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章:家中遭窃

  “那我——试试吧……”凌简看看手里的末影珍珠,咽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语着。

  握着手里冰冷的末影珍珠,他抬起头来,用尽全身力气,朝着不远处的山顶一抛,看着那墨绿色的球状物在他实现直至被越来越小。

  龙末,夜雪和哈斯瞪大了双眼,注视着末影珍珠朝这边飞来。

  看似很简单,但是末影珍珠和射出的箭矢有一些区别:箭矢重量属于较轻,看上去是笔直朝前飞行,其实它飞行的轨迹还是有弧度的,不过不是很大,所以当瞄准某一个物体或者生物时,如果距离有些远,可以将弓微微往上抬起一点,十字准星对着生物的头顶略微高一些,便可以射中远处的生物,物体。而末影珍珠不同,它比箭矢更重一些,而且抛出之后先是上升到一定的高度,接着自然地一边往前飞,一边迅速下降。使用它时可能需要扔得再高一些,才能传送到想要去的地方。它飞行轨迹的弧度比箭矢大。

  凌简就是按照射箭的飞行轨迹的弧度瞄准的,末影珍珠脱离他的手后,沿着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然后……然后非常“精准”地落在——岩壁却不是山顶之上……

  他看到末影珍珠没有落在山顶上,后退了几步,一片紫色的末影粒子从他脚下爆出,随后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处。

  末影珍珠撞在坚硬的岩壁上,碎成无数个碎片,随风飘散,不知道是从末影珍珠里还是其他什么地方飞出的一大团末影粒子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惊恐地大叫一声,然后笔直朝着下面坠去。

  不用说,那个人就是凌简。

  上面的三只生物似乎呆住了,看到他掉下去竟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直直地站在那里,就像三尊雕像。

  “啪!”他落在岩壁边的一块草方块上,生命值瞬间流逝。

  龙末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把长长的脖子垂下去:“他,他不会摔死吧?”

  剑凌没有回答龙末,只是把头伸出悬崖外,语气冰冷地问道:“没事吧?”

  “没,没事,”下方传来虚弱的声音,凌简站在草方块上,喘着粗气。“差点就完了,还有三点生命值。”

  他从背包里拿出食物,补充刚才掉下去摔掉的血量:“我真的不适合用末影珍珠,下次恐怕我连摸都不敢摸一下了,这次运气好,要是没有这几个方块,我就得摔死在这里。”

  “那是你把末影珍珠当作箭矢看了,”剑凌说着,抛下半组的圆石方块。“末影珍珠可不向箭矢,抛出去那么简单。你还是用圆石方块搭上来吧。”

  凌简接住落下的圆石方块,往自己脚下搭着,一点一点地升高,直到到达与山顶平行的位置,才小心翼翼地潜行着,来到山顶之上。

  “其实我自己都觉得我有点——笨。”凌简收回剩下的几个圆石,说。“我身上还有水桶和镐子,按理来说如果没有那么慌的话,我也不会摔伤。”

  “但是偏偏最慌的时候,容易忘记接下来该怎么做,怎么使用手上已有的东西来救自己。”剑凌说完,从地面上抽出附魔钻石剑,朝前走去。

  龙末走过凌简身边,呲牙一笑:“好了,快走吧,别愣在那里,继续浪费时间了。”

  凌简迈出右脚,一步一步跟上前方的剑凌。

  高山地形的顶部,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平坦,有时候,还要继续向上爬一段路程,有时候,又要从上面跳下来。

  这个高山地形有一些奇特,除了零零散散分布在草方块上的云杉木,少许裸露的煤矿石之外,还有各种奇特的山崖,悬在空中的石头,草方块组成的小型空岛,有些上面长着一两棵高大的云杉木,或者有水从上方垂直地流下来。

  山崖挡住阳光,下方形成了一大片阴影,自然也是许多亡灵生物躲避阳光的地方,在龙末眼中,那块山崖下的阴影之中,有不止十只的怪物。

  这些怪物不敢在白天攻击外面的玩家,对于外面的两人来说,构不成多少危险,只要不去主动地进攻它们。

  现在的主要目的,是回去,而不是在这里清除怪物,虽说打得过,但是难免会浪费一些时间。

  作为路过的玩家,两人只是朝着里头瞟了一眼,便当做没有看见,该走自己的路,就走自己的路。

  被两人扫了一眼的一群怪物,好像都不禁打了个寒颤,朝里面挤着,生怕被看见。

  “咩!”一只绵羊在龙末的口下倒地了,即使逃跑的速度再快,没有草丛的掩护,在这高山顶上,完全躲不过龙末的视线。

  它一边嚼着羊肉,一边跳下一块石头,落在草坪上。

  “草原——”凌简眯着眼睛,站在山顶,凝望远方,平坦的草地上,长满了杂草,牛羊猪鸡这些生物,在下方悠闲地走来走去。在杂草之中,有一条隐约可见的大峡谷,旁边还有一些洞穴。“这里,不就是上次那个空地吗?”

  龙末听到这话,扭头望去。

  还是那一条大峡谷,还是几棵散布在草原上的橡树,还是那一个个的洞穴。

  “这里是我第一次飞翔的地方——”龙末记起来了,那个时候,为了救凌简,而跳下峡谷,第一次飞起来的时候。

  “按我的记忆,穿过这片空地,就是我们居住的橡树林了。”他兴奋起来,同时也有一些担心,不知道多久没有回去,家里会不会被一些怪物,玩家给扫荡一遍?

  抬头再看看太阳,现在才中午,是完全可以在天黑之前到达家中的。

  现在要做的,就是下去。

  如果直接选择跳的话,那要用上水桶,不过有一定危险。选择走,会有一些麻烦,需要小心,以免脚滑或者不注意,直接摔下去。

  “上来难,下去还不简单!”龙末刨了刨地面,扇起翅膀,一把抓起哈斯和夜雪,又用尾巴朝着凌简卷过来,放在自己背上。“那城主,你准备怎么下去呢?”

  “这个。”剑凌掏出他惯用的末影珍珠,说。

  龙末点点头,往前飞着,顺着刮来的风缓缓下降。

  离地面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末影珍珠已经先着地了,一团紫色的粒子爆出,他出现在草坪上,等待着天上的龙末落下来。

  几秒钟后,龙末才踩到绿色的草坪,比起末影珍珠的下落速度,明显慢了不少。

  风轻轻拂过草尖,吹得草丛发出“沙沙”的碰撞声。

  它放下前爪上抓着的夜雪和哈斯,呼吸着空地上的空气。

  走着走着,峡谷离它们越来越近了,周围的一切还是一样,只是,变的是这只庞大的末影龙,也多了边上的剑凌和夜雪。

  那个大坑,那个被爬行者炸出来的大坑,依然那么显眼,原本的泥土上长出了草叶,土方块重新变回了草方块。当然,被凌简的镐子敲出的小洞,也还留在那里。

  不知真相的人,路过这里,也许会以为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悲剧,被炸下去的玩家挣扎过,最后还是坠入深渊。至于那些物品,要么是时间久了,自动消失的,要么是被哪个怪物,玩家占了便宜,捡走了。

  “现在可不是回忆的时候,龙末,”凌简拍了拍眼光有些黯淡的龙末,语气中略微带着一丝着急。“别忘了,现在我们应该赶紧回去,看看家里和棕马它们。”

  “对哦,差点忘了,在地狱和虎城不知道待了多少时间,得赶紧回去看看棕马!”它猛地抬起头来,转过身,吓了凌简一跳。

  它直接从凌简身边跑过去,奔向远方,一边跑一边回头说:“快走啊!”

  “等一下,龙末,不是前面,是左边!”凌简朝龙末大喊,希望它听到。

  “你不早说——”龙末停下脚步,后退到凌简身边。

  “你还没等我说我就跑了,不怪我呀!”话语刚落,面前刮过一阵风,龙末就已经不见了。

  “等等我们!”凌简和哈斯疾跑着,追了上去,后面只剩下跑不快的夜雪和一步一步朝前走的剑凌。

  前面已经是空地的尽头了,一大片熟悉的橡树,立在前方,组成一片巨大的树林。不过这些橡树里,还夹杂着数量不是很多的白桦木。

  它不顾一切,冲入树林,“咔!咔!咔!”庞大的身躯,使它无法在狭小的树林中穿行,但这无法阻止它前进的脚步。每一甩尾巴,每撞上一棵树木,每张嘴呼吸一口,就会不断有橡木变为方块,树叶消失不见,许多的橡木,橡树苗,和一些苹果自动进入它的物品栏里。它不在乎,猛冲着,只为更快达到目的地。

  可以说,它现在像一台开路的机器,所到之处,橡树通通不见。它在树林里硬是。开辟出一条两格宽的小道。

  “主人,你可以考虑用铲子把这条路铲出来了!”哈斯在龙末撞出的小路上飞奔着。

  “有时间我确实要考虑一下!”凌简跑了一阵,就得停下来吃一些东西,补充饱食度。

  要到了,要到了!前面的树稀少起来,马的嘶鸣声,传入它的耳中。

  “咔!”面前的最后一棵橡树,变成橡木和树苗,木屋,还是那一栋矮小的木屋!什么都没有变!

  可当它走到门口时,完全呆住了。

  后面的哈斯和凌简,好久后才气喘吁吁地来到龙末身旁,看到它一动不动,紫色的双眼盯着门口时,顺着它的视线望去。

  木屋前面的圆石早已被敲掉,木门开在那里,显出一副明显被人或者怪物搜刮过的景象。

  他急急忙忙跑入木屋,木屋里的一大排箱子,熔炉,甚至连工作台,都不见了踪迹。

  “我去看看。”哈斯对龙末说着,钻入门口。

  凌简走到一个角落里,敲下插在地板上的火把,挖开木质的地板,一个大箱子,出现在地板下方。

  翻开这个仅存的箱子,里面全是一些矿物,铁质物品,马鞍,命名牌之类的。

  “还好,这些还在。”他关上箱子,把木板和火把放回原地。

  龙末把头伸了进来,惊讶地看着空空如也的一楼。

  “现在,该怎么办?”哈斯有一些担心,凌简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重头开始。”他竟然露出一丝笑容,直接回答。”那些箱子里,只不过是一些石质工具,方块,食物和怪物掉落品罢了,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

  一颗末影珍珠,落在龙末背后,剑凌一手拎着满头大汗的夜雪,一手拿着附魔钻石剑。

  他松开抓着夜雪的手,挤入房间之中。

  “看样子,是那些怪物干的,”剑凌瞟了一眼出了火把之外,什么也没有了的一楼。“如果是玩家的话,他们是不会拿走熔炉,工作台,箱子这些占物品格的东西。这些怪物不会合成,所以顺便带走了箱子,熔炉和工作台。”

  “而,而且应该有,有不少怪物。”夜雪断断续续地说。“箱子里物品显然超过了一个玩家的物品格,这些怪物顶多也就只有十多个格子。”

  “要不搬到龙城去住吧,龙城里既安全,又不用担心东西的丢失,还很热闹。”剑凌给凌简提出了一个建议。

  他摇了摇头,拿出一个工作台,放在木板之上:“就是因为太安全,太热闹了,我才不想去。”

  “为什么?”剑凌收起手上的钻石剑,问。

  “为了在将来,如果有一天,五大城全部落入怪物手里时,有充足的准备,在外面独自生存。”熔炉,箱子现在被摆回原处,只不过是刚刚被合成出来的,崭新的罢了。“在外面独自生存,等于磨练自己。”

  看着他在箱子上插上告示牌,又从哈斯前爪上拿走龙末扔到房间中的橡木,剑凌突然觉得,眼前的凌简,似乎和,和那个曾经的贸易城城主,有几分相似。

  全部的东西已回到原处,只是箱子里少了物品。

  凌简把身上不用的杂物,方块,通通分类整齐,放入一个个的箱子里。

  “凌简,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冷漠的剑凌,一直以“你”来称呼其他人的剑凌,此时将“你”,换成了凌简的名字。

  “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回答的,你就尽管问吧。”他抬起头来,看着前面的剑凌。

  “你究竟是不是那个不愿意报出姓名的曾经的贸易城城主?”剑凌开口了,问的问题,却让一旁的夜雪,龙末和哈斯大吃一惊。

  ……

第一百二十章:家中遭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