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悄离木屋

  它没有多少休息时间,也几乎无法停下脚步,只能趁白天之时,稍稍放慢速度,但是在树林里就不行了。

  在树林中,它意外拿到了某个玩家遗漏在树林中的火把,于是就顺便带走,晚上的时候拿出来照亮前进的路,驱散黑暗或者除了僵尸之外的其他怪物。

  就在昨天白天里,它来到了距离这栋木屋不远处的树林中。

  它望望身后,没有发现僵尸的影子,几步跑到一棵橡树旁边,靠在橡树上,坐了下来,想休息一阵子,再接着继续逃亡。

  它不知道自己要跑多久,只知道在这些僵尸消失之前,它是绝对不可以赖在一个地方不走的。

  每当它孤独不已的时候,就又会想起那美丽的花海村庄和安宁的生活,以及那高峰上粗壮的白桦树。

  “哒哒哒哒——”树后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一直保持警惕的它听到了,小心翼翼地从树后探出头去。

  它看到了树后的景象,瞳孔猛地一缩,接着慌忙缩回树后,连大气也不敢出。

  那群僵尸不知道为何,竟那么迅速地来到了这里,四处张望,搜寻着它的身影。

  它躲在树后,希望这些僵尸不会发现它,离开这棵橡树,最好走得越远越好,这样它就有机会将这群僵尸甩掉了!

  可是这些僵尸似乎知道它的具体位置,朝着它躲藏的橡树一点一点移来。

  它尽量保持镇定,忽略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只要这只僵尸还没有来到树后,就应该不会发现它。

  “哒,哒——”

  “呃——”

  它听到了一阵巨大的僵尸喊叫声,村民对于僵尸惧怕的本能,使它忍不住站起身来,朝树林中奔去。

  “它在这里,快追!”杂乱的脚步声和喊叫声回荡在它耳中,它有些后悔了,后悔自己在那个时候站起来夺路而逃。

  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也不能时空倒流。

  就这样,它一直跑到了晚上,直至体力渐渐耗尽,快要绝望之时,它看到了龙末。

  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让它跑到龙末身边,它为了求生,只能赌一把了。

  “最后,看着它消灭了僵尸,可见到它紫色的双眼和庞大的身体,我便知道这是一条恐怖的末影龙。接着,我就昏过去了。”清夜讲述完自己的故事,猛地跪在龙末的前方,低下头去。

  “呀,清夜,你这是干什么?”夜雪想要把它扶起,但它却丝毫未动。

  “求求你了,大龙,救救我们的花海村庄吧!”它虽然跑到如此遥远的地方,却仍然没有忘记自己所居住的村庄。大概是看到龙末昨天晚上,独自一个消灭了这么多的僵尸,所以想出了这个主意,想让龙末去帮忙。

  “这——”龙末有些犹豫,还没等它做出回答,清夜就打断了它的话。

  “你要是不同意,我就一直跪在这里,直到你答应为止!”它抬起头来,绿色的眼中满是乞求和可怜。

  哈斯也垂下耳朵,看向一旁的龙末。

  龙末低下头去,闭上紫色的双眼,叹了口气,一字一字地回答道:“既然我们已经是朋友了,那就不用这样请求的。”

  “所以说,你答应了?”夜雪蹲在清夜身旁,问。

  它点了点头,瞳孔深处的那丝金光闪了一下。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多耽搁一段时间,我们村子就多一份危险!”清夜站起身来,急急忙忙地说着。“我来带路好了,徒步行走的话,最快需要大概一个星期。但是我相信,我们赶到那里时,一定还有幸存的村民的!”

  “等一下,听我把话说完,”龙末看到它如此焦急,站起身来,喊道。“我们不能随意外出,因为我们还是有主人的,或者说,我们还有一个朋友。所以得先等他出来。”

  “那他在哪里?”清夜转过身来。

  哈斯和夜雪指了指地面,那个院子里的人工矿洞。

  “地,地下?”它走进那个矿洞,往里面望了一眼,深不见底的阶梯状矿洞里,传来一阵阵细微的回声。“你们的朋友,是一个玩家?”

  在它印象里,如此深且十分有规律的矿洞,怪物基本上不会去挖,因为它们更本就不会合成术,身上已有的东西,差不多都是从玩家那儿搞来的。

  “是的,”哈斯回答。“不过我们的主人他可是很善良的哦~除了鸡,牛,主,羊这些可以用来食用的动物和除了龙末的其他怪物外的生物,都没有杀过。”

  “他一时半会可能不会上来,要不在这里等一会吧,顺便稍作休整,这几天你肯定很累。”龙末对它说着,来到它身边。

  “不过,我看主人还要要在地下待个三四天左右——”夜雪凑到它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对哦。”它这才想起来,在地下的凌简根本就不知道时间,除了感到疲劳或者食物,资源不够之外,基本上应该不会轻易上来。“那现在——”

  清夜望着它,等待着它作出决定,要是在这里再等个几天,恐怕村子里的村民到时候会被屠个干净。

  夜雪想了一想,一拍手掌,大叫一声:“有了!”

  “什么?”龙末它们三个转过头来,问。

  夜雪只是笑笑,接着跑进木屋里。

  房间中传来一阵接一阵的箱子开启的声音。

  五六分钟后。

  哈斯趴在草地上,凝望着门口,喊着:“喂,你在找什么啊,这么久了还不出来!”

  “马上就好!”屋子里开箱子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诶?我记得就在这里的呀,到哪里去了?”

  它实在忍不住了,和清夜一起走入木门。

  草地上,只留下龙末孤独的一个,站在那儿,等待着哈斯它们出来。

  “找什么你直接说,我帮你!”哈斯蹲坐在夜雪身后,打了个哈欠。

  “我记得主人有一本不用的小册子,但是不知道放哪了。”它往一个箱子里瞅了半天,又将箱子关上。

  “我来找找。”哈斯走上来,翻开底下的箱子的盖子。

  “你们说的是这个么?”清夜随手从木质的桌子上拿起一本牛皮小书,小书的正中央,还夹着一支白色的羽毛笔。

  夜雪和哈斯跑了上去,凑到它的身边:“翻开看看。”

  “哦。”清夜用右手捏住书本的一角,缓缓翻开。

  第一面是空白的,第二面也是。

  “对了,就是这本,主人都不用了的!”夜雪一把夺过书本,往外奔去。

  “龙末,龙末!”龙末半睁着眼,在草地上晒太阳,享受着清静的时光。但夜雪的声音,很快就打破了这少有的寂静。

  它睁开眼睛,不满地望向夜雪。

  “唰!”可看到的,却是一本飞来的小书。书本的书页张了开来,在风中翻动着。

  它急忙立起身子,伸出两只黑色的前爪,想接住空中的本子。

  “扑通!”它的两只后脚突然被草根一拌,猛地摔倒在地上。

  本子刚好落在它头上,其中一角砸在它的两角中央。

  书本慢慢地滑落下去,它趴在地上,无奈的看着跑来的夜雪,样子显得有些呆萌。

  它正想大喊几句,那白色的羽毛笔,缓缓落在了它的鼻孔旁边。

  哦不——

  “啊欠!啊欠!啊——欠!”

  木屋周围回响着巨大的打喷嚏的声音。

  它用前爪在鼻孔上轻轻揉了一下,望着地面上的一小团龙息,拿起地面上的小本子和羽毛笔。

  “所以你们想让我写书留给凌简,告诉他我们出去了?”它猛吸一口空气,那股痒痒的感觉还残留在它的鼻孔上。

  哈斯和夜雪点点头,就连边上什么也不知道的清夜,也跟着上下摇晃脑袋。

  “可是我——没写过字……”它握着羽毛笔,不知从哪里写起。

  “试试嘛!”哈斯挨近了它。“写几句话而已,顶多不过五十字!”

  “好吧。”它低下头来,右爪上的羽毛笔在洁白的书页上挥舞着。

  “别挤!”

  “诶不对,这个字太难看了!”

  折腾了半天后,总算勉勉强强写好了几句话。

  “实话实说,龙末,你的字真的不咋滴。”哈斯望着本子上歪歪扭扭的几行大字,在一旁偷笑着说。

  “有本事你来写呀!”龙末转过头去。

  “等一下,为什么我还觉得少些什么?”夜雪看着它左爪上的本子,挠了挠头。

  龙末听了,看向书页,思索了一番后,对身后的哈斯大喊:“我知道少些什么了!哈斯,你过来!”

  哈斯摇着尾巴,从它身后绕到了它面前。

  几分钟过去了。

  “搞定!”龙末拍拍双爪,合上小册子,手上的羽毛笔逐渐消散。

  “这样我倒是觉得更加糊了……”夜雪瞅着写满小字的那一页,忍不住说。

  “管它呢,哈斯,你把这本书放桌上,我们今天就走。”龙末把书递给了哈斯,张开宽大的双翼。

  “汪!”哈斯嚎叫了一声,跑进木屋里,不一会便出来了。

  “清夜,你来指路,所以坐在最前面。”龙末趴了下来,对清夜说道。

  清夜疑惑地望着龙末,问:“这是干什么,我们不徒步行走吗?”

  “龙末它可是会飞的!”夜雪一只手搭在了它的肩膀上,提醒道。

  它慢慢爬上龙末高大的背部,坐在最前端,接近龙脖的那一块地方。

  夜雪抱住哈斯,坐在它的身后。

  “准备好,我们要走了!”它昂头望向小树林,对身后的三只生物大喊着。

  “好!”

  “走吧!”

  “走——走吧……”

  清夜刚刚说完,龙末就开始狂奔起来,周围的景物迅速从它眼前晃过,“呼呼”的风声立刻在耳边响起。

  “怕什么,昨天晚上你可是飞过一次的!”龙末感到清夜在发抖,说了一句。

  “要,要撞上了!”清夜指着前方越来越近的橡树,急忙俯下身子。

  龙末在离橡树四五格方块的高度时一跃而起,顺着刮来的气流飞上湛蓝的天空。

  清夜不敢往下看,只是捂着眼睛,坐在龙末背上。

  “呜呼,真是太爽啦!”身后传来哈斯的欢叫。

  它缓缓放下双手,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副全新的景象:地面上的景物十分细小,原本看起来巨大的木屋,此时已不足一个方块的长度,在下方散步的马匹和小鸡,一个个看起来只有一颗粒子的大小。它的正前方,那轮金黄的太阳正在缓缓下降,因为现在已是下午了。

  它望着下方的景物,恐惧感顿时减去不少。

  “清夜,别发愣了,赶紧指路吧!”龙末悬停在高空中,对清夜说道。

  “哦好!”清夜回过神来,四处张望了一阵后,指着西南方,也就是面对太阳偏左的方向。“朝这里一直前进。”

  龙末点了点头,拍打翅膀,向远处飞去。

  天空中的它们逐渐缩小,最后变为一个黑点,消失在天际。

  木屋上方的天空,十分安静,几朵白云缓缓飘过。

  ——分——

  最后一个人缓缓倒在冰冷的末地石上,逐渐化为白烟消散。

  地面上散落着各种物品,以及那闪闪发光的经验球。

  “吼!”它在空中盘旋着,紫色的双眼纯得没有一丝杂色。

  它的身上插着几根箭矢,背上还留着他们垂死挣扎时插入的剑。

  望着重归寂静的末地,它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突然眼前一黑,从空中猛地坠落下来。

  “轰!”整个空岛为之一震,一股巨大的烟尘,缓缓弥漫开来,地面上飞出几粒末地石的碎屑。

  “王!”周围的末影人焦急地朝着里瞬移而来,将气息微弱的它团团围住。

  “没事。”它喘息着,从地面上爬起,抖落身上的箭矢,但那把闪亮的钻石剑,依然插在它的背部,丝毫没有要脱落下来的样子。“过来,把这把该死的剑拔了。”

  一只末影人犹豫着,爬上它的背部,细长的双手颤抖着,握住木质的剑柄:“王,真的要我来拔吗?”

  “现在,快一点!”它闭上眼睛,怒吼道。

  “唰!”在它说完的那一瞬间,末影人将钻石剑从它背上迅速抽出。

  “吼——”它长啸一声,四肢一软,倒在地上。

  高大的黑曜石柱上,残余的末影水晶,上下浮动着,射出一道道白色的圆环形光芒,融入它的体内。

  视角上方的紫色血量条,一点一点向前推移着。

  ……

第一百四十九章:悄离木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