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城主离去

  “其实水肺药水的作用并不是很大,它只是在探索水底的时候偶尔用到的罢了。”剑凌接下凌简的话,并且毫不掩饰地将这句话说了个完整,弄得一旁的龙末瞬间呆住了。

  “什,什么?作,作用不大?”龙末惊奇地张开大口,支支吾吾地问道。

  剑凌漠然地点了点头。

  “哈哈哈,龙末,炼出来的药水也没我们的好玩,有用!”哈斯捂着肚子躺在草地上大笑着。“刚才,是谁说自己的药水肯定比我和夜雪炼出来的药水更好的来着?”

  夜雪没有嘲笑龙末,站在哈斯身边,把它拎起来,说道:“哈斯,炼药只是来玩玩而已,不用这样的吧?快起来,别笑了,以免伤了你和龙末之间的友谊。”

  它浑身无力,从地面上爬起来,不断吸着空气,断断续续地向龙末道歉:“那,那个龙末,你,你别太在意哈,跟,跟,跟你开个玩笑,对,玩笑!”

  龙末耷拉着翅膀,低下头去,瞪了一眼哈斯,一种压迫力顿时涌上哈斯的心头。过了一会后,它昂起头来,甩了甩尾巴和脑袋,似乎要把刚才不顺心的事情忘记。

  “不过没有药水的加成,我还是一样的强,这次练药,只是我的失误,要不是你们两个先抢了我的药材,我会只炼出来这瓶没多大用处的水肺药水吗?”它当作根本没有发生这事一样,默默把玻璃瓶塞到凌简手上,露出一丝满不在乎的笑容。

  “它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夜雪看了看自己身上飘出来的银色的速度药水的粒子,小声地对哈斯说。

  其实它们两个也是看到龙末选了药材之后,才去跟它争抢的,不然让它们两个自己来选,恐怕选不到什么好的药材,炼制出有用的药水来。

  “既然炼完药水了,那我就把这两个炼药台收走喽!”凌简看到龙末它们没有意见,又看看剑凌,确在场的所有人和生物都不需要使用后,才将炼药台敲了下来,按回屋子里。

  哈斯和夜雪身上的药水粒子越来越少,最后消失了,看来药水的时间,已经到头。

  还没玩够的它俩,只能等待下一次地狱疣成熟,再练一次药来玩玩了。

  炼完了药,也试过了药水效果,龙末便拿出上午的烤鱼,放入嘴中,一条一条地嚼着,当作零食来充饥,而哈斯呢,只能在木屋前后寻找一些猎物,夜雪则还剩下一个面包。

  “这么快就要天黑了,我们才刚刚炼完药不久吧?”龙末抬头之时,偶然看到了那一轮接近地平线的太阳。“我觉得今天也没干什么事,时间过得竟然这么快。”

  “这可不是吗?”凌简从木屋里走了出来,欣赏着即将落下的太阳。“当你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件事情上的时候,你就会觉得时间过的很快,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在你的感觉中,只有几分钟罢了。”说完,他也拿出早上龙末送的烤鱼,吃了起来,算是一顿晚餐吧。

  “今天晚上,你还不准备休息吗?”龙末见凌简吃完烤鱼,拍拍手,从身上抽出那一把蓝色的钻石剑。

  “对,昨天获得的资源并不是很多。”他回答道。“晚上打点怪,还能锻炼一下战斗技巧,不是吗?”

  它失望地走回木屋门口,那一株地狱疣旁边,趴了下来:“今天晚上,又只有我待在这里看守地狱疣!”

  “其实,你可以让夜雪帮忙看着的,”凌简看了看边上的夜雪。“你问问它同不同意吧!”

  龙末转头望向夜雪,眼神之中,充满了乞求和可怜。

  “勉强同意吧,”夜雪站在地狱疣前,蹲下身子。“反正,我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就在这里帮你看着地狱疣也不错,只是,有点无聊。”

  “那我今天晚上就可以放个小假,出去玩玩啦!”龙末说完,腾空而起,飞向天空,巨大的双翼有力地拍动着,周围的空气形成一阵狂风。

  灰尘迎面扑来,凌简和夜雪眯起眼睛,抬起一只手来,当在头前,遮挡吹来的狂风。

  直到龙末飞上天空,这股风才逐渐减小,哈斯抖了抖身体,全身的白毛凌乱不堪:“下次起飞时告诉我一声啊!弄得我满身是灰尘,难受死了!”

  龙末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点点头,下方的凌简,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本小册子,拿着沾满墨水的羽毛笔,在洁白的纸页上“唰唰刷”地写着一行行的小字。

  他每写一会儿,就要抬头望一下空中悬停的龙末,然后接着挥动羽毛笔。

  哈斯和夜雪忍不住好奇地凑了过来,在他的旁边,偷看着那一本普通的小册子。

  “身长10,身宽2,高度3,翼展7,单个3.5,年龄:五个半月。”夜雪小声地将册子上的数字和字读了出来。

  凌简一听到后面有声音,就把羽毛笔夹在书页中间,把书猛地合上了。

  哈斯原本是以一种站着的姿势靠在夜雪身上的,看到书合上了,它放下身子,不满的嘀咕着:“夜雪,你干嘛要把上面的字念出来嘛!”

  看着凌简把这本小册子收入背包,它俩更是好奇不已,这本小册子,为什么不准它们看呢?

  “主人,你那本书上,写的是什么呀?”哈斯跑到他跟前,摇摇尾巴,问。

  “没什么。”凌简简单地回答道。“只是一些普通的数字罢了。”

  “可是,身长10,身宽2,高度3,翼展7,单个3.5,年龄:五个半月,这几个数字很符合现在的龙末呢!”夜雪指了指在天空盘旋,飞翔的龙末,说。

  “你们都看到了?”他转过身来。

  夜雪和哈斯点点头:“不过只看到了写着数字的那一页。”

  他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回答:“其实这个本子,是用来记录龙末的体型的,从它刚开始的体型,身长,一直到现在,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发生变化。我判断它大概可以长到12格长,2格宽,4格高,翼展8格,单个4,成为真正的末影龙需要七八个月左右。”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哈斯蹲坐在地上,说道。“那主人,你为什么要把书藏起来,不让我们看?”

  “因为……因为……”他笑着挠了挠头,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好。

  “哈斯,你就别问了吧,主人他肯定是有自己的原因,你这样一直问下去,只会让他难堪。”夜雪总是喜欢在关键的时候插上一嘴。

  谈着谈着,太阳就完全沉入了地平线下方,一轮残缺的月亮,正在缓缓升起,向着大地投去柔和的,皎洁的月光。

  又到了属于怪物们的时间。

  树林中响起了各种怪物的叫声和活动时发出的声响,不过都离木屋较远,它们擅长隐藏在黑暗之中,而不是刺眼的火把的照射下。

  “呼呼呼呼——”上方响起一阵阵的风声,地面上的草叶都纷纷被吹平,龙末慢慢下降着,来到了他们头顶上方。

  “今天,是睡觉,还是继续搜集怪物掉落品呢?”龙末在空中飞累了,接着刮来的晚风和气流滑翔着。

  “第二种吧。”他的手中出现昨夜用过的钻石剑,在空气中闪烁着蓝色和紫色交织的光芒。“后院去!”

  凌简带着哈斯,绕过木屋,龙末也腾飞起来,直接飞过屋顶,刮起的风吹在了屋顶的剑凌身上。

  他从观赏中回过神来,突然记起来一件事情,掏出一本小书。

  “到达这里,一天,在地狱中探索,大概两三天,回来,两天,加上今天一天,已经快七天了吗?”羽毛笔在纸上留下一串串黑色的墨迹,整本书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墨香。他凝望着手里的本子,陷入沉思之中,已经无暇顾及屋后的情况。

  龙末饶有兴趣地在空中盘旋着,帮助凌简看着怪物的位置,但却不下去对这些怪物进行攻击和撕咬。

  不知道为什么,从地狱回来后,它就对这些怪物产生了一点同情。这些怪物和它无冤无仇,而且也没有伤害自己的朋友,它就自然不会去理会这些怪物。说到底,就是同类之间的关系和怜悯。

  只是在凌简和哈斯不注意,遇到危险时,它才会出手,用龙啸镇住怪物,或者一个俯冲,将怪物击飞,再就是吐龙息和龙息火球了。

  无论是蜘蛛,僵尸,骷髅还是爬行者,只要被看上,除了个别跑得快之外,基本上没有哪只怪物从剑下逃跑。

  “他应该会应付不过来的,”剑凌低声自语着,站起身来,转头看了一眼屋后。“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他掏出身上的几枚末影珍珠,准备抛出之时,又停了下来,把刚才的那本小书拿出,匆匆撕掉前面写了的几页。

  “唰!唰!”几张带着黑色小字的白纸,在月光下缓缓飘落,化为一缕白烟。提笔,在剩下的几页中写了几行字后,合上书本。

  在书合上后,羽毛笔自动消失不见,他轻轻地把书摊开来,放在木质的屋顶上,在一片末影粒子和月光之中,悄悄离去了。

  “嗯?什么声音?刚才我好像听见了末影珍珠传送时的音效!”在屋檐下看着地狱疣的夜雪,探出头来,向四周张望着,把视线移到了屋顶之上。

  “那个龙城城主哪去了?刚才还在屋顶上的来着?算了,不管了,龙末说叫我看着这株地狱疣。”夜雪不知道屋顶的的剑凌已经离去,自然不会去管这件事情。

  而那本留下来的书,则在晚风的吹拂下,一页一页地翻动着,一缕缕淡淡的墨香,飘荡着周围的空气之中……

  当第一缕阳光与月光交织,当金色和银色混合,当怪物们开始躲避,数量减少之时,就是新的一天已经来到。

  龙末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在空中悬停着,揉了揉双眼,金色的阳光现在对它来说,有一小些的刺眼。

  “呜呜!”哈斯趴在满是露水的草坪上,满身白色的皮毛被露水打湿。它站起来,抖了抖身体,一粒一粒晶莹剔透的水珠,飞射出去,落回草丛里。

  凌简靠在门口,清点着晚上得到的怪物掉落品的数量。

  “我怎么感觉少了些什么?”龙末从天空中飞下,站在草方块上,扇动了一夜的双翼,微微有一些酸痛。“好像,少了某一个人——”

  “有吗?”哈斯蹭了蹭湿漉漉的草坪,使自己更加清醒一些,连续两个晚上没有睡了,它有一些疲劳。

  “对了,我记起来少了谁了!”龙末用前爪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喊道。“少了城主!”

  凌简一边把一条烤鱼往嘴里送,一边走到屋檐外,瞅了一眼屋顶。

  “没在上面,也不在后院和前院,那会在哪儿?”他问道。

  “嚓!”地狱疣被收掉了,不愧是村民,夜雪一采下地狱,立刻点了一下头,在收到的地狱疣中选了一颗种下去。

  “你们在找谁啊?”它把剩下的一个地狱疣递给凌简。

  “你有看到,昨天还在屋顶上的城主吗?”龙末刨了刨地面,四处张望着。

  它想了一会,点了点头:“他吗?昨天晚上好像用末影珍珠瞬移走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龙末刚想开口继续问,房顶上传来一声大喊:“喂,快来看看,屋顶上有一本书!”

  这是哈斯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家伙竟然用方块搭到了屋顶上。

  龙末和凌互相点了点头,它一把抓住凌简的右手,腾飞到空中,把他甩到屋顶之上。

  他敏捷地落在屋顶边缘,走过去拾起了那一本书,翻了翻书页。

  在后一面上,印着几个黑色的字:七天已到,我要回龙城了,银狼可能应付不过来了。如果你有时间,就来龙城玩一两天吧。

  ——剑凌

  “他走了?”龙末看着凌简一手拿着书,一手抱着哈斯,把搭的方块敲掉,回到地面上。

  “是的,他应该还有些事,毕竟龙城是最大的城,虽然有银狼在,但如果他长时间不在的话,恐怕会出什么乱子来。”凌简放下哈斯,点了点头。“你知道的,作为一城之主,他一直都很忙。”

  “好吧,本来还想让他留下来多玩几天的,没想到他这么尽职,这么忙碌。”龙末叹了一口气,往嘴中塞入一条鱼。

  “可不是嘛,”凌简回答道。“服主选出来的人,肯定不会差!”

  ——分——

  “一个星期了,他还没回来。”萧云望着窗外被人群包围的银狼,自言自语着。

  银狼这几天都忙着帮忙处理其他人发生的问题,根本没有时间去城墙上站岗。

  “你去看看,那家伙,现在在哪里。”他指着傲弑风,说道。

  “何必心急,”傲弑手里的命令块闪着五彩光芒。“慢慢等待,答应你的事情,我是不会食言的。”

  “别废话,叫你去你就去!”他怒喝道,似乎把傲弑风看做成自己的仆人,要知道,人家可是一个指令就能无声无息地杀死你的管理员!

  不过他也不敢这么做,而且钻石还在他身上,无论萧云的态度多么恶劣,他都只能默默地吞声忍气。

  傲弑风抬起头来,用手在空气中猛地一划,接着一道道字母被他写出,不过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

  “叮——已给予您八分钟的隐身效果。”指令执行完毕,他顿时从床边消失了,只留下一串粒子和悬浮的命令方块。

  “我去了。”他的声音凭空响起。

  “快去快回——”萧云冷冷地说道。

  ……

第一百二十五章:城主离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