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相亲(2)

  “如果你能在秋季到来,

  我会用掸子把夏季掸掉,

  一半轻蔑,一半含笑。”

  ……

   车轮与大地上的黄土相摩擦,翻滚,发出嗑嚓嗑嚓的声音。年迈的老牛艰难的托着木制的板车,鼻里发出沉重而又频繁的粗气。身旁早开的油菜花缓缓地向后退去,在视野里留下一点点金黄。“杳丫头,我给你说呀,我这回给你找的是镇上一户不错的人家。男的比你大5岁.相貌堂堂,父亲早亡,有一位老母亲。家里底子厚,有一两处宅子,开了个布庄店,一年能挣到不少钱”杳梨沉思着不说话。看着脚下越来越宽阔的道路,路旁也有两两三三提着篮筐,背着背篼走去赶集的人,“刘婶,是不是快到了。”“快了,快到了,想不到,你这丫头还挺着急的”。

  牛车慢慢的走着,转过了一块高粱地,视野渐趋开阔,一条路到底站立着一面青石砌成的残墙,经过风雨阳光的洗礼已经陈旧发黄,露出时间的痕迹。路上行走的人进进出出向着石墙延伸的方向而去,而在那土地的上方充满着热闹繁华的气息。

  “刘婶,是这吗”,“嗯,集市就在那里面。这周围零零散散的大多是庄子和老主户”“刘婶,那我们走吧”,刘婶点头罢两人跳下牛车将牛赶到草地附近,拴在木桩子上,转身朝着前面走去。

  穿过石墙,一条灰砖铺成的宽马路一分为二,有一座沿街而造的茶楼左右相延。茶楼三层,一楼卖些早餐小点,两三张桌子横搭其间,铺子里蒸笼一层层冒出白汽。二三楼分别是餐馆茶店,许是时间的原因,人并不多,生意也不见好。

  “刘婶,我们去哪?”刘婶指了指那家三层茶楼“就是那,三楼,约好在那见”杳梨看了看那家茶楼,从不多打开的门窗里看见了木制的房顶与柱子。“那好,有说什么时辰吗?”“公子姓王,名尚时。只说了上午时分,看这天,快到时间了。我们先去坐坐,喝喝茶”,杳梨点了点头,遂随步跟了上去。

  茶店不大却临街而建,视野风光极好,看的见远处的山与云,心情也自是不会差。“嘿,客官你好!请问来点啥”伙计边说边领着杳梨俩人来到一张桌子旁坐下,“来一壶清茶,一盘云糕”刘婶没有丝毫犹豫,很是轻车熟路。“好勒,客官你稍等”。“杳丫头,我给你说,等会见着人家要知道随机应变,面上别表现出来,先处处,看性格合不合适”,杳梨点了点头,却显得不那么在意,眼珠子直盯着楼下集市上的玩物与人群,似是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一段不同的身世与背景,过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坐了一盏茶的功夫,楼梯口处走上来了个人。满面春风,神采奕奕,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不丑,周身气质却也不显的富态。王尚时从楼梯口走上来,脚步落定,环视一周后,在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停下了目光。刘婶且不说,只见一16,7岁女子年龄稍小,眉目如画,容貌俏丽,身段略显清瘦,实不像其他所见的农家女子。只这般年纪便以此貌丽,之后还不知会是个何模样。

  刘婶见着王公子如此痴态,便知是相中了杳梨,暗自笑笑笑,便道“王公子,你可来了,我们都等了好一会儿了。快来,快来,坐这坐这”,王尚时自踱步而来。周围几桌吃茶聊事的,多多少少也识得这位王公子,看见这情景都小声议论纷纷“那姑娘是介绍给王尚时的,真是可惜了那姑娘的长相啊,找个如此之人”,同座的疑惑不解“那王公子长相也算好的,看样子家里不差钱,你这话是何意?”“你有所不知,这王尚时家里是有些钱,也有一两处庄子,可你不知王尚时这人最喜记仇,被他看上的东西无论是偷是抢都会得到手,因此,没少干过缺德事,这且不说,他家里的老母就是个刁钻刻薄之人,爱子如命,家里何事皆有她一人执手,是个极难相处的人,这不,之间也听说给王家大公子介绍了好几个姑娘了,都没成”,两人皆摇头叹息。

  且说这边,杳梨见着王公子并无多大的喜恶,也并不以钱财外貌量人,只是隐隐看出此人对自己有意,也并无多说。先前刘婶相互的介绍了双方,便寻着借口离了去。“杳姑娘看着并不大,为何会来相亲”王尚时盯着眼前的人儿,颇有好感道,“我不算小了,想到集市热闹的镇上看看,就来了”“姑娘既然如此想来这集市看看,那我们便下去玩玩,我也好带你四处转转”,王尚时看杳梨立时提起了兴趣,便知自己是做对了。两人结了茶钱,便前后走出了茶楼。

  肆意喧闹的大街,摆满了各种摊贩,来来往往的市人融入了这一氛围中,“杳姑娘,你看中什么了尽管跟我说,我买给你,别跟我客气,就当初次见面的礼物”,大大小小的摊铺,店门,杳梨都会去看看瞧瞧,却没有看中任何东西,不像在故意看东西,更似在玩乐,而嘴角一直挂着微笑,像是遇见了什么不得了的高兴事。而王尚时却一头雾水的站在旁边,最终忍不住拉住杳梨,“姑娘大可不必闲贵,这点钱,我还是出的起的”,杳梨摇了摇头“并不是”,“那是没看见喜欢的?”“这些东西我都很喜欢,却并不想买回去,它们就这样就很好”王尚时越听越不明白,刚想张嘴问问,身旁冷不丁有人拉着衣襟“老爷,好人,赏点钱吧”一个及膝的孩子,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头发脏乱,手指漆黑,一双水亮的眼睛看着这俩人,“走开,别烦我,怎么那么多没眼力劲”不一会儿,从远处走来俩壮汉欲将这小乞丐拉走,杳梨见此,立马说到“等等,别这样”“杳姑娘,你有所不知,这乞丐天天就知道偷人东西,爬人墙,不能信他,可会骗人了”小乞丐激动道“我没有”,杳梨看这小乞丐“我想吃包子。”听此,王尚时立即吩咐着去买回来,杳梨接过给了那乞丐“你拿去吃吧”王尚时见此问道“你这是为何,不信我”杳梨摇摇头“我没有,我给他的不是钱”说罢,周围看热闹的越来越多,只好将人放了,俩大汉也散了去,杳梨看了看乞丐离开的方向,便接着往前走了。行至一银器铺里,老板招呼着“王老板,你今儿是带着姑娘逛街呢,看看有没有喜欢的,好买了去,讨姑娘一个欢喜”听这话,王尚时立马喜笑颜开,拿着杳梨进去了。看了没几刻钟,“王公子,你在这等等我,我好像看见了刘婶,这半日也不知她去了哪里,我先去叫叫她,好先打个招呼”王尚时点头道“行,你去,我在这等着。”杳梨点了点头,转头走了出去。

  杳梨走上街,在人群里找寻刘婶的身影,忽然间,在人群里看见了刚才的乞丐,被那两壮汉提着,走去了一条小巷。杳梨随着两人,跟了上去。巷子里,“我给你说,小子,不是我故意要揍你,谁叫你那么不长眼,问谁要钱不好,偏偏去找王公子,这可不怪我们”说完,两人便挽起袖子,对着乞丐拳打脚踢。杳梨站在巷口,没有出声,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听着两人的话语,转身走了回去。

第二章 相亲(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