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变故(一)

  “永远有人在等你;所等之人一定会来。不知哪一种更令人感到幸福”

  “而你带笑地向我步来,月色与雪色之间

  你是第三种绝色”

  ——余光中

  熙熙攘攘的人群,纷纷扰扰的声音,是这个世界的恩赐,还是它对你的抛弃。夕阳盛切,身影变成了回家的身影,目光成了深沉的目光。

  五月,夕阳也要红了,透过山间,染红彩霞,漾在了老屋门前的槐花树上,十里飘香。漾在了谁家害羞的孩子身上,半躲半藏,似酒香,醉红了脸旁。“那个,杳姐姐”,槐花树旁,爷爷与杳梨坐在石桌上,正执棋局,黑白子一起一落,听见小孩细小的声音杳梨抿了抿嘴,“丫头,李家那小子站那好一会儿了,估计是有事”,杳梨点了点头,一子落定又执一子“有事吗,”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站立的孩子听到。12,3岁的孩子,背立着手,直直的站着,听着声音挠了挠头,说道“村长说,让你过去”“有说什么事吗,”“好像让你去拿东西,”“爷爷,你先自个儿下着,我去趟村长家”“行行行,你去吧,快去快回,我等着你下棋”“嗯,好”杳梨起身,“你要去不”杳梨对着李家小孩说道,小孩点了点头,“那走吧”,跟着杳梨向着村子里走去。

  “村长有说什么东西吗”,“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你家的信,有人送来的”

  杳梨低声嘀咕着,谁会给我家送信。不多时,走到了村长家。一条大黄狗拴在院子里,村长蹲在地上喂狗吃食。

  “村长,杳姐姐来了”,男孩兴冲冲的跑着,老远就开始向着院子里的身影喊着。蹲坐着的人听了,抬起头来向着门外看了看,随即起身,“哟,杳丫头来了,快进来,进来”说罢,手指了指院子里的木板凳,“坐。”大黄狗吃完了碗里的东西,站起来找了个不受打扰的位置卧趴着睡觉。

  “村长,是有什么事吗?”小孩跑到了黄狗身旁,自顾自的玩耍,“杳丫头呀,没什么事,这不,昨天收到了一封你家的信,刚瞅着让你来拿呢。”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封明黄色的信封递了过来,“村长知道是谁寄的吗?”“这也没写寄信人,应该是你家哪的亲戚寄的吧,信封上写了收信人是你爷爷”随即指了指。杳梨看着收信人的地方,默默的想了想,也不明白什么,也就作罢。“那行,村长,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正准备起身,“诶,杳丫头,你先等等。我还有个事问问你,前几天刘婆子去找你了不是”,村长瞅着杳梨的神情,“嗯,刘婶来了”村长冲杳梨摆了摆手“你听我说,杳丫头,刘婆子也就好这档子事,你别太在意,村里头的丫头们都遭过这一会,改嫁的嫁,该走的走,你还小,别当会事”“嗯,村长,我明白”说完点了点头,起身准备走了,“去吧,去吧,早点回去做饭,时间也不早了”,小男孩注意到动静,转身好说了句“杳姐姐再见”,杳梨点了点头,走出门外,回了家。

  “爷爷,我回来了”灶房里,铁锅正冒着水气,柴火旁老爷子正坐在板凳上烧着锅,“你回来了,村长说了什么事没”“有人寄了封信,没写署名,就只有你的名字,说着将信拿给了爷爷,“不知道是什么人寄的,给,你看看”爷爷接过了信随手揣进了口袋里“等会再看吧,先做饭”。

  夜晚渐渐来临,最后一抹夕阳消失在云里,烟冲冒起了烟,鸡仔寻回了家。是蛐蛐还是青蛙,谁在这春夏,先开了口,唱了花,说起那浅浅的人家,长长的故事正在发芽……

第三章 变故(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