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艰难的等待

  杨柳青青著地垂,杨花满满漫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开始的几天,思念的是滴水未进。母亲看着女儿如此是既心疼又无可奈何,找来老周头商量。老周头说:“孩子家家的,什么爱情不爱情的。结了婚都一样,都是柴米油盐姜醋茶,都是要生孩子的,年纪不小了该找个婆家了。”“咱们家孩子倔,我怕她会想不开,你一大老爷们不懂,他们感情很深的。”母亲对着老周头解释。老周头不以为然的说:“结了婚生了娃,就好了,哪有那么复杂,不是有好几家想结亲的吗?你去瞅瞅,看看彩礼再看看对方的男娃长的俊不俊。”老周头虽然话不多但是毕竟是一家之主,母亲也是无奈的开始给女儿张罗婚事了。

  周梅郁郁寡欢了有一个多月,身体也是愈加清瘦了。这段时间总感觉家里进进出出的外人很多,具体什么事情也没有人告诉她。由于心情不好,她也懒得过问。周梅的三弟是四个弟弟当中长的最高的,名周宽,家里人都喊老三。老三继承了老周头的眯眯眼,母亲的大个子,身材瘦高瘦高的。性格开朗活泼,别人一说他眼睛小,他就说这聚光,谁的眼睛能有他的眼睛那般聚光。

  这天周梅跟着师傅学习缝纫回来,半路上就看见老三火急火燎的朝着她跑过来。“姐,你不等张勇了,爸妈好像要给你定门亲事。”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弟弟,周梅也没有心思管了,赶紧的往家里跑去。一只脚踏进里屋就听到他们在商量彩礼,周梅毫不客气的喊道:“都给我滚出去,我谁也不嫁,不管以后谁到我家里来,我就抄起我家门口的大扫把,把他打死。”说完,转身踏出门外,拿起扫把往屋里跑去。外人一看这么彪悍,赶紧的说也不说了,溜着墙角跑开了。自打那以后,就很少有媒婆过来给周梅提亲了。

  三个月很快过去了,周梅也去周婶那里打听张勇的消息了。周婶一听到儿子名字就流眼泪,至于孩子适不适应,在那边过的好不好,也是毫不知情。那时候不像现在有手机有电话,那时候只有邮局,而且一封信要是到村里还要邮寄十天半个月。又是一段长时间的等待,周梅一边跟着师傅学习缝纫做衣服,一边晚上给张勇写信。虽然信都不知道邮寄到哪里,但是她还是每天都写一封,把自己的思念深深的写进纸张里。这天周梅辛苦了一天,晚上由于夜深人静,内心的思念如同蛆虫一般吞噬着心脏,于是她拿起笔写着对张勇的思念。

  勇哥你好:

  心里有太多的思念,提笔又无从写起。

  你在那边还好吗?你有没有想我?今天我又去你家里了,可是还是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我很害怕,虽说现在不是战争年代,但是为什么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周婶一提你就是哭,哭的我是心里乱糟糟的。不过你放心,你家里一切都好,就是家人很想你,我更加想你。

  你放心吧,我会等你的,虽然说我们分开只有短短的四个月不到,但是我却感觉比以往过的17年都要长。那时候身边有你的陪伴,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现在,我只能在脑海里寻找你的影子,在梦里和你相伴。你不知道每天的夜晚泪水都会打湿我的枕巾,我很害怕,我害怕这样下去,我会瞎掉,到时候你回来的时候我就看不见你穿着军装,高大挺拔的站在我面前了。所以我抑制自己不要哭泣,我只能把对你的所有思念化成文字,每天心里默默的祈祷,你平安无事。

  我会做衣服了,我用师傅的废料给你做了一条裤子,还有一双袜子。我还收集了很多很多的废料,打算给你做很多很多的袜子,我记得,你的脚最锋利,总是袜子的前面会漏出一到两只脚趾头。每次我们要到河里摸螃蟹的时候,你脱掉鞋子的那一刻,大家就会笑你的脚趾头。所以,我学会做衣服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你做袜子。

  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我,认为我现在怎么这么爱唠叨,好像你妈妈(哈哈哈……)。其实我就是很想你,非常非常的想,你怎么就不想我呢,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连封信都舍不得寄。一想到这里,我就很生气,非常非常生气!

  还是抑制不住的想你,怎么办,我睡觉了,晚安!

  周梅写好信,叠成一个心形,然后把它放进床头的玻璃瓶里。那里有很多很多的星星,都是张勇以前笨手笨脚的折给她的。她看了一眼那些星星,唉声叹气一声,然后躺在床上睡觉去了。只有好好睡觉,好好干活,好好吃饭才能健健康康的等着勇哥回来。

  开春了,但是北方有句俗语:春打六九头,还能冻断筋骨。大地回春一派欣欣向荣,也预示着希望的花朵会结出果实。真是不负众望,邮局通知周梅去拿邮寄给自己的包裹。周梅异常兴奋的骑着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去了。

  拿好包裹直接躲进闺房中,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包裹。里面有一包桂花糕,还有一包绿豆糕,有一包酥糖还有一袋苏打饼干,一袋软糖还有一袋冰糖,最重要的是有一沓厚厚的信,是张勇写的。周梅用颤抖的手拆着信纸,拆了好长时间才把这些折成星星的信纸打开。看着张勇的字迹,周梅的眼眶湿润了。信中写着:

  最爱的梅儿: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想你,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想立即出现在你的面前看看你,你知不知道我多想把你搂在怀里亲吻你。每天的思念如同蚂蚁侵蚀一般,让我痛不欲生,最关键的是我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刚来的第一天就迫不及待的给你写信,但是部队规定要三个月之后才能邮寄,前三个月我们训练非常的辛苦,但是我却一点也感觉不到,因为和对你的思念相比,那不算什么。但是我在部队里踏踏实实的学到了很多的知识,我了解了作为一名军人,自己的使命是什么,就是为了千万的家庭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就是为了千万的家庭可以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有你做我心灵的支柱,有强烈的使命,我在部队里除了每天给你写信,就是钻进图书馆不停的看书。在这里,我发现世界真大,大到无边无际;世界又真小,小到通过书本可以了解五洲四海。

  这次我给你邮寄一些吃的,下次我去外面买些书给你看,我知道你很爱看书,但是却无可奈的的不能继续读书,因为你下面有四个弟弟需要你照顾。我依然记得,退学那天,你哭的稀里哗啦的,你说你想像***一样会四国语言,你说你想去外面闯闯,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你说你真的好想读书。看着你哭的这么伤心,我真的心揪的生疼生疼的,恨不得把你抱入怀里,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以后你想看什么书,告诉我,我来邮寄给你,我希望以后的你都是幸福的笑着的,我希望以后我可以带你环游世界。

  亲爱的,等我!

  爱你的勇哥!

  周梅读完整封信,泣不成声。她压制自己的思念太久了,读到这份信,她知道真正懂她的人理解她的人只有她的勇哥。她把头埋进自己的被子里,大声的哭泣。

第三章 艰难的等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