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隆重的婚礼

  有些时候越想时间过的慢一点,时间好像越是过的飞快!周梅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因为赌气而答应的婚期,但是她一直都是一位信守诺言的人,哪怕自己心里再苦也会硬着头皮走下去。此刻,她读着周勇最近邮寄过来的一封封信,除了嘘寒问暖说着她不知道的外面世界,没有一句是她真正想听的。以前读着这些内容,内心是澎湃的;现在读着这些字,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越是想越得不到,那种痛苦如同下了蛊虫一般,让人痛不欲生。

  母亲走过来,看着忧伤的女儿,很心疼,也只能摇摇头。母亲明白女儿的心,懂她的苦,理解她的无奈。但是此刻母亲又不得不往女儿的心头上撒盐,说着她最不爱听的话:“后天就是结婚的喜庆日子了,你总是这样愁眉苦脸的不好,要开心,这是一件喜事。”周梅抬头望着母亲,眼睛里含着泪花,她低声的说:“妈,我想和勇哥结婚,但是勇哥自从当兵之后就不再提了,临走的时候也没有说让我等他,我心里真的好不甘心好不甘心呀,妈妈,你说我难道真的就这样结婚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向世俗低头,我可以不结婚,一辈子都不结婚,难道就不行吗?结婚是我的事情,和别人有什么相干的!”母亲看着女儿哭的撕心裂肺的,过来把女儿搂进怀里,让她发泄自己的情绪。等到周梅的哭声小了,母亲说:“女人都是要结婚生孩子的,不结婚会落人一辈子的话柄,会说你是老女人没有人要,最怕别人的吐沫星子,会淹死人的,张天勇这小伙子一看就是喜欢你的,人也看着老实,不要想其他的了,嫁了吧,你的嫁衣是你师父做好送过来的,她看你最近心情不好所以直接给我就回去了,试一试吧!”母亲把一套厚实的军绿色的棉袄和棉裤放在了床头,下面还有母亲亲手织的红色高领毛衣。放好后,母亲看了看女儿,转手把房间的门带上出去了。

  周梅看着军绿色心里就毛躁,一甩手把所有的衣服都扔到了门上。她恨恨的把自己写给张勇的所有没有寄出去的信都撕的粉碎。看着书的角落张勇折叠成星星的信安安稳稳的在玻璃瓶里,周梅一把抓住玻璃瓶,高高的举在半空的手却怎么也落不下来。干了的眼角眼泪又不停的往外溢出。她缓慢的把手伸回来,把玻璃瓶放在心口,低声的啜泣着。有些情怎么可能是说断就断的,有些孽缘怎么可能说不续就不续了呢。

   结婚那天,欢天喜地的,张天勇笑的嘴都咧到了眼角。他们家在儿子结婚这件事情上办的还是非常风光的。张天勇推着崭新的永久牌自行车,后面是一个乐队,有吹唢呐的,有敲锣打鼓的,吹得曲子也是当时结婚最流行的《百鸟朝凤》,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周梅家的堂屋。堂屋里放着周梅家的陪嫁嫁妆,一套全实木的衣柜、书桌、斗柜还有实木钢丝床,关键的还有当时最新潮的三大件:缝纫机、凤凰牌自行车和手表。

  周梅坐在里屋,这时身上已经穿上了嫁衣,胸前别着一朵红色的塑料花,脚上穿着母亲亲手缝制的棉鞋。张天勇在外人的唆使下被推进了里屋,他看着眼前美丽的妻子,两只眼睛一直在放光,丝毫没有在意周梅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和开心。张天勇开口说:“媳妇,吉时到了,咱们该出发回家了。”周梅抬头看着这个老实的男人听到“回家”这两个字,心里真的是难受,她看看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每一寸地方都有自己的痕迹,现在自己即将离开了这里,内心真的是割舍不下。母亲这时候也走了进来对着女儿说:“该出发了!”周梅跟在张天勇的身后出了里屋,母亲随后出来,唢呐声和鞭炮声一起发出。周梅拥抱了一下母亲,又去拥抱了一下父亲,眼泪止不住的流,母亲也是用手不停的在擦拭眼角的泪水但是还是嘱咐着张天勇说:“孩子,周梅交给你了,希望好好待她!”张天勇狠狠的点了点头,就这样,所有的嫁妆放在拖拉机里面拉着,张天勇牵着周梅的手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地方,那个地方离周梅以前的家有点远,有二十多公里路。

  闹热的背后,总有人会潸然泪下,这个人就是张勇,虽然只差了一个字但是一个是抱得美人归,一个是两手空空,心在此刻也被掏空了。张勇躲在枣树后面,不敢到屋前去看自己心爱的姑娘最后一眼,只能自己独自在角落落泪。李婶一直都没有告诉儿子周梅的婚事,自己还是从发小的嘴中得知,知道后他向领导如实说了自己的情况才请到了三天的假期。明明知道这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自己就是想要梅儿幸福,但是却不知道心居然会痛到窒息。看着新人手牵手远去的背影,张勇没有回家而是转身回到了部队,那天晚上他喝到不省人事,所有的战友都明白他内心的苦衷,他们就是默默地陪着他喝酒,什么也不说。

第五章 隆重的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