皱了下眉,也开始落泪,使劲的抱住了子歌,他们都痛哭起来。

  “快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有你这样的弟弟,是我的荣幸……”话才刚落,突然从子歌的腹部刺进了一个恶魔叉,截断了子歌的动力能源,当着联的面,杀掉了联的机械人哥哥,子歌接着最后一点力气,向联艰难地微笑着,落下了最后的眼泪。联彻底发怒了,但自己根本没有能力赶走眼前的怪物,联死死地护住琪,露出了绝望的眼神。这时,影响中出现了一个黑影,站在联的面前。

  “是你?!”联很惊讶,似乎,这个黑影联认识,本想弄清的,但因为子歌的动力能源彻底被截断,影响没有再继续了。

  “……还是有帮助的,第一个影象子歌说过,希望联他有自己的未来,这么说,联他是代替某个人活着的。”江乌吕说。

  “可是,联前辈是代替谁活着的呢?会不会是那个后来出现的黑影?”血决天疑惑的问道。

  “不确定,或许,在那些设施上可以找到,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说完,她们一起走到了那些破烂的机械设施那儿,蹲下来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了非常诡异的地方,那些设施似乎是机械人们休息充能的地方,而那里有两个“联”,一个编号是C/170,真是那个平日里温柔的联大哥,但还有一个机械人也叫联,编号是C/071,完全是倒过来的。为什么会有两个联?按照编号的排序来看,那个编号是C/071的联,似乎是霂鹳焉·京打造的第一台人形机械人,那个叫鼠怡的机械人并不是她打造的第一台,那么这个联又去那儿了呢?难道真是那个黑影?

  “为什么会有两个联?如果那个C/071是京博士打造的第一台,那……联前辈又是谁?”血决天说。

  “有必要查清,不能让这件事空着。”

  这时,从一个培养罐的后面传来了别的声音,江乌吕往那个方向扫了一眼,冷冰冰地道:“谁在那儿?”那人抖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握住武器,那人用的是锤子,往后一砸,研究楼里就出现了一阵黑色的浓烟,那人趁机逃跑了,血决天本想追上去的,但被江乌吕给拦了下来,江乌吕看了一下脚底,是黄色的火焰,她转过头来,对着血决天道:“不用追,是琪,我早就料到她会来的。也就只有她会有这种黄色的火焰,再说了,团里,就她一个用锤子的。”

  “琪她为什么这样?”

  “这不奇怪,何况是现在。”

  “那,要告诉大家吗?”

  “不必,琪这么做是为了隐瞒某些事,不能拆穿她,会让她失控的。”

  “哦,是这样啊。”

  ……

  “可恶,为什么会从锤子里飞出黄炎啊,失手了。”一个人独坐在悬崖边,喘息着,那人右手托着几吨重的锤子,低声骂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阻止我的生活?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有个美好的未来呢?为什么?要夺取……我最后的希望?血决天……如果不是你……我的未来就不会有任何不愉快……亏我把你当朋友看,现在……你死定了……我的东西,谁也别想夺走!!”说完,那人跳下了悬崖,双手举起锤子,似乎有什么命令,那个锤子变大了很多,重重地砸向干燥的地面,短短几秒内,整个森林全部被魔鬼般的黄色火焰毁了,这一锤子,造出了极其恐怖的震动,周围的山峰都被击垮,一片狼藉。那人可以浮起来,并没有受到伤害,他站在已经被黄炎毁得不成样子的地上,身上一下子涌出了强大的气流,把火焰都给灭了。这时,从某块岩石里冒出了一个瓶子,里面装着橙色的水,那人走了过去,拿起了瓶子,冷笑了一下,道:

  “血决天,你打算多久死呢?今天?明天?哦不,她或许还有用,【金狼】喜欢玩游戏是吧?一定会让我们分开的,那好,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消失。”他抬起头看向了自己正对面那遥远的城市,半晌又道:“这就是……和我作对的下场。”

  “琪,你在这儿做什么?练习吗?”这时,有一个黑发紫瞳的男生出现在那人的视线内,他立刻把手里的瓶子收好,笑嘻嘻的向那个男生打招呼。

  “哇塞,琪,不错嘛!这么厉害啊,这片山林都被你横扫了啊。哈哈,很棒嘛!”东门魔音环顾了四周,笑了起来,拍了拍琪的肩膀,开心的说道。

  “诶嘿嘿~再厉害也没有魔音哥哥厉害啊!”琪挠了挠头发道。

  “别这么说,要不,我们比试比试!好吗?琪。”说完东门魔音从剑鞘里拔出了他的武器,做出了剑士的战斗姿势,东门魔音挑了一下眉,示意让琪攻击上来。这样的宣战,琪当然不会拒绝,正好刚才的火气还没有消,琪笑了一下,把锤子扛在自己肩上,双手扶好,眼里燃起了火焰,一下子冲了上去,砸向东门魔音,他敏捷的一闪,成功躲开了,他绕到了琪的左方,后脚一使劲,冲向了琪。琪猛地一回头,把锤子横空甩了过来,锤子上巨大的尖刺,对准了东门魔音的太阳穴,琪的气还没有消,会做出过激的事,要不是东门魔音反应快,使用了瞬移,要早晚点,早就被琪的锤子砸伤了。

  “没想到琪你是认真的啊,吓死我了……好吧!我也要认真了!”东门魔音叹了口气,握紧了把柄,随后那把剑燃起了紫色的烈火,半晌东门魔音又道:“来吧!”

  就这样,他们整整打上了好久,那个被琪毁得不成样子的森林,一下子闪出金色的光,一下子又闪出了紫色的光,看样子他们两个都很拼。

  已经是傍晚了,江乌吕和血决天从红鲸研究楼里带了几样有用的回去做研究。因为琪是女生,体力当然会比东门魔音少,见琪这么累,东门魔音就没有再打下去了,他背着琪走下了山,回家了。东门魔音没有对琪产生怀疑,没有怀疑为什么琪会来这种地方,但东门魔音非常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来之前,躲在某个比较坚固的石头后面窥探了一番,他看见琪愤怒的毁坏这片无辜的森林,还一直在说着什么,因为距离有些远,只听清了一小段,东门魔音模模糊糊听见琪说了“你打算多久死?今天?明天?”当然听得最清楚的还是琪后面说的:“她或许还有用,打败【金狼】喜欢玩游戏是吧?一定会让我们分开的,那好,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消失。”

  这个“她”是谁?东门魔音没有听清,但可以判断,琪叛变了,想要杀掉团中的某个人,她想杀掉的人,或许已经妨碍到琪了,琪是不会放任不管的。东门魔音对怀疑人这种事不是很在意,他相信琪一定会改过自新的,这件事还是不告诉别人的好。或许琪真的只是来这地方练习的呢?琪这么活泼可爱的小天使,应该不会有这种念头,或许琪只是在说某个她喜欢的漫画里的台词,因为很喜欢才说的呢?各种的猜测让东门魔音脑子很混乱,他摇了摇头,心想着,这是就算了吧,东门魔音躺在床上,右手翻了过来,手背挡在脑门那儿,他抿了抿嘴唇,犹如星空般美丽的紫眸,迷离的看着洁净的天花板。房间里的灯没有开,东门魔音就借着走廊上的灯,勉强的给自己亮光。

  “啪”房间的灯不知被谁给打开了,东门魔音的眼睛随着灯光的照射,感到疼痛,他坐了起来,揉着眼睛,不爽的对着门那边道:“谁啊……”

  “是我。”这声音盛世熟悉,东门魔音努力的睁开双眼,想看清这声音的主人,还没等东门魔音看清,那人就走了过来,她坐在东门魔音的身边,抬头看着他。

  “哈……是黑臂啊~有什么事吗?”东门魔音终于看清了,他笑了起来,盘腿坐好,歪着脑袋问道。

  “你去哪儿了?”

  “去市城后方的山林里,和琪切磋武力。”

  “琪没事去那儿干什么?”

  “诶嘿嘿……我也不知道嘛……”东门魔音心虚的挠了一下乌黑的头发,傻笑道。

  “魔音,你去那个地方,或许知道了某些事情,别装了,说吧你在烦恼着什么事?”

  “啊……果然还是躲不过黑臂啊……但……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还没有弄清楚,我不想冤枉人。”

  “……行吧,那你好好烦恼吧,我走了。”黑臂站了起来,叉着手,有些生气的走了。东门魔音愣了一下,拉住了黑臂的手腕,低着头沉声道:“黑臂……如果……这个团里有人叛变了……你会原谅那个人……吗?”

  “那就看,那个人值不值得我去惩罚。”黑臂皱了一下眉,道。听到这话,东门魔音慢慢地放开了黑臂的手腕,开始担心起来,黑臂瞟了眼东门魔音,叹了口气,走了过去,说:“我猜,你一定是知道了关于琪的事情了吧。既然你不想说,那就别才再猜测了,这只会让琪对你产生不信。琪一旦失控,很容易做出过激的事,你还是保留一点吧。”

  “嗯……谢谢你黑臂……”东门魔音抬起头对着黑臂笑了一下。黑臂害羞的别过了头,伸手塞给了东门魔音一颗黑色的钢珠,道:“这是给你的,遇到危险时,把这个钢珠摔碎,我就会赶来。”

  说完,黑臂快步走了出去,东门魔音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欲哭无泪的道:“啊……我这是被当小孩子看了吗?明明应该是我保护黑臂的啊……”

  东门魔音郁闷的一下子又倒在床上,整个人呈现出一个“大”字,这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东门魔音房间的天花板上,还一动一动的,好像是水什么的东西,东门魔音没有在意继续郁闷。那个谜一样的东西好像在逐渐成型,一点一点地聚集成一个人形,他慢慢靠近东门魔音,就像那样“挂”在天花板上。因为是水,当然会有几滴落下来,正好落在东门魔音的鼻子那儿,他眨了下眼,才注意到自己面前,用水聚集而成的“水人”。东门魔音愣了一下,然后直接叫了出来,害怕的往后退。

  “……紧张什么,又不是没见过……”见东门魔音那个傻样,那个“水人”偷笑了一下道,身上的水退了回去,渐渐地出现了那水蓝色、长过于臀的秀发,艳丽的赤瞳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闪烁,那人尖耳朵上的方块形耳坠一晃一晃的。

  “定一水,你干什么啊……吓死我了……再说了,为什么进我的房间?”东门魔音叹了口气,有些生气的说道。

  “不都是男人嘛,在意这么多干什么?”定一水摆了摆手,轻咳了两声,随后伸出了手,身后的水便飘了上来,对着东门魔音,定一水把手合上了,水也像之前那样退了回去,出现了一本破旧的日记,半晌,定一水把书递给了东门魔音,道:“或许,这本日记可以让你明白,为什么会有叛徒。”

  “是指……?你怎么得到的?”东门魔音双手捧着那本几乎快烂的差不多的日记本,有些疑惑的看着定一水。

  “在研究楼的湖水里拿到的,我想,或许有某个人为了能保住什么东西,所以想销毁这本日记,而且,这本日记是京博士写的。”

  “……总之,谢谢你,定一水。我可以拿给江老师她们吗?”

  “你……活腻了?如果这么早就透露出真相,那个人绝对会受不了的,他想保住的东西,一定是什么对他来说重要的。黑臂她不也说过么?让你保留一点。”

  “哦……”东门魔音有些失落,他不喜欢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能告诉别人,憋在心里真的很难受。但,这些都不算,最重要的是,还有一个和东门魔音关系很好的大哥在,万一被看见了怎么办?

  “我要走了,回见。”定一水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向东门魔音挥了挥手。

  “……”东门魔音低下了头,抿了下嘴唇。定一水扫了眼,闷哼了一声,沉声道:“如果那天真的来了,不要责怪他,不是他的错……是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定一水……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根本……没有活在这个世上……失去了她,和死了有什么区别?我只是……想让你们不要去针对他……他的处境和我一样……”

  “……定一水……不要再难过了,振作起来……你这样……”

  “用不得你管,我知道我很没用……你们还是……离我远点吧,我不值得你们在意我这个带来噩耗的混蛋……会让你们,受牵连的……”

  “不是这样的……我们……!”还没等东门魔音把话说完,定一水就化为了水,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东门魔音很难过,定一水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大家很想接近定一水,但定一水不是这么好说话的,还以为他是有些孤僻,可,今天东门魔音终于明白了。定一水之所以不想和人交流,是害怕那些接近他的人,会像以前那样的自己,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人,他不想牵连别人,所以远离了这个世界,把自己排除在之外,只为了大家没有了自己这个带来噩耗的人,能过得更开心点,不在别人的记忆里留步,只留下那湛蓝、美好、清澈的大海之水,给别人美好的回忆。让自己来承受痛苦,永远也得不到解脱。能更好的躲开本身过得开开心心的人们,定一水不得不说一些很过分的话,告诉他们远离自己,去过自己快乐的生活。让自己身边的人每天笑着,而自己则吸收着痛苦,或许,这就是定一水想要的,没有了疼痛,所有人都会开心,【水的王子】也会随着笑声,慢慢消散……直到,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人再记住这个人,那时定一水就是最开心了的吧……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