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到达

  车厢里来回走动的人吵醒了仍然在沉睡的人。英子的座位靠过道,当她睁开眼看到自己的背包被踢到了过道里,路过的人正小心翼翼的跨过背包然后落脚时不小心踩到背包的带子一角。英子揉一揉眼睛,把背包重新放好在自己的脚下。车窗外的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荒原上开阔的视野正好看到即将露头的日出和远处绯红色的朝霞。英子凑到桌前,伸长了脖子往窗外看。小郑跟英子换了个座位,英子做到了窗边,朗声笑着谢过了小郑,英子静静的盯着车窗外的那一边亮色。

  窗外渐渐清晰起来,迅速闪过枯黄的野草,漫山遍野的戈壁沙石,有远处跳动的不知名的动物,可能是野兔,也可能是野山羊。东面的天色渐渐由白转晴,太阳慢慢升起来了。车窗外的边缘有一层白霜,太阳光下晶莹剔透,像琉璃瓦片。英子望着已经高高挂起的太阳,列车正轰鸣着朝着太阳疾驰而去,好像要追赶得上太阳的脚步,一直去往天边。

  整日的端坐腿都要麻木了,英子站起身把背包抱在怀里准备在车厢里走动走动。这趟车从西向东贯穿,车上聚集了来自各个地方的人们,最明显的就是车厢里夹杂着不知道哪里的各种方言,闲聊的声音,熊孩子打打闹闹嬉戏的声音,打牌的声音,还有那么一小撮吹起牛皮洋洋自得的声音,混合着车厢里浓重的各种体味,泡面零食的热气腾腾,冬日里的燥热在空气里发酵,熙熙攘攘如闹市赶集,这就是绿皮车,中国人出行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英子从过道里艰难的寻找下脚的地方,一步一步慢慢挪出这节车厢,两节车厢连接处占满了吸烟的男人。英子走到另一节车厢处,这里也满载或坐或站的行人,堆砌在过道里的行李,散发着异常气味的鞋子,还有许多吃剩果皮的残骸和零食的碎屑。

  英子停在车厢门前,这扇玻璃占据了二分之一空隙的位置,可以清除的看到地上的铁轨和枕木,两旁枯萎的花草覆盖着路基。突然想起在学校的日子。

  那时候在学校读书,自己最喜欢的时间是去图书馆,英子给自己定了时间表,每周三周五从下午开始就一直在图书馆里,直到管理员清人闭馆。在二楼找一个角落,因为二楼的拐角有一扇落地窗,可以晒到西斜的太阳,看到远处的篮球场,还有看不到尽头路上的车水马龙。拿几本书,不拘于喜不喜欢,只是拿来占据一方小小的桌面,就像自己的小天地,看一本喜欢的书发呆,或者看着窗外的麻雀在树枝上走来走去,一下午闲暇的时光,难得的清闲和惬意。在图书馆的时间总是很短暂,正午吃过饭的时候操场上的太阳已经向西斜下,晚上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每个星期这两天都是英子独一无二的时间,仿佛只有这样,时间才是静止的,属于自己的,可以肆意天马行空的妄想。

  列车报站,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还有27个小时就要到达目的地了。英子突然觉得很冷,虽然车窗外能看到阳光照在地面上。不知道H城是什么样,第一次住青旅不知道会不会碰到有趣的人。H城那么大,自己应该从哪里开始寻找呢,要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才能在这座城市衣食无缺的生存下去……

  夜幕再次降临,已经非常熟悉的邻座几位年轻人好像是认识多年的老友,谈论不休。第二天一早八点阿畅就要到站了,大家相互留下联系方式,约好下一次再聚,这一趟远行的旅途还能有如此境遇,认识不同的人,也是一种缘分。小斌在凌晨5点即将到站,第一个下车。这一圈一路嬉笑阔谈的年轻人,终要分别去往不同的地方。

  同一而聚,缘尽而散,这才是一路最真实的感受。每个人的一生都是这样的不停向前,遇见不同的人,听闻不同的境遇,相识不同的酸甜苦辣,却没有人可以相守到这条路的尽头。这期间,历经悲欢,尝遍酸甜,听听他人的柴米油盐,笑笑自己的喜怒哀乐,最终这一切盛嚣尘上化为乌有归于平静,安静的过自己的日子。

  凌晨5点十分,小斌要下车了。大家不约而同的告别,因为大家知道,可能再也无法再见了。其实有些相遇,很快就散了,而且未来的几十年,无缘再见。小斌下车后大家都没有说话,静静的坐着,不知道是凌晨还没睡清醒,还是被这种分别的场面所感触,宁愿相信是第二种。英子看着自己的手机,这两天收到大头和三毛各种叮嘱的短信,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有翻看手机相册,从很久很久以前到现在的照片。

  相册里最旧的照片是三人第一次去攀岩。大头是自己的高中同学,大学又读考了同一个专业,是关系很好的铁哥们。大一的时候刚认识三毛,另外一个专业的校友,两个人因为中介同一个家教辅导才认识,就像不打不相识的冤家,从此以后吵吵闹闹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这仨就像形影不离的铁三角,找的到英子,就能看到大头,同样,三毛也在附近。那次攀岩,大家没有经验,装备不全。英子嘲笑三毛的护膝和头盔像超级玛丽,大头在旁边拍着手哈哈大笑,英子胆子大第一个上安全绳,三毛在旁边歪着头搞怪拍照,这是第一张。后来几张就是各种表情扭曲的奋力攀爬进行时,大头对此乐此不疲,拿着手机拍着大家各种丑态。

  相册里还有大一时候第一次过生日的照片。那是班里同学有集体生日,和英子同一个月过生日的同学有五六个。那一次是在校园操场的草地上,围坐一圈,有相互赠送的小礼物,还有双层的水果蛋糕,过生日的几个同学头山戴着生日帽,白天看不见蜡烛的光亮,但是大家都很开心。晚上的时候大头约上三毛一起给英子过生日,在一个奶茶店,虽然是一个只有6寸的小蛋糕,但英子还是非常开心能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过生日。关了灯,大头和三毛为给英子唱着生日歌,在烛光里许愿的时候英子眼睛发涩,但没有流泪。从来没有人为她过过生日,也很少有人记得自己的生日,每一年自己都想逃避的日子。她许的愿是世界和平。这种照片定格在手机相册好几年,不舍得删。

  手机相册里还有许多风景,这些照片里有发芽的绿草,有一朵鲜艳的不知名的小花,或者是校园里堆满了积雪的松枝,雪被覆盖的枯黄草地。英子走过的地方看到喜欢的都会拍下来,校园风景摄影大赛还拿过一等奖,那是并肩而立的两棵白杨,秋日里的阳光照着向北的那一棵,叶子已经泛黄慢慢开始凋落,另外一个却依然绿意盎然,仿佛两个季节共生的两个人,相依而生,相伴不离。手机里还有很多冬天雪地的照片,红色的浆果挂在落满积雪的树丛里,矮松的松针上裹了一层亮晶晶的霜冻,刚下过雪路边绵延向前的一串脚印,阶梯教室旁边的扶手栏杆上突然停留的一只小鸟……最喜欢冬天,大雪覆盖的万物,没有那么燥热和喧闹,只有安安静静厚重的雪,还有丝丝凉意袭来的清爽……

  发呆的时候列车员来巡检查票。还有6个小时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了,英子的心突然不安起来,H城近在眼前,马上就要开始自己独自漂泊的生活了,远不能初来的那种勇气有点点松懈,有些不知所措。临近下午的时间,车厢里前往终点站的人们开始陆续整理行囊,英子拿起自己的行李箱,掏出厚外套,牛仔双肩包里面的东西都吃完了,轻松不少。眼看着列车经过一个个村庄,时而穿过一座高架桥,有时和远处并行高速路上的汽车并驾齐驱,这一切都在慢慢的接近那座城市,告诉自己,H城终于要到了。

  列车已经报站,还有30分钟将要达到终点站H城。英子紧紧握着行李箱的拉杆,好像抓着什么东西才能让自己安心一些。车上的人们都站起来看着窗外,两天的车程让蜷缩在这节小车厢的人们终于舒展自己的胳膊腿,露出舒心的微笑,感叹着要到家了。英子也站在过道里看着窗外,她不是回家,而是流浪,甚至不知道要去哪里流浪,只知道这座日夜心心念念所盼望的城市,在这一刻好像失去了光环,没有那么光彩夺目,是触手可及的终点。

第三章 到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