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种植地狱疣

  紧接着,两个熟悉的身影,从地狱门内飞出,砸向刚刚准备进入地狱门的凌简。

  他反应力还是比较快的,朝旁边一跃,险些被砸中。

  “砰!”那两个身影倒在柔软的草地上,扬起一阵烟尘,一些草屑,飞到了旁边的凌简身上。

  他拿出火把来,借着那微弱的光芒,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哈斯和夜雪。

  “明明事先说好了的,你想食言,想耍赖,门都没有!”夜雪被哈斯压在下面,大叫着,平常可看不见这只老实的村民发过火,不过这一次也只是普普通通的吵架罢了。

  “我不管!”哈斯挥起一爪子,似乎想把夜雪给揍一顿,才能消气。

  “呦,它们出来了,我下去看看!”龙末站起身来,想要去凑个热闹。

  “它们打起来了,你不去管管吗?”剑凌开口了,他的视线从夜空转移到了地狱门前的夜雪和哈斯,还有愣在那里的凌简。

  “吵架是常事,吵完之后,友谊就更加牢固啦!”它早已习惯哈斯,夜雪还有离开的艳玲之间的矛盾,按它的记忆来说,吵完之后,就又和好了,变成形影不离一队的好朋友。

  在房顶上,张开巨大的双翼,它顺着一股清凉的晚风,滑翔而下,悄无声息地落在地面上,小跑着朝地狱门移动。

  夜雪躲避着哈斯的爪子,同时也反抗着,试图从地上爬起来。

  哈斯也用力压着下方的夜雪,不让它移动,同时它的爪子,带着一股风,扫向夜雪。

  不过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哈斯并没有太用力,因为这只是一般的吵吵闹闹,而不是互相残杀,攻击。它们都有个底,就是不能伤害对方。

  “灵魂沙带回来了没有?”龙末无视它俩现在在打架,直接问道。

  凌简这才从观战之中回过神来,想起了灵魂沙这件事情:“对哦,你们在地狱,不会都在打架,忘了带灵魂沙吧?”

  它俩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没带回来?那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龙末抱怨着,其实它也挺像看看,炼药是怎么炼的,说不定——还能学习一下!

  “算了,我再去一次吧。”凌简迈起步子,即将踏入地狱门。

  “不对,是大部分时间都在打架,灵魂沙在这里!”哈斯抬起头来,身上的白色皮毛凌乱不堪,随着晚风,轻轻飘动着。话语刚落,一些灵魂沙方块,被它扔在地面上。

  凌简走来拾起地面上的灵魂沙,清点了一下数量:“十三个,够了。”

  “好啊,夜雪你竟然趁我拿灵魂沙的时候偷袭!”哈斯扔完灵魂沙,地上的夜雪就从它身下逃了出来,揪住它的尾巴,把它拎起来,悬在空中。

  接着哈斯猛地一蹬夜雪,从它手中落到地面上,接着继续与夜雪“厮杀”……

  从月亮升起,打到月亮完全离开地平线,哈斯和夜雪终于累了,一个坐在地上,一个趴倒在龙末身旁。

  “打够了吗?”龙末打了个哈欠,望了望月亮,今天的月亮,还是不圆,哦不,是不方。

  哈斯气喘吁吁地从地上爬起来:“汪,好久没有这么爽了,夜雪,你也不是很弱嘛!”

  “你也一样!”夜雪说着,伸出手臂。

  哈斯也将自己的前爪,放在夜雪手上。

  “看到了吧,我就说了会是这个结局。”龙末朝坐在屋顶上的剑凌眨了眨紫色的双眼。

  剑凌笑了笑,转头看向夜空,友谊这个东西,还有很多需要他去了解。

  凌简现在正在安置那从地狱带来的唯一的地狱疣。

  “放外面?不行,太显眼了,只有一株,到时候被怪物摘走了怎么办?家里?我不能想象在屋子里中一大片地狱疣的样子,还有走路时的减速……”他无法决定该将地狱疣种在哪里,这令他有一些头疼。

  “就种外面吧。”龙末提出了个意见。“到时候我来守着,下次要出门,就把地狱疣采走,藏起来。”

  凌简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其它的办法,只能答应了,并且把地狱疣和灵魂沙交给了龙末。

  龙末收下这两件物品,来到门口,也就是它经常睡的地方,在草坪上挖了一个坑,填上灵魂沙,然后种下这唯一的,也是宝贵的地狱疣来。

  种完地狱疣之后,它便趴在地上,身子卷成一团,将那一株地狱疣牢牢地围在自己身体的中间,就像围着一颗宝贵的龙蛋一般。

  “现在干什么,睡觉吗?”龙末卧下来之后,就不能干其他事了,它要在这里等待地狱疣成熟,看起来只能用睡眠消磨时间了。

  “打怪。”平时一到晚上就进家睡觉的凌简,此时提出来要在外面击杀各种怪物。

  “那我们今天不睡觉了?”龙末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地狱疣,问道。

  他点了点头,随后给出了原因:“家中遭窃,现在没有蜘蛛丝之类的用处较大的怪物掉落物,别忘了,鱼可是要用鱼竿钓的。”

  凌简抽出自己拿把附魔钻石剑,寻找着怪物的踪迹。木屋所在的空地还是挺大的,有很多地方,都是黑漆漆一片,没有插上火把。

  “好吧,我就在这里看着你们好了,”龙末也想跟着凌简一起去看看周围的怪物,但是又想起了自己还在守护的地狱疣。

  “龙末,我会替你保护主人的!”哈斯摆了摆尾巴,跟上前面的凌简,不过夜雪还留在这里,它只是一只村民,一只——看到僵尸就吓个半死的村民,自然也不会跟着上前。

  “你也不是孤独的,还有我呢!”夜雪在龙末身边坐下,靠在它的背上,望向夜空。

  静,很静,木屋和它门前的空地上,被火把的光芒照的一片金黄,除了风吹动树叶与草尖的“沙沙”声之外,就是轻微而绵延的呼吸声。

  龙末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地狱疣,巨大的身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它似乎可以感受到,怀中的地狱疣在缓慢地生长。

  不知道为何,这种感觉,有一些熟悉。

  不过熟悉是正常的,它就是被第二只末影龙以龙息和温暖的怀抱而从龙蛋里诞生出来的,只是这一次是它在保护着一株没有感情的地狱疣。

  木屋后面传来一阵微弱的怪物们的哀嚎,也许是凌简正在和哈斯攻击一些怪物吧!它心中默默想道。

  在冷冷的夜风的吹拂下,它感到眼皮越来越重,视线也慢慢模糊了。它不得不闭上双眼,风声,怪物的叫声和呼吸声,已经成了一首歌曲,使它沉沉地睡去……

  剑凌坐在屋顶上,时不时回头看看后方的凌简和哈斯。

  地面上有一些掉落物和经验球,他没有忙着拾起,而是认真地对付着眼前的一只骷髅。

  “咯吱!”铁剑砍在它的身上,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在受创的同时,骷髅拉起手里的弓,向后退着,射出一只带着寒光的箭矢。

  尖锐的箭头划破空气,直直朝前方的凌简射去,他既不躲也不跳,将铁剑往前狠狠一扫。

  “吭!”箭矢撞上铁剑,直接被弹飞,在空中打了个转之后,落向地面,箭头深深插入泥土之中。

  接着几道银光闪过,原本还拿着弓,眼神空洞的骷髅,“咯吱”几声过后,那白森森的骨架变成几段,一段一段掉在地面上,缓缓化为白烟。

  在他拾起骨头时,一只僵尸,悄悄靠近他的身后,哈斯也没有注意到,蹲在一边,疲倦地打了个哈欠。

  现在正是他们最放松的时刻,再加上僵尸并没有发出多大的脚步声,眼看危险就要来临,凌简却没做出什么反应。

  剑凌站了起来,手中出现上次龙末送的残破的附魔弓,虽然耐久差不多快要见底,但是射出一两箭,还是可以的。

  左手持弓,右手拿箭,拉到满弦,瞄准正在前进的僵尸的头顶,并且往前稍稍偏移一点,“咻”的一声,带着暴击粒子的箭矢,飞向前方。

  僵尸刚好在他身后举起僵硬的双手,前进着即将攻击到他,一支箭矢突然飞来,扎入它的身体。

  它痛得大叫一声,被箭矢的冲击力往左侧推退一些,攻击也随之落空。

  “汪汪汪汪!”哈斯在草地上扭动身体,扑向后方的僵尸,爪子抓向僵尸的脸。

  凌简听到动静,收回伸向地面上几根骨头的手,起身把铁剑刺向声音传来的后方。

  哈斯从僵尸头上一跃而下,跑到一边去,愤怒不已的僵尸还想去教训一下那条毛茸茸的狼狗,却不知,一把坚硬的铁剑,快要刺入它的后背。

  回想起来还有一个玩家,并且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时,它才往旁边一躲,但是迟了。

  一缕白烟缓缓消散,他向不远处的屋顶上投去感激的目光,拾捡起地面上的掉落物。

  剑凌收回残破的附魔弓,重新坐了下来。

  在龙末模模糊糊的意识之中,时间过得很快,等它再一次睁开双眼时,太阳已经离开了地平线,朝着大地洒下暖洋洋的,金黄的,柔和的阳光。

  凌简回来了,还有带着黄色项圈的哈斯,哈斯抓着地上的一块腐肉啃着,凌简则坐在边上,吃着几块面包。

  小麦田里金黄的小麦全部收割掉了,只剩下带着露水的绿色嫩芽,应该都变成了凌简手里的面包。

  它借着那一缕阳光,看了一下怀中的地狱疣。

  地狱疣明显比晚上种下的时候大了不少,现在就像一堆暗红色的蘑菇,生长在灵魂沙上。

  龙末从地上爬起来,抖了抖身体,一个晚上都保持这一种同样的睡姿,有一些难受。

  “可以采了吗?”它凝望着面前的凌简,指了指一旁的地狱疣。

  “我看看。”凌简走上前来,俯下身子,仔细地观察了一番地狱疣后,说道:“还不行,大概再等个几小时吧,当地狱疣长到最大,并且根部带着一些灵魂沙粒的时候,才是真正成熟的时候。”

  “那我是不是还要一直待在这里,看着这株地狱疣?”龙末有些不情愿了,虽然这是它自己提出的主意,它原本只是想在睡觉的时候管管,如果白天这个活跃的时候,也要一直待在这里,看着面前这株地狱疣,该多无聊!

  地狱疣既不会讲话,也不会动,它只是一株可以说是有生命的植物罢了。

  “不用吧,晚上过去了,怪物全躲了起来,况且今天又不出去,就在这木屋周围活动。”夜雪从木屋中探出头来,说道。

  凌简点了点头:“你就把它留在这里,四处活动活动吧,我们都看着呢!地狱疣不会长脚,跑不了的。”

  随后他又指了指不远处的那条河和一座桥:“今天,早餐恐怕没有着落了,你得自己去钓鱼来吃了。不过好处是,只要是你钓到的,就随便你吃。”

  龙末听完,神秘地一笑:“钓鱼我也得有个钓鱼竿吧?”

  “这还不简单,我做一个给你就是了!”凌简说着拿出工作台,和上次合成剩余的木棍,晚上辛苦打来的蜘蛛丝。

  他刚想在九宫格上摆上蛛丝和木棍,龙末偷偷地也拿出工作台,放在地面上:“你知道,我要干嘛的吧?”

  看着它坏坏的笑容,凌简顿时明白了:“又要教你合成!?”

  它的一口利齿在阳光下泛着银色的光芒,以沉默表示:是的!

  “哦不——”凌简想做完钓鱼竿就跑,却被龙末一把拉住。

  “你当初答应我的,不怪我呀!”

  ……

  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水,收起自己的工作台,望了一眼坐在岸上钓鱼的龙末。

  这家伙,教它可真不容易!

  好在凌简摆放木棍和蛛丝的速度慢了一点,不然龙末又要浪费一大堆蛛丝和木棍,说不定搞不出钓鱼竿,倒是做出几把弓来。

  龙末半眯着双眼,注视着水面和漂浮在水面上的鱼钩。

  在离鱼钩不远的水面上,无缘无故出现一团淡蓝色的气泡,缓缓朝鱼竿移动着。

  它的双眼睁大了,在气泡碰到鱼钩,鱼钩向下一沉的同时,两只前爪把鱼竿向后一拉。

  “哗!”一条生鱼,伴随着一颗颗晶莹的水珠,跃出水面……

第一百二十二章:种植地狱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