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雨中的玩家

  “唰唰唰!”雨珠从它身上飞出,溅在地板,工作台,熔炉和箱子上。

  关上刚刚安回原处的木门,它惬意地趴在有些冰冷的地板上,打着哈欠。它不是自然醒来的,而是被雨冲醒的,当然还会再想睡一会儿。

  倒是楼上的木门,在它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突然打开了,凌简拿着手里的剑,看向楼下的地板。龙末撞开门的时候,发出的巨大响声将他惊醒了,同时醒来的还有卧在他床边的哈斯。虽然有两张床可以睡,但是它似乎习惯了地板,不愿意趴在柔软的床上。当凌简踩在地板上,传出的脚步声就会被它听到。

  “呜——是,是龙末啊——”哈斯张开嘴来,有些困倦地说道。“刚才的声音就是它弄出来的吧?打断了我的好梦!”

  “它怎么会在屋子里?它不是应该在门口看着地狱疣的吗?”夜雪挤出门口,好奇地问。

  “外面下雨了,它只是进来躲个雨。”凌简指着窗户外面,解释道。“不过自从它变这么大以后,就没有进过木屋了。”

  他已经被惊醒,按照玩家的作息时间,不可能再回去睡觉了,只得和哈斯,夜雪一步一步走下阶梯,来到一楼。

  哈斯蹲在他身旁,伸出前爪,指了指自己的嘴:“主人,我饿了。”

  “昨天家里的肉食基本上已经被你全吃光了。”凌简翻了翻装着食物的箱子。

  “宰鸡!”它眼中闪着饥饿和贪婪的光芒,大声叫道。雨帘遮住了远处的景物,同时离木屋有一些远的鸡圈,也已经看不到了。

  他关上木箱子,打开木门,一缕带着细雨的冷风,从门口吹了进来,才在门口站了一会,他身上的衣服和头发便有一些湿润了。

  “轰隆隆!”外面传来雷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并且离木屋不是很远。他关上木门,擦了一把头上的雨珠:“这样的话,我得出去淋一下雨啊!”

  “汪,这有什么好怕的,走吧,主人,偶尔到外面淋淋雨,比在河里游泳还要爽嘞!”哈斯走过凌简身边,冲入雨帘中,雨水瞬间打湿了它身上银色的狗毛和脖子上黄色的项圈,身上的皮毛顿时变得凌乱不已。

  “这——”凌简还有些犹豫,哈斯跑到他的身后,把他往外推着。“好了好了,我自己走就是了!”

  它听到凌简这么一说,停下了前进,在他身后摇着尾巴。

  在踩水的声音中,在一阵倾盆大雨里,一人一狗的身影,慢慢远去,屋外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了。

  夜雪走到门口,关上木门,雨已经把门口的地板打湿,地板显得更加光滑。雨水逐渐在温暖的房间里蒸发,或者透过地板,渗入地下。

  而龙末还在睡着,无论外面的雨下得多么大,无论雷声多么洪亮,它都丝毫不在乎,一动不动地卧在地上,时不时咂咂嘴,似乎梦到了些什么。

  对于凌简来说,现在很冷,而且不是一般的冷!

  倒是旁边的哈斯,一点事也没有,在雨中活蹦乱跳的,东跑跑西跑跑。

  橡木栅栏已经出现了,再往前走一段路,栅栏里面的动物也呈现在他们眼前,一群鸡围成一团,用羽毛互相温暖着对方。

  地上散落着几枚鸡蛋,凌简打开栅栏门,在哈斯的注视下走了进去,拾起散落在地面上的一颗颗蛋。

  “哈斯,要不这样吧?”凌简弯着腰,在雨中缓缓移动着。“到时候鸡蛋里砸出多少只小鸡,就给你宰几只,如何?不过要是一只也没有,那就只宰一只好了。”

  “这个主意不错。”哈斯知道这样是在碰运气,但是就算没有砸出一只鸡仔,它也可以尝到新鲜的鸡肉。如果答应,那么多砸出几只鸡仔,它也可以多吃几只。

  “一共13个蛋,看看能砸出几只来。”他直起身子,把手里的鸡蛋向地上一砸。

  几秒钟后。

  最后一枚鸡蛋脱手,一共砸出了三只鸡仔,哈斯忍不住伸出舌头,不顾雨水会不会滴入它嘴中,舔了舔牙齿,示意它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吃上早餐了!

  凌简拿出铁剑,不怀好意地朝鸡群走去,他要杀鸡了。

  所有的鸡睁开眼睛,在同一时间散开来,“咯咯咯”乱叫着,鸡圈里顿时混乱一片。

  鸡圈的空间毕竟有限,况且没有任何杂草当着,他看准时机,一剑下去,一只鸡便到底而亡了,地上散落着鸡毛和鸡肉。

  第三剑下去,鸡群里少了三只成年鸡,他拾起鸡肉,在小鸡们惊恐的目光里,打开橡木栅栏门,走了出去。

  “快走吧,外面的雨实在是太大了。”他空着手,朝手心哈了一口气,对哈斯说。

  话语刚落,树林里走出两个陌生的人来,一男一女,并且女的肩膀上还站着一只蓝色的鹦鹉。

  “你们是谁?”凌简望着面前两个不认识的玩家,问道。哈斯回到他身边,紧盯着前面的两人,以防他们做出一些伤害凌简的事来。

  两人互相对视着,使了个眼色,男的首先说道:“我叫皓霆,这位是我的朋友,霜凤,我们刚好路过此地,但是却下起了雨,而且还是雷暴天气,找不到躲雨的地方,所以才树林中乱逛,现在遇见了你。那边是你的房子吗?”

  “是的。”凌简回答。

  “我们可以在你的房子里避一下雨吗?”霜凤摸了摸肩上蓝色的鹦鹉,大概是在雨中淋太久了,她的头发显得有一些凌乱,但是无法影响到她美丽的外表,尤其是她那如湖水一般湛蓝的双眼。“雨停了我们就走。”

  他犹豫了一下,让两个陌生人进他的家里,恐怕会惹出什么麻烦,上次那教训留给他的印象无比深刻,要不是龙末,他可就……

  看到他犹豫了,皓霆装作一副无比失望的样子,拉住霜凤的手:“我们走吧,看来他不会同意的,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不如到别处看看。”

  霜凤眼中满是乞求,凌简看着她的双眼,改变了主意。他叹了一口气,说道:“好吧,随我来吧。”

  哈斯朝他们发出低沉的叫声,一甩尾巴,随着凌简走向前方。

  “卡特,它在说什么?”皓霆问霜凤肩膀上的鹦鹉。

  卡特鸣叫着,回答:“亲爱的主人,它是在对我们说,我们可以入木屋,但是不能打扰到他们和做出一些伤害他们的事来。”

  “就一个人,一只狗的样子,这样就好办了。”霜凤凝望着眼前的木门,湛蓝的眼中竟浮现出一丝恶毒之色。“城主的通缉令上有一点,把他们带回去之人,就可以得到城管职位。”

  两人跟着凌简,走入木屋里,夜雪等到他们离开门口,跑上去关上木门:“主人,他们是谁啊?”

  “来这里避雨的。”哈斯代替凌简回答。

  霜凤的手悄悄放在身后,拿出一把附魔的弓。

  “别心急!”皓霆握住她的手,小声道。“看右边的地板上!”

  她不解地将弓收回背包,看向右边的地面,一双紫色的眼睛,正打量着她。

  这只生物从头到尾,除了眼睛,头上的角,背上的灰色骨制物和翅膀的轮廓,都是黑色的。它的身躯无比庞大,趴在地面上,甩动着长长的尾巴。

  而向它的头顶望去,龙角之间的上方,悬浮着两个白色的小字:龙末。

  龙末听到一阵阵的脚步声,刚刚醒来,看到两个不认识的人,露出一口锋利的牙齿,喉咙深处,发出轻微低沉的龙啸声。

  “果然,还有一个。”皓霆暗暗自语。

  “该死,不会被这家伙发现了吧?”霜凤心想着,装出一副极为害怕的表情来,朝一旁的皓霆靠了靠。“这,这是什么怪物,如此吓人!它,它为什么一直盯着我?不会是想攻击我吧?”

  站在熔炉前的凌简,往熔炉里塞上木板和鸡肉,转过身来:“龙末,他们是来这里避雨的,也算是客人,不能那么无礼。”

  平常很服从凌简命令的龙末,这次却反常地没有闭上口,并且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一步一步逼近两人。

  “你这个大怪物!不准你过来!”卡特从霜凤肩膀上飞起,落在龙末头上,朝它狠狠啄去。

  “吼!”它怒啸一声,头上的卡特停下了进攻的动作,颤抖一阵后,拍了拍翅膀,惊叫着飞向窗口,用自己的脑袋不断撞着玻璃,似乎是想飞出窗外,远远躲开龙末。

  两人看着逼近的龙末,退到了墙角,后背贴上了冰冷的墙壁。

  “等一下!”凌简突然冲出来,抱住龙末的头,一脸赔笑着说。“抱歉,给你们添了一些麻烦,我去和它谈谈,你们两个先在这里等一会。”

  说完,他带着龙末走回门口,坐了下来。

  霜凤和皓霆松了一口气,但是龙末被凌简拉走前那充满敌意的目光,留在他们的心中,挥之不去。

  “龙末,到底怎么了?”凌简望着龙末紫色的双眼,问道。他的声音里并没有愤怒和责怪,和平常一样普通,且带着一丝忧虑。经历上次那件事情后,他对龙末无比信任,这次龙末的反常,肯定是有什么原因。“他们两个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龙末看了看他身后的两人,见他们没有什么动静,并且目光没有锁定在凌简和自己身上后,低下头来,轻声回答:“那个女的刚才在背后拿出了一把弓,我看是想对你不利。”

  “她也许是拿错东西了呢?”凌简说。

  “但是偷偷藏在背后怎么说?”龙末刨了刨木质的地面。“还有,两人鬼鬼祟祟的,交谈时声音十分细小,似乎在刻意隐瞒我们。尤其是那个女的,虽然眼睛蓝得像平静的湖水,可瞳孔深处,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恶毒。”

  凌简听着,点了点头:“有点道理,现在还不能轻易下决定,先观察一番再说吧。”

  “你最好谨慎一点,免得什么时候被人捅了一刀都不知道。”它提醒道,转过身去,走到墙角边,重新卧了下来。

  “过来,别怕!”霜凤朝站在窗口瑟瑟发抖的卡特喊了一声。

  卡特环顾着四周,见龙末没有要走上来的意思后,拍拍翅膀,落到她的右肩上。

  “那只宠物可能发现了点什么,这下不好办了。”皓霆搓搓手,望望趴在角落里,紧盯着他们两个的龙末。“再等等吧,实在不行就试着硬拼一把!”

  霜凤同意了。

  哈斯吃着烤熟的鸡肉,靠在还带着余温的熔炉上面,身边站着看着它的夜雪。

  “轰隆隆!”外面的雷打在离木屋不远的地方,刚刚燃起火焰,就被雨水浇灭了。乌云密布,遮住金黄的太阳,外面看起来像天黑了似的,有些阴暗。

  “呼呼”的风声回荡在木屋旁边,带着雨丝,落在透明的玻璃上和木板,木门上。

  “滴答!”一滴蓝色的水珠从房顶的木板上,地落在地面,发出清脆的声响。雨下得太大,太久了,大量的雨水汇聚在屋顶上,来不及蒸发,地落回地面。有一部分的雨水就渗过木板之间的空隙,滴了进来。

  “两位如果想要休息一阵的话,我不介意带你们去楼上。”凌简摸了摸已经有些湿润的墙壁,对站在木屋中央的两人说。

  霜凤看看通向楼上的阶梯,又看了看墙角的龙末,以龙末那么庞大的身躯,应该是不会进入楼上的房间的。一个人,一只狗,加上一只村民,不会是他们的对手。在楼上正是一个对凌简和哈斯下手的好机会。

  “抱歉,给你添了一些麻烦。”皓霆和霜凤跟着凌简,哈斯和夜雪走上楼梯。

  “没关系的,”凌简打开木门。“既然你们来到我的屋子里,便是我要招待的客人了,请进吧。”

  “我有些好奇,他人挺不错的,但为什么会被通缉呢?”皓霆走入房间里,坐在红色的床上。

  “管这么多干什么?”霜凤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别忘了城管的位子,在龙城可仅次于城主之下!”

  凌简他们三个来到房间里,坐在靠墙的粉床上,最后一个进来的夜雪关上了木门。

  没有看到龙末的身影,两人在身后悄悄拿出了各自的附魔武器,不怀好意地看向坐在窗口的,似乎什么也不知道的凌简,缓缓站起身来。

  ……

第一百三十二章:雨中的玩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