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剿匪记

  “碧荷虽然比你大三岁,但是有话说,女大三,抱金砖。。”

  “啊,主子!”这时碧荷和周杰两人都楞了,就连一直神游的白瞑听到攸澜的话都有点目瞪口呆。

  “这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

  “怎么,你俩不愿意?”攸澜瞬间眼睛瞪了老大。

  “啊?主子,不是啊,,我,我,属下愿意!”周杰急忙答应着。

  碧荷的脸“刷”下红到了耳根。“主子,你,你,怎么能这样”碧荷羞答答的说着,小手不自觉的扭着衣角,露出了小女儿的娇羞。

  “啊,碧荷,原来你不愿意啊!那我以后给你指个别人。。”攸澜一脸戏谑的看着碧荷。

  这时只听车外周杰“哎呦”一声,好像头撞到了车门上。

  “啊!主子,奴婢奴婢,奴婢也没说不愿意啊。。”碧荷听到周杰的声音又急又羞的跺着脚。。

  “哈哈哈,愿意就好,愿意就好”攸澜瞬间笑的前仰后合。。看着碧荷的娇羞,攸澜打心眼里开心。

  碧荷感觉自己被主子“调戏了”转过脸不在搭理攸澜。可是脸上的怒意掩饰不住眉角的娇羞。

  “无聊”白瞑适时的白了一眼攸澜。。依然摇着扇子看着外面的风景,不过嘴角也勾起了开心的笑:“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腹黑了。”白瞑在心里嘀咕着。

  转瞬间看着攸澜,眼里带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宠溺。

  这时只听车外的周杰清呵一声:“驾”马儿快速的向前奔去,带起一路的沉雪像花瓣随风飞舞。。。

  “呆!!尺,尺,尺山是我,我开,,尺,尺,尺树是我,我摘。要想从尺,尺过,,留,留啊,下买路,啊,啊。。。”

  “啊啊你妹”攸澜听着这劫匪费劲的说了半天,也说不完,自己感觉都替他累的慌。

  “噗”正在马车里喝茶的白瞑,一口喷了出去。。。

  “啊啊妹”劫匪终于说完了。但是当意识到自己被攸澜给拐跑了之后,又赶忙说“啊啊不对,是啊啊财!”

  “哈哈哈”攸澜抱着肚子坐在车上大笑着,心想着:这劫匪喊话的口号还真是不分国界,不分地域啊,到哪里都是这句,自己都怀疑那磕巴也是穿越而来的了。

  这时只见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魁梧男子,站在一群大概有五六十号劫匪的最前面,皱着扫把一样粗大的眉,上前一脚踢在了那磕巴劫匪身上“滚,成事不烛,败事有驴”。

  紧接着对着攸澜他们说到:“废话少说,车里的煞来吧,我们要打折!”说着举起手里的大刀,舞的飒飒风起。。

  “哈哈哈,打折?还有这好事?”攸澜笑的肚子都要抽筋了。

  “少啊,少,少废话,下来!”

  攸澜给白瞑一个眼神,两人打开车门走了出去,碧荷随后也跟了出来。

  “怎么,就是你们要打折吗?”攸澜一脸戏谑的说着。

  刀疤大汉看着攸澜毫无惧色的样子,也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高手,但是看到攸澜十二三岁的年纪,娇小瘦弱,虽然长的绝色,可是身上毫无灵力波动。

  又看了看拿着扇子摇来摇去的白瞑,高贵慵懒,就在心里确定了,这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想来也没什么实力,出门除了车夫就带了一个婢女。

  自己这边五六十号兄弟,就是这副阵仗也能把他们吓个半死。想罢就在心里暗自歪歪起来。“看来今天碰到了个肥羊,今年能过个好年了。”随即露出了轻蔑贪婪的笑。

  “嗯,看来你们也是大户人家的公纸,小姐儿,赏必,你们也不差那几个钱买你们的命吧。”刀疤大汉看着攸澜几人就像看到了满地的金锭一样。

  “嗯,我们是不差那几个钱啊”攸澜笑眯眯的说着。

  白瞑看着攸澜的笑脸,就知道这丫头,肯定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了,看来又有好戏看了。想着,就事不关己的继续摇着扇子。

  刀疤汉子一听攸澜这话就知道这事好办。于是本来那张很恐怖的脸瞬间笑起来,显得更加恐怖:“那这位小姐儿是愿意把你们的钱都拿出来买命了?哈哈,识时务为俊杰。”

  “呵呵,可是我不愿意拿钱买我们的命啊”攸澜大声的笑着。

  “什么?我看你们是不想要命了!”刀疤男子立刻翻脸的说到。

  “啧啧,这翻脸的样子还真是好恐怖啊,我好怕怕呢,,”攸澜装作好害怕的样子嘲讽着。

  “叽道害怕就好,赶枕把你们的钱都交粗来。否折要你们的命!”刀疤男子心想,还是小姑娘好忽悠,随便吼两句就害怕了,于是就继续恐吓到。

  “可是我们不想拿钱买自己的命,而是想要你们的命!”说完,一个火焰掌拍了过去,瞬间刀疤大汉连声音都没发来就立刻魂归故里了。

  众劫匪一看老大死了,立刻准备冲上来。这时只听“兄,兄,兄弟们,冲,冲啊,,撤。。”还没等这结巴男把撤字说出来,就被碧荷一个风刃斩杀了。劫匪们一看老大,老二都死了,纷纷鸟散四处逃窜。

  都没轮到白瞑出手,众劫匪就被攸澜,碧荷,周杰三人全数斩杀,集体阵亡。

  “啧啧,这么不禁打,我以为闹这么大的阵仗得多厉害呢,结果,这是要闹哪样!”攸澜撇着嘴一脸没尽兴的说着。

  “切,”三人集体翻了一个白眼。

  其实攸澜也不想想,这帮劫匪都是一群乌合之众,最高实力的刀疤男也才是中级灵者高级,怎么禁得起帝师高级的一击,平时出来仗着人多打打劫,欺负欺负过路的小商贾,还能耍耍威风。

  打死刀疤男也没想到今天碰到的,他以为最弱的小姑娘居然是这么厉害的帝师。估计现在即使到阎王那里报道了,他也会把肠子都悔青了,后悔碰到了这几个变态。

  你说你变态就变态吧,还装作害怕忽悠这群智商欠费,明显已经停机好久的一群傻蛋。。

  乌龙山剿匪记就这样以一个小插曲的模式,还没开拍就已经停机了。

  马车继续向着京城行驶,攸澜拿出一本水属性的武技研习着,白泽窝在她的怀里打着小呼噜睡的很是香甜。

  碧荷得到了主子的指婚,满心的陶醉在爱情的甜蜜中。

  白瞑自乌龙山之后就躲进乾坤空间的山洞里,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四匹健硕的脚程马拉着一个普通的车厢带着一路的风尘终于在第二天上午赶到了京城。。

  收了马车,几人站到京城的城门前。

  碧荷望着京城高大威严的城门两眼流出一行热泪:“皇后,我把公主给您带回来了。”周杰上前轻轻抱了抱碧荷,满眼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肩膀。

  其实他早就从碧荷的嘴里知道了,主子居然是百里国的小公主,当知道主子从小就被皇帝发配到了皇陵,后来还被太监推下了山崖,周杰就发誓一定要为主子讨回血债。

  攸澜看着这似乎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心里不禁的有些恍惚。白泽轻轻舔了舔攸澜的手心,又在她怀里拱了拱,讨好的哄着攸澜。。

  白瞑不知道何时从空间里出来,摇着扇子迈着纨绔公子的步子走进了城门。

  京城里车水马龙,到处都可以听到摊贩的叫卖声,路边的行人熙熙攘攘,不时有豪门贵府的马车从路上经过,街道两边的商铺装饰豪华,商品琳琅满目,公子,小姐,随从,婢女到处可见,好一派的繁华。

  几人随着人流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攸澜看着京城繁华的景象不由的在心中想着:

  “以后要创建势力,还要壮大丹医门,必须要尽快找到一个适合丹医门落脚的地方,还要在京城建立自己的信息通路,至少先在京城有个属于自己的落脚点。

  以后人慢慢多了,也不能总在空间里。。而且最主要的皇城,她必须是要回去的,,攸澜一边在心里制定着计划,一边想着要尽快找个房子。皇宫要回去,宫外还要有自己的地方。

  心动不如行动,说干就干。

  想罢,叫住了周杰,让他跟碧荷先去寻几处售卖的房产。随后跟白瞑找了间不起眼的客栈要了二间上房。

  叫了小二送了热水准备泡个澡,刚进入浴桶,就听见房门的插关“啪嗒”一下,随后门开了一个小小的缝。攸澜小心的从浴桶里出来,随手穿上长裙躲在屏风的后面隐秘了气息。

  这时只见从门缝中探出一个小孩的头,小孩左右看了看房间,发现没人,于是轻手轻脚的溜进房间,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荷包,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拿起荷包转身欲出门,一道残影闪过,房门口站着一个美丽倾城的女孩。

  男孩楞了下,随后一个健步冲向窗户打算从窗户跳出去。

  攸澜一个瞬移飘到男孩旁边,伸出右手,一个反扣。

  

第一章:剿匪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