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吕屹峰回家了

  五一那天上午,吕屹峰打回家电话说块到家了。

  陈玙欢天喜地的跑去大院门口附近的车站,数着一辆辆从武汉发来的班车,在每一辆下车的人群中搜索那个高大熟悉的身影。

  陈玙数到第十辆车时终于累了,蹲在路边,低头看溜着路边急急行走的蚂蚁,身体突然悬空被人抱起来又稳稳的放在地上,有人正笑吟吟的低头看着眼前的小不点。

  “吕屹峰!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数了十辆车了,原来你坐第十一辆车的。”陈玙上前一把抱住吕屹峰胳膊摇着说。

  “又不喊哥哥了?”吕屹峰每次从外面回家,下车就能看见丫头小小的身影固执的守在大院门口等着他,看见她心都柔软了。

  “喊哥哥幼稚!”陈玙那天被安瑾瑜嘲笑幼稚,至今耿耿于怀。

  “不喊哥哥就不幼稚了?”吕屹峰好笑的看着挂在自己胳膊上的小女孩。

  “我才不幼稚,我上初三了好不好!屹峰,你包里肯定有好多好吃的,不喊安瑾瑜那个坏丫头来吃。”

  “她得罪你了?”

  “她嘲笑我……”

  “笑你什么?”

  “笑我幼稚。”陈玙不想继续这个伤自尊的话题。

  “我物理这次考满分耶!”每次吕屹峰回家,陈玙都急着献宝,她不说她语文才考了80分,也不说她逃课回家看小狗。

  “别的科呢?考的怎么样?”

  “语文……又没考好。”陈玙顿时没了底气。

  “又是不会写作文?”

  “嗯,让写记叙文,我的业余生活,我的业余生活就是算算你还有多久放假回家,每天带你的海狸去材料库看默默,默默生宝宝了,我就这样写了。”

  “老师给我改卷子批文——你的业余生活除了你的屹峰哥哥就是你的狗吗?”

  “老师嫉妒你有这么好的哥哥。”

  “好是好,找不到你就不好了,手机整天不开机,我想你了,都找不到你。”吕屹峰的手机是他大学同学佟塔娜送的生日礼物,吕屹峰不喜欢被佟塔娜遥控跟踪,索性整天不开机。

  “我给你买的书都看了没?多看看书,就会写作文了。”

  “……”知道没看那些书,他不高兴了,陈玙低头不语,不敢看吕屹峰的眼睛。

  对于陈玙的语文成绩,吕屹峰头疼,常对着陈玙的一纸白话蹙眉无语,唯有买书让她看。

  吕屹峰这个985高校机械工程专业的大四理科生,自己也不能保证拿着丫头初三的作文题目一定能写出高分。小丫头不能理解,应试作文和现实生活的距离说近也近,说远也远的道理。

  刚回家,让她过个开心的节日,吕屹峰不再深究陈玙的语文成绩,想让她玩两天再检查她的功课。

  俩人刚走到楼头,海狸像是早有预感一样,从开着的院门里窜出来,兴奋的围着吕屹峰转着圈跳跃吠叫,大尾巴左右狂甩都难以释放它几个月没见主人的兴奋心情,它用头蹭吕屹峰的腿,抬头眼巴巴的看着主人,吐着大舌头喘气,咧着嘴、脸皱皱着、这表情明明是在笑。

  狗会笑!

  真的会笑!

  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海狸无声的微笑能融化人的心,两人蹲下来笑呵呵的一双大手加一双小手一起揉海狸的脑袋,好一会海狸才渐渐安静下来,一眼不眨的看着主人,鼻子抽抽着轻嗅主人熟悉的味道,陶醉的仿佛永远也闻不够。

  他可爱的小朋友和小狗,这是他每次回家的牵挂,吕屹峰宠溺的揉揉陈玙头发,牵着她回屋,海狸跟在后面进屋。

  进门打开吕屹峰的拉杆箱,陈玙就两眼放光,箱子里白色的大购物袋里,料包分开放的蔡林记热干面、老通城三鲜豆腐皮、东坡肉、精武鸭脖、武穴酥糖、月牙芝麻饼、还给陈玙买了只粉色的柔软硅胶表带小手表。

  “哇!好丰盛啊!还有只可爱的小手表!”陈玙高兴的拽着吕屹峰的胳膊跳起来在吕屹峰的脸上亲了一下,捏起一块酥糖放在嘴里,撕了块东坡肉丢给旁边的海狸,然后拿起那只粉色的手表看。

吕屹峰回家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