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七色花

  男子惊讶了的楞了“不会吧,国姓?百里攸澜?难道她是当今皇帝陛下的小公主,不对啊,去年不就传出小公主夭折了吗?不过瞧这年龄,瞧这气度还真没准”男子的心理翻转了数个版本。

  攸澜想这个大叔可能是猜到了什么,于是赶忙解释说,自己是白色的白,桃李的李。。彦钰摇了摇头,心想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随后攸澜提出要去彦钰家看看令堂,彦钰根本没抱太大的希望,但是也不好驳了人家小姑娘的面子,也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拿了拍卖丹药的钱领着攸澜一行回到了彦家。

  彦家在安城的城西,是一个四进的院子,院子不是很大,但是修饰的很清幽,能够感觉出主人的淡雅。

  老夫人的房间是在最里面的内院,一进老夫人的院子就闻道了浓郁的药味。随着彦钰来到里间,只见有四五个老者正在门口的正厅里喝茶,讨论着病情,看到彦钰回来了,就都站了起来,微微施礼。

  “诸位丹师,我母亲的病?。。。”

  “彦丹师,恕在下才疏学浅,惭愧惭愧,,”说罢,几人纷纷摇头拱手施礼。正欲离去,就见刚刚跟着进来的小姑娘正给老夫人把脉。众人一看是个13岁左右的小姑娘,也就当一个孩子好奇而已,也没有在意。

  彦钰也没有制止攸澜的动作,他也知道既然跟来了,不让人家看看,也说不过去,正要跟几位老者丹师告别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呻吟,,

  “嗯啊~~”

  ”母亲“,彦钰大惊,母亲昏睡十多天了,一直都没有任何转醒的征兆,这居然出声了,怎能不让彦钰震惊。三步并两步来到老夫人床前。

  “老夫人只是下意识的出声,还没有转醒,我需要以下的草药,”说着写出了一串药名,其实这些药都是普通的草药,彦钰是丹师,既然能炼出三品高级丹药,给他配方就能知道是炼制什么丹药了。。

  彦钰看着攸澜列出的草药基本都是养血,补气的草药,炼制丹药也都是二三品的回血丹和修复丹,于是就问她是不是炼制这两种丹药,她点了点头。

  彦钰皱着眉头有些不解,如果母亲需要这些丹药,那自己就可以炼制,为何查不出母亲需要是这种丹药呢?

  攸澜没有给彦钰解释,只是让他去准备,彦钰将配方教给管家后,不解的看着攸澜。

  没有理会彦钰,转身吩咐碧荷将老夫人扶起来盘膝坐好,扶正老妇人的头。

  拿出随身荷包里的银针,手指一弹瞬间捏住三枚银针瞧准老夫人头上的穴位,手腕一翻扎了下去。接着又是三针,接连扎了12针后,开始在每根针上注入灵力。。

  彦钰心惊胆跳的看着攸澜下针,每次下针,彦钰的手都跟着抖一抖,但是也不敢阻拦。

  这时留下的那几位老者丹师中,一位蓝袍老者看着攸澜的动作越看越激动,最后开始给银针注入灵力的时候,老者更是激动的浑身颤抖,脸上的青筋因为过度兴奋都在抽动。。似有中风之兆。

  旁边的老者看着蓝袍老者浑身颤抖以为是蓝袍老者惊吓过度,赶紧拿出丹药准备给老者服用。蓝袍老者摆摆手,然后用不可思义的眼神看着攸澜。。

  转眼间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收回了灵力,撤下了银针,攸澜轻舒了一口气,示意碧荷将老夫人放倒躺好。

  这才转过身对彦钰说:“再过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令堂就会转醒,醒了以后给老夫人吃下回血丹,然后每七天服用一颗修复丹,连服三次,老夫人就彻底痊愈了。

  攸澜净了手,坐在厅里的椅子上喝茶,等着老夫人转醒。没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听伺候老夫人的婢女喊着:“老爷,老爷,太夫人醒了。。”

  彦钰有些不可思议的跑了进去,噗通一声跪在床榻旁,失声的说着:“母亲,母亲,您醒了,您终于醒了。。”说罢抓着老夫人的手大声痛哭起来。

  攸澜顿觉有些惊诧,没想到那么一个随意,洒脱之人也会哭成这般模样!倒是个孝子。不禁有些好奇彦钰哭是什么表情。。。

  攸澜在心里坏坏的腹诽着,腹黑的表情留于脸上,白瞑看着她的坏笑,撇了撇嘴。这时候趴在周杰肩膀上的白泽,一个跳跃蹦到了攸澜的怀里拱了拱,撒娇起来。

  白瞑看着白泽一脸幸福的模样,不由的有些羡慕,还有些酸。突然一个机灵,白瞑感觉后背一阵冰冷,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感觉,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白瞑在心里开始暗暗的鄙视自己。。。

  攸澜咧着嘴角,狡黠的看着白瞑坏坏的笑着,好像对白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哦!

  白瞑尴尬的望了望天,回手拿起桌上的茶杯喝起水来。

  攸澜瞪大了眼睛看着白瞑端着自己刚用过的杯子津津有味的喝着,一脸的凌乱,谁告诉她,这家伙犯了什么病。。。

  当白瞑意识到自己拿了攸澜的杯子喝过了以后,顿时“嗷”的一声冲出了正厅,一溜烟跑没影了,,一边跑一边叨咕着,老脸啊,我的老脸啊,,丢了,丢了。。

  此时彦家后院的正厅里,一堆人都在目瞪口呆的进行各种脑补中。。

  “我擦,这家伙是人是鬼,怎么跑的这么快。。。”

  “天啊,白瞑大人这是咋了嘛,吃错药了吗?”

  “我靠,这几个家伙都是什么人,那小丫头几下就把彦老夫人扎活了,这么下针不是会扎死人的吗?怎么还能救人。。?

  此时最正常的一个就是那个蓝袍老者,只见他一直都在直勾勾的看着攸澜,眼里的兴奋一直挥之不去,一会傻傻的笑,一会又满含眼泪深情的看着她,一会又搓手急的抓耳挠腮。。。

  看的碧荷都想一巴掌拍过去“让你老家伙这么看着我家公主,你个老不死的,你看你那是什么眼神?”

  就在众人各种表情,各种脑部活动的时候,彦钰从里面一脸红光的走了出来,对着攸澜深深的鞠了一躬道:“白李小姐,感谢你救了在下的母亲,彦钰在此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当即就吩咐管家将七色花拿出来放在了攸澜面前的桌子上。

  看着眼前的七色花,攸澜并没有动,只是问了彦钰是否给老夫人吃了回血丹。

  彦钰说已经服下,彦钰心里纳闷,不知道这位白李小姐到底想些什么,为何看到七色花没有任何动作,难道说她不是为了七色花而来?

  别说,彦钰还真猜对了。

  攸澜见彦钰将老夫人都安排好了之后,拿起桌上的七色花看了看,然后又放下对着彦钰说到:“彦先生,其实,我想要的不是七色花,,”

  彦钰不解的看着攸澜“白李小姐不要七色花,那您治疗我母亲是为了?”

  “彦先生不知道您的这枚七色花是从何而来?”

  “这枚七色花是我去年为一位灵者炼丹,他当时的金锭不够,后用七色花顶替的。”

  “原来如此,,那您知不知道那位灵者是怎么得来的七色花?”攸澜继续问着。

  “哦,他是一个佣兵团的团长,在一次执行任务中发现的,我记得他还跟我说,当时他采花的时候本来还有一株不知名的草也长在旁边来着。但是他不知道那株草是什么,为了不破坏七色花的完整,就将两株草一起采了回来。”

  “那株草呢?”攸澜急切问着。。

  哦,那株草,他当时一起给了我,但是我也不知道那草是什么,为了保证七色花的完整,就将那株草剪断,扔到后院的药房去了。。”

  “彦先生能否将那株草找到?”攸澜心痛的问着,心里却想着,真是暴殄天物啊。。

  “哦哦那我去看看啊,白李小姐您稍等”说完,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后院。。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彦钰拿着一把的草药,一脸的不可思议的回来了。

  手掌摊开,攸澜定睛一看,彦钰手里竟然有三株七叶草,而且长的郁郁葱葱的,就像是刚从土里踩回来的一样。

  攸澜拿起七叶草,仔细的翻看着“的确是七叶草,可是不是只有一株,而且还被彦钰剪断了吗?怎么变成了三株崭新的草药了呢?”幽兰满脑子的疑问,也不知道该怎样解释这样奇异的事情。。

  “唉,如果焱醒着就好了,他肯定可以告诉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好在坏事变好事,她这一趟没有白来,不仅得到了七色花,还得到了七叶草,而且还是三株。。呃,不对,彦钰好像还没答应将七叶草送给我呢。。”

  “呃,彦先生,可否将这草送给我?”攸澜看着彦钰问道。

  

第十章:七色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