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幸(下)

  李湛定定地望着他,罕见的茶色眼睛散发着丝丝凉意,黑色的略长的头发拍打着少年的脸庞,明明长相很平常却让人移不开视线,直至那人匆匆忙忙的跑到他身边,他才想起,林清的性别应该是女不是男。

   林晗用妖绳缚住瞭幸希,转过身问李湛:“怎么处理?”李湛皱了皱眉头,反问道:“你是谁?”

   “我是林清的儿子,林晗,林家第17代阴阳师,已继承阴阳之眼,通晓阴阳之理,若对我有什么不满,请除妖过后再谈吧。”林晗直视着他,声音凉凉的,表情很冷淡。两个性子冷清的人站在一起,让还没从祭祀台下去的哥舒雷不禁打了个寒颤。大人还真是麻烦啊。

  李湛不悦。

  林晗用小纸人检查了一番,微凉的眼睛里显露出一丝愤怒。“你给他扎了魂魄针?”林晗揪住李湛的衣领,十分生气,“你的净化仪式就是这样的吗?”李湛拍开林晗的手,下了祭祀台,留林晗一个人在那里,自己则在祭祀台旁的观台坐下了。林晗垂下眼帘,事到如今,先除妖为先。

  “杀鬼万千,却鬼延年,六根清净,血咒退魔,吾以林氏之名,奉天之命,不净之物,出!”

  黑色的影子从幸希的身体里钻了出来,想要从五行阵中脱离,林晗割了自己的手心,血形成了一条锁链,困住了那黑影,“降威于血咒之下,不净之物,灭!”

  李湛算是有些认同林晗的能力了,拉起哥舒雷的手缓缓走上台。

  一刀,割了幸希的大动脉,一刀割了自己的静脉,红色的血液溅了出来,有些溅在了林晗的脸上,有些甚至溅进了嘴巴里面。李湛脸上毫无波动,只是拿出了一个类似漏斗的东西和一个金碗,漏斗贴在幸希的脖子下面,后来又将漏斗放在自己的静脉下面,血倒进了漏斗,漏斗只流下了少些血液,直至装满那个金碗,李湛才将碗递给了哥舒雷。

  “喝。”李湛看着哥舒雷,声音有些虚弱。哥舒雷第一次看见血腥的场面,脚一软,坐在了地上,林晗也被李湛的所作所为震惊了,原来幸氏的换血仪式,这么让人寒颤的吗?在林晗身边的妖花精一脸平静,飘在空中看着林晗惊愕的表情,真是有趣啊。李湛的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快点啊小鬼,他还在磨蹭什么?不就一碗血吗?

  “叫你喝,你就快喝啊。”李湛体力不支,只好单膝跪了下来,林晗迅速反应过来,将哥舒雷扶起,逮住哥舒雷的手接住了金碗,李湛见他接过碗了,嘴里念念有词:“丰苇原中国,天地为证,哥舒雷继承幸氏之血,为幸氏一族,换血仪式,开!”林晗帮助发愣的哥舒雷灌下去了那碗血,哥舒雷对口中突如其来的铁锈般的味道吓了一跳,他想吐。

  恶心。

  “唔!唔!”林晗强行将血灌了下去,哥舒雷除了发出闷叫也不能做什么,脸上有热热的东西,是泪。李湛见此景,晃了晃自己晕沉沉的脑袋努力让自己清醒,把手放在哥舒雷的心口,缓缓开口:“于此时此景,赐名幸雷,将他拜于李湛名下,职位......”李湛看了看那只流血的手,滴在地下的血开始移动了起来,形成了两个字ˉˉˉˉ

  “刺客。”

   林晗放下哥舒雷,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帮助李湛止了血,包扎了一下,表面上十分平静,内心却不知有多少只羊驼奔过来奔过去的,若不是李湛如此平静的情绪影响了他,恐怕心早就崩溃了。

  “那孩子,是我的。”李湛迷迷糊糊的说道,“他以后随我了,带他,去我的,院子里......”

  林晗抬起他微凉的眼睛,看了看李湛,已经昏迷了,够尽职的。

   ......

  回去的路上,花精在一旁又是打哈欠又是挠头发,无聊极了。

  “喂,小鬼。”

  “嗯。”林晗凉凉的声音。

  “你就对那个换血仪式没一丁点感觉吗?”

  “应该有吧。”

  “我天,你比小清还厉害啊,小清第一次看见这种场景的时候直接吐了一地,你不慌吗?”

  “这个啊,”林晗望了望幸氏一族老宅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李湛,能让人心安,给人一种可以百分百信任他的感觉。”

  花精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林晗见状,又笑着开口说:“对了,那个小孩子,我抱着他的时候,我感觉得到,他的心是寂寞的,没有归宿,我甚至看见了他的片段回忆,孤独,寂寞,过着自认为不寂寞的生活,明明才十一岁,内心太成熟了。幸好,他遇见了幸氏的大长老。感觉......”花精感觉到林晗在盯着自己,回头,看见林晗那张清秀的笑脸,月光恰好打在他的身上,听他凉凉的声音随风飘来:“很像你。”

  花精心漏了一拍,这个人,不娶还撩,可气可气!

  “哇!谁像谁啦!你去死吧!我是独一无二的!”

  林晗躲过花精的接踵而来的攻击,随后又温柔的摸了摸花精的头,笑着对她说道:“是,你是独一无二的。”

幸(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