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同学聚会

  刚放假,吕屹峰不忍心喊她,由着她睡。

  半年没见小丫头,回来看看还没见长。14岁的女孩还不到一米五,不只是安瑾瑜笑她幼稚,不发育,文怡秀也给余艳丽提过,余艳丽自己15岁来的例假,对此不以为然。

  然而吕屹峰还是不放心,准备趁假期带陈玙去大医院全面体检一下。这事还得跟陈玙父母商量一下才行,不止是钱的问题,主要陈玙毕竟不是自己亲妹妹,带着人家孩子出远门得经人父母同意。

  可怎么说呢?自己一个小伙子,和人父母说小姑娘长不长个子、发不发育的话题肯定不合适,吕屹峰犯愁的坐在书桌旁,揉着额角。

  陈玙睡醒的时候,房间门关着,吕屹峰不在房间。

  听见客厅有人说话,陈玙起来去客厅看。

  吕屹峰穿着白衬衣、咖色休闲裤,清隽秀逸的坐在沙发上和来的朋友聊天。詹东科和李伟是吕屹峰的铁杆球友从小常来,另外还来了一个不认识的高个子姐姐,说不上多漂亮,扎着光溜溜一丝不苟的高马尾,有种迫人的高傲气质,微抬着下颚看着客厅门口辫子都睡歪了的小女孩,让陈玙感到压抑。

  “乖,穿上外套再出来,小心着凉!”吕屹峰不等陈玙癔症过来,从沙发上站起来把陈玙牵进卧室关上门。

  “梳梳头,穿好衣服再出来。”吕屹峰压低声音对陈玙说。

  “那个姐姐是谁啊?”

  “我大学同学。”

  “哦!”陈玙打了个哈切愣怔不动。

  “还没睡醒啊!一会再去洗洗脸,脏死了,看看嘴角这是什么?睡觉又流哈喇子了吧!”吕屹峰伸手替陈玙抹去她脸蛋上还没干的透明水渍。

  陈玙扭头看枕头上也湿了一小片,揪着被子盖住枕头。

  “傻丫头!盖住就看不见了?”吕屹峰看着陈玙从小到大这猫咪盖屎一样不变的小动作好笑。

  “吕屹峰,你带孩子没带出点功劳呢?小鱼有十四岁了吧,漂亮是漂亮,就是小,跟个十岁孩子差不多。”詹东科跟陈玙家一个大院里住着,常来吕屹峰家玩,也算看着陈玙长大。

  “没事,有的孩子晚长,不说这个,丫头听见不高兴。”

  “你这对门邻居家的小妹妹跟你还真亲,睡午觉不回自己家,睡你房间。”梳着高马尾的佟塔娜语气明显不高兴,看着吕屹峰直言不讳的说。

  佟塔娜比吕屹峰大一岁,俩人一个大学的同学。

  一米七五的满族女生佟塔娜是大二校队的女蓝中锋;一米八八的吕屹峰是大一新生的男蓝中锋。佟塔娜迷上这个平时看着温文尔雅,打起球来运筹帷幄,勇猛果断的帅气男生。直白的追了吕屹峰两年,帮他洗衣服打饭,赔他上自习课,毕业上班后在学校附近租了套房,有空就做了好吃的给吕屹峰送学校去。

  吕屹峰这人从小到大追他的女生他见多了,能接受佟塔娜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很多男人对于情情爱爱的那点旖旎思想要求比较朴素,标准直白而简单:多少有点感觉,女方个人和家庭条件不错这就行了。

  山崩地裂、刻骨铭心的爱情那是小说电视上才有的,你要跟他说这样的爱情,他们多数看异类一样的看看你冲你笑笑,吕屹峰未能免俗的也是其中一员。

  佟塔娜身上有着部分满族女生最大的优点,专一!她爱你,爱的执着,对你毫无保留,眼里只有你,不会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再跑到别的男人面前卖弄风骚。这点在离婚率居高的风气下是难能可贵的优点,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佟塔娜家庭条件好,吕屹峰找她并不指望少奋斗十年但是至少可以预见找她作为结婚对象不会给自己带来经济方面的负担。

  佟塔娜的优点有时也是她的缺点,她看吕屹峰看的那叫一个紧,五一放假不回自己武汉的家,吕屹峰上午回家,她当天下午就跟来了,吕屹峰对她的考察期还没过,没打算这么早带她见父母。

  吕屹峰对佟塔娜整天醋劲满满的小气样有点头疼,怕陈玙听见不高兴,起来关上客厅门。

  “塔娜,我妹妹就是你妹妹,你也是独生女,咱俩可就这一个妹妹,这丫头,我从她百天起,捧在手心里,看着她一点点长大,从小就乖的很,才14岁的小孩,你不疼她,谁疼她?”

  吕屹峰背着人不常乖啊宝的叫陈玙,怕惯坏她,越当人面越喊的亲,到不是作秀,自己喊的亲看的重,外人才能看你面子尊重你的家人。

  “疼,怎么不疼,咱妹妹么,又不是别人。”听吕屹峰这么说,佟塔娜就高兴了。

  吕屹峰只要愿意,总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还把爆脾气的佟塔娜捋顺了。

  几个人商量着晚上出去聚餐。

  陈玙收拾好推门进来,坐吕屹峰旁边。

  “哥哥你们去哪聚餐,我也要去。”陈玙这点跟吕屹峰学的可像,平时不一定喊哥,当人面更尊重他。

  “去,能少了我妹妹吗?就去你家饭店聚餐,这样方便你妈妈下班顺道先带你回家。”

  “我妹妹家饭店不错的,里面有我们律城市特有的山珍野味。”

  “你什么时候都不忘记给你妹妹家拉生意,回回聚餐都把我们往那领。”李伟笑着抱怨。

  别人不知道,陈建设夫妻俩念着吕屹峰照顾陈玙又帮着拉生意,只要是他结账的单,只收个成本钱。要不一会再来四个同学,八九个人吃吃喝喝,晚上接着唱唱歌,还不得吃掉吕屹峰一部手机的钱。毕竟才实习,还供着武汉市的一套房,没什么钱,不用花多少钱照样体面的办成事,吕屹峰惯会经营这一号事。

  这边陈玙听到要让自己先回家不高兴,坐吕屹峰旁边不吭声。

  佟塔娜把陈玙当做自己妹妹,还看顺眼了。小丫头跟自己学呢,刚才睡歪的小辫子也变成了高马尾,小鼻子小嘴,闷闷不乐的坐那,看着真幼稚。

  吕屹峰知道丫头又不高兴了,随意的从旁边捏起陈玙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大手里扣着,不紧不慢、一下一下的轻拍着,等她小脸柔和了,不动生色的把她小手再放一边。

  吕屹峰心想,丫头比小时候懂事,没白教育她,心里不高兴,也不当这么多人面闹他。

  五一放假陈玙家饭店生意兴隆,八个大人加一孩子刚好凑一桌。吕屹峰打电话给陈建设提前预定好有牌桌、能唱歌吃饭的包间。

  詹东科和李伟的女朋友,又来了高中的俩男同学,够两座牌。

  陈玙跟屁虫一样,进饭店看见她父母喊声妈,就黏在吕屹峰旁边看他打牌,另一边坐着佟塔娜。

  有男同学打趣说:“吕屹峰,你有福气啊,别人带一个女朋友,你带俩,一边一个。”

  佟塔娜听见这话,脸立马变色。

  “那是,一个是大宝贝,一个是小宝贝,小丫头我看着长大的,就是我亲妹妹。吕屹峰笑着说。

  听见吕屹峰这样说,佟塔娜脸色瞬间缓和。

  吕屹峰去门口透气的空,佟塔娜跟出来,

  “一句话就变脸,就那么沉不住气?嗯?跟孩子较什么劲?”吕屹峰趁人不注意亲了佟塔娜一下说。

  开饭的时候,有人促狭的看着吕屹峰笑,等着看他怎么哄旁边这一大一小,会先给谁夹菜。

  结果让大家失望又羡慕。

  第一道菜上的是律城名菜“仙山盆蒸”,土制陶盆里红山椒炖的猪后腿炜着土鸡块,鲜汤里加上金黄的油豆皮伴着山里的野蘑菇上笼屉蒸,色香味俱全。这道菜里有素有肉,蛋白质、维生素俱全,余艳丽中午无暇回家做饭,常差遣店里的服务员给家里的三个孩子送一份。

  菜刚端上桌,陈玙仗着人小,也不拘礼,站起来夹起盆里的土鸡腿放在吕屹峰面前的碟子里。

  “哥哥,你吃这个,我妈妈说这是山上放养的,真正的土鸡,很有营养的。”

  给吕屹峰夹完鸡腿,转眼看佟塔娜发楞,又难得有眼色的给佟塔娜也夹了一只鸡腿。

  “姐姐,你也吃,你第一次来律城哦!尝尝律城名菜。”

  众人皆笑说:“这丫头可知道远近亲疏,一盆菜总共俩鸡腿,赶紧都夹给自己哥哥姐姐。”

  陈玙不吭声坐下来,头埋在吕屹峰肩膀上偷笑。

  “我妹妹当然跟我们亲,没白疼她。”吕屹峰宠溺的看着歪在自己肩膀上偷笑的丫头。

  第二道律城名菜“清炖马头羊”羊排跟白萝卜一起闷炖,出锅撒上绿莹莹的香菜末,鲜香软嫩没有一般羊肉的那种膻味。

  陈玙刚才被大家笑,坐着没动,由着哥哥姐姐们碰杯、喝酒、吃菜。一桌人吃着都说鲜香,菜转到吕屹峰这边时,佟塔娜先给吕屹峰舀了一勺,为回报刚才小丫头给她夹菜之礼,给她也舀了一勺。

  一桌男生都看着吕屹峰笑:“吕屹峰,你好意思吃,吃饭不用自己夹菜,被女孩子伺候这么滋润的男人就见你一个。”

  “羡慕吧!这是福气!”吕屹峰边笑边扭头督促陈玙喝羊肉汤。

  “姐姐给舀的汤,得吃完,这个菜你吃最好,温补,这都五月份了,瞧瞧你这小手凉得。”说着握了握陈玙的小手。

  第三道菜“仙山猴头”,没来过的外地人一听这名字,联想到律城仙山林区著名的金丝猴,以为这可能是道顶着当地金丝猴名誉用猪脑之类做的荤菜。其实这是道半荤菜,用剁碎的鸡肉茸伴淀粉均匀的抹在片好的猴头菇上,上笼屉蒸,出锅撒上青豆点缀,口味清新、滑爽,也是名副其实的山珍。

  佟塔娜尝尝这道菜攒道:“怪不得小玙家生意好,地方特色浓厚,尤其这道菜口味是极品!”

  李伟去卫生间回来听见佟塔娜这样评价“仙山猴头”这道菜,神秘的说:“这不算极品,真正的极品在三楼。”

  “什么极品?”女同学好奇的问。

  这边吕屹峰冲李伟不着痕迹的使了个眼色,李伟打住不说了。

  “呵呵!没什么,逗大家玩呢,吃菜,吃菜!”

  陈玙平时在自己家人跟前没眼色,不招人待见,但是她盯吕屹峰的眼神盯的可仔细,看吕屹峰冲李伟使眼色,好奇我家饭店,我怎么不知道三楼有什么极品?借口去卫生间,爬上三楼。

  三楼有三个包间,其中两间有客关着门,他父母的办公室也在三楼。

  办公室门虚掩着,陈玙推门进去看办公室没人刚准备出来,见一男服务生左手拿着绳子,右手牵着一个头上蒙着一块干净白布的小猴子上楼了,陈玙不由得紧张,推开门悄悄的跟在服务生身后看。

  服务生拐进最里面的包厢,推开门进去,用绳子将猴子的四肢和身体牢牢的绑在桌腿上,然后点着桌子上的小酒精炉,加上小铁锅,不大一会,把里面的的油烧得滚烫。

  服务生给在坐的食客每人分发一把不锈钢的汤勺,然后掀开猴子头顶的白布,霎时,猴子被剃掉毛的头顶露出一个汤勺大小的窟窿。大概被麻醉,不知道疼痛。猴子朝着就餐的食客龇牙咧嘴的笑,服务生将一大勺滚烫的油灌进猴子头顶上的窟窿里,猴子的头顶冒着缕缕青烟,惨不忍睹!滚烫的油在里面咝咝作响,猴子被疼痛折磨的吱吱直叫,拼命挣扎,怎奈身体被捆住,无法动弹。

  食客从里面舀出白嫩的脑浆。张开血盆大口往嘴巴里灌,一边吃还一边咂吧嘴:“好吃,味道不错”食客带的小女孩没有吃,看着猴子对旁边的女人说:“妈妈,我不吃了,你看,猴子哭了,好可怜哦,我们干嘛每次都要来吃猴子呢?”只见猴子的眼睛里大颗大颗的泪水往下落,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们。女人一瞪眼睛,怒斥女儿:“快吃,小孩子不要多嘴!”最终,猴脑还没有吃完,猴子就被他们活活的给折磨死。

  一般人见到这种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生猛场面不要说吃,看都看不下去。陈玙小女孩稚嫩的心被撕扯揉碎,捂住眼睛蹲在包间门口大哭!她不懂人类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折磨动物。

  服务生回头见是老板的女儿,抱歉的对食客说:“这是我们老板的小女儿,小孩子不懂事,诸位慢用。

  “没事,老陈只顾做生意了,没用心培养小孩!我们生意人的小孩要能镇的住场面,这点事就吓哭了可不行哦!”说话的人是主坐梳着溜光大背头四十多岁的男人,这人是附近商业街“永福金店”的老板刘永福。刘永福是广东人,操着一口浓重的广谱,说话间自豪的看了眼自己稳稳当当坐着的小女儿。

  “是是,刘老板说的是。”服务生应承着,蹲下身劝陈玙下楼去。

  吕屹峰知道陈玙家饭店这两年开发的生猛菜系,父亲吕和顺曾喊着一家人说要去尝尝鲜,吕屹峰嫌弃这种吃法没有高温消毒,不卫生,没让自己父母吃。

  据说人类第一例艾滋病就是因为生吃猴子感染的。

  陈玙说去卫生间半天没见回包间,吕屹峰怕陈玙小孩子好奇心重又胆小,别看见三楼的猛物给吓着,结果上楼就看见陈玙捂着嘴大哭。

  吕屹峰抱起陈玙,带着跟上来的佟塔娜去办公室关上门,坐在沙发上。

  “乖,猴子在有的人眼里和家畜一样,是种食物,这种是人工饲养的食用猴,不是保护动物。”吕屹峰一手抱着陈玙,一手拍着她安慰着说。

  “猴子会哭,它有灵性,有感情,它不是家畜!”陈玙揪心的又一阵大哭。

  “真的太残忍、太残忍、太残忍了……”佟塔娜虚弱的喃喃自语。

  佟塔娜脸色苍白,想是也没见过这么生猛的吃法给吓的,吕屹峰难得见佟塔娜这么柔弱的一面,腾出来一只手把佟塔娜揽过来,让她靠在自己肩膀上。

  余艳丽繁忙之余看见三个人先后上楼,等忙完跟上来,听见办公室里的动静,推开门看见的就是这一幕:吕屹峰一手抱一个,自己女儿头扎在吕屹峰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另一个大女孩脸色苍白的靠在吕屹峰身上。

  余艳丽心里了然,准是见着活吃猴脑了,看自己女儿哭就冒火,心说:死丫头事愁,店里生意忙的不得了,她整天吃饱没事干,心疼些猫猫狗狗的小动物,不心疼心疼自己爹妈,为只猴子在这哭闹。

  心里这么想,当人面确不能这么说,耐着性子说:“小玙乖,别净缠着哥哥了,来跟妈妈先回家去,哥哥还有同学等着呢!”余艳丽边说边过来拉陈玙,陈玙气她妈心狠,做那么残忍的生意,哭着不理她妈,抱紧吕屹峰不起来。

  “余姨,你先去忙吧!一会再说。”

  “屹峰,又给你填麻烦了,我一会再来接她回去。”

  “今天忙,你不用接她了,一会我带她回去,今晚上让小玙跟我妈睡好了。”吕屹峰眼看哄不住陈玙,这丫头受惊吓了,让余艳丽带回家估计没好脾气哄她,还不如带回自己家呢。

  余艳丽连声道谢,心里窃喜:辛亏有文怡秀娘俩替自己照看小丫头,自己忙的腿都发软,那有心情管孩子。

  吕屹峰开詹东科家车回家把陈玙交给他妈文怡秀,文怡秀本来在大院一家牌桌上打牌呢,被儿子电话喊回家。

  “见着活吃猴脑,吓着了,那边饭店还一桌同学等着呢,我得回去。”吕屹峰在他妈耳边小声交代一句,跟车回饭店招呼同学。

同学聚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