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此城已寂,未眠5

  回忆纷乱,关于林桃梧和韩修,林桃梧看着窗外的玫瑰娇艳欲滴,这玫瑰红的仿佛鲜血染成,林桃梧已经有两个月没有见到韩修,两个人之间就像一条水平线,没有交点,他忙时她有一两个月见不到他,但她并不是被养在金丝笼里的小鸟。……玩具,与其说玩具,韩修是用保镖的份训练她。

  她第一次杀人是在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在和韩修睡了的第三天,见面后的第三天,睡了整整两天,可能是因为太累。毕竟在这里没有人会体谅她,而且过了那么久心惊胆战的生活,1个月,刚好一个月,从她被绑架到被韩修救,正好是30天,也不知道她怎么有那么大的心,睡得那么好?大概是真的绝望,还是……梦里一片纷乱,失落的看着豪华的天花板,是一个噩梦,而且好像没能醒来,斑马在那时被送过来,四号也就是韩修的应该是保镖之一,说:杀了他,或者别放弃……

  被放弃的命运……

  她看着那个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人,然后没有一点犹豫的扣动了手中的扳机,有点陌生,手被枪震的有点疼,但是好像有什么已经渐渐的失去了。那张以往会让她做噩梦的脸,她却有点麻木。

  看着眼前的四号,精干的脸,长的比她好看多了。是这里一个为数不多的女人,但是只冷冰冰的语气,像极了这里。

  在这里她离开了父母,只能自己徒步而行,没有人会帮助她,如果放弃也会被放弃。咬牙忍受着那一切的训练,有时候想起来,她比很多人都幸运,又比很多人都不幸,原先的婴儿肥而非也蜕去,他派人将她养的白白嫩嫩的,看着她觉得不忍直视的营养师,说她丑,她自己也这么认为,毕竟皮肤白白的,四号长得也比她好看呀。

  所以韩修是瞎吧!

  私下听佣人说:不知道那位怎么看上她的,长得又黑又丑又肥,口味独特之类的,然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们了,四号说,当肥料了,她还是留在金玉满堂里,最顶楼是她一个人的世界,当血迹被清洗干净,一切都依旧如初。

  上位者博弈之时,他们都是被殃及的池鱼。

  两个月之后见到了韩修,她叫“六爷”

  韩修也只看了她一眼,她直视那双眼睛,还是又移开,很复杂。

  匆匆来匆匆走,韩修没有碰她,让她松了一口气,也许他很快就会觉得她没有意思,也许她可以逃走。

  但是现在她必须成长,像海绵一样吸收一切,也了解了关于韩修,传说中的黑道教父,年轻,足以与其抗衡的也只有唐家,可是现如今经过上次失败只能联手其他几国,保持其地位,堪堪自保。

  在韩氏、商、政、中生存。

  很久以后,林桃梧才明白,知道这一切是要需要付出代价的,让她接触这一切,便是为了让她无法在脱身,但即便她不接受韩修也不会让她再脱身。

  两年的生活让林桃梧褪去了过去的粗糙,变得精致,有时候恍惚看见镜子中的自己,与过去没有一点相似之处,韩修让一只丑小鸭蜕变成了天鹅,虽然这并不是她想要的。

  她终于有了走的机会,与他商定。

  一次机会,她为他挡了一枪,惨白的脸倔强看着那个更让人心动的男人,她会动心,如果再留下,所以她求他,那个人瞥一眼她,未语。

  四号:走吧!

  眼中闪过希望,看着没有反驳的男人,毫不犹豫的转身,她梦寐以求。

  她听说,她的母亲忘记了最疼爱的女儿,警方的抚恤金汇到父母离开了失去女儿的伤心地。

  二十三个被绑架女孩全部死在路上无一生还,那场巨大的绑架案,惊动了全国。

  听说,他们去了遥远的异乡,带走了还在高二读书弟弟,季桐的尸体埋在西坡那个有暖葵盛开的地方。

  季桐,这个17岁的你小女生死时,脸确实是那张,手上的伤疤依稀可见,DNA的检测也是真的,鬼知道韩修是怎么弄出来的,该死的有钱人。

  年迈的爷爷,在一年前便去世听说季桐的爸爸回来过穿着不错,但,父亲和弟弟都沉默了很多,季桐,看着手上被消除的疤,这块伤疤很难看,但现在没有了。

  韩修不喜欢她身上留疤,在刚开始的时候便把她身上全部伤疤都消掉了。

  身上的枪伤隐隐作疼,去到省城,依旧有人在追杀她,她想,就这样死去吧,季桐已经死了,那林桃梧也可以消失了。

  她知道是韩修在告诉她,她再也无法去脱身了她靠在树旁,青衫树总是长得最高最大,有数个鬼故事的由来。而此刻,她靠在这颗树上,却有想泪流买面的冲动,这是她中学时读书的省城,并不熟悉,然而却亲切,一切关于梦想的眷恋,在这里生根发芽。

  她亲爱的梨城,她最爱的石浦村,最想拥有的平静和温暖,一去不复返。

  韩修也会放弃这个不听话的玩具,看着那狠毒的眼睛,黑衣人手中的刀,在路灯的照耀下反射出厉光。

  明天早晨的电视台,会不会有一个女孩被捅数刀死于树下的消息。真可笑,为了,这该死的事情,她连死都不敢死在家门口,明明她只是出去了旅了一次旅游,便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军方和唐家的眼中钉,明明做错事的人是他们。

  是他们之间的博弈,是他们自己想要争权夺利,是他们自己觉得韩修是隐患,都是为了那该死的权利。

  可是我受到牵连的却是他们,那是因为他们太弱小便注定备受欺凌,变成无声战役中的牺牲者,有什么破茧而出。

  林桃梧最后还是回到了韩修身边。

  林桃梧更沉默了,四号救了她,在那里那群鬼知道是哪位派来的人里,后来知道那是军方,四号在他们要杀她的时候救了她。

  季桐是真的死了,无论如林桃梧便只能是林桃梧了。

  她的父母曾经教过她,不染黑,不泛黑,活的干干净净。

  做人可以圆滑,但不能失去本性本心,最质朴的教惠,最真心的疼爱。

  即使知道女儿有自残的倾向,却默默的守候,后来人好了,手上的伤疤却留了下来。

  而韩修把她想留下的不想留下的全部都消除了。

  

第五章:此城已寂,未眠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