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铁剑的锋芒(上)

  因为体力的消耗巨大,加上中途没有歇息过一分一秒,它躲避箭矢的动作慢了一拍,有两支箭矢射中它的躯体,其中一支更是将插在它身上的那一把石剑弹得微微歪斜了一小些。

  它四肢有些发软,雨无情地淋落在它的身上,击打着它有些虚弱的身体。

  “笨蛋,龙末你先跑啊!别管我!”哈斯抬起头来,一双黑色的眼睛凝望着远处的龙末,不断眨动着,以防雨水浸入它的双眼。

  “不,要跑就一起跑!”它狂吼着,不管眼前僵尸的铁剑,也不管自己的体力是否还够发动攻击,直直地朝这些僵尸组成的阵型扑来。

  “吭!”

  “咔!”

  “吼——”

  几秒钟后,它后退着,差点没踩稳,倒在花丛里。

  它的嘴中含着一把闪亮的铁剑,喘出来的热气和落下来的雨水,将铁剑擦得干干净净,在空气中泛着一层银色的光泽。

  它一用力,把嘴中的铁剑咬为碎片,前面的阵型出现了一个缺口。

  那只被夺下武器的僵尸,拿出附魔弓,往后退着,渐渐被前面的僵尸给挡住。

  前排的阵型,仅仅只是缩小了一点点。

  “咻咻咻咻——”一支支箭矢从前排的僵尸身后射出,它急忙往后一退,箭矢全部落在了它面前的三格草地上。

  好险呐,要是再慢一点,这些带着暴击粒子的箭矢就会射中它。

  后面抓着哈斯的刀疤脸僵尸看到它似乎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左手上打出一把弓来,瞄准面前的龙末。

  “我不会让你伤害它的!”哈斯在它手中用力挣扎,使它根本无法瞄准。

  “别动,否则,先干了你!”它对着右手里的哈斯大声喊着,但哈斯并没有听它的。

  它朝后面两只没有事情干的僵尸使了个眼神,接着把右手中的哈斯向后一抛。

  “嗷呜!”哈斯惊叫一声,落到那两只僵尸手上。

  它没了哈斯的骚扰,把弓拉到满弦,直直地对准又躲过一波箭矢的龙末。

  “咻!”它松开了手,看着那支箭矢,带着如烟花般的暴击粒子飞向龙末。

  龙末此时并没有注意到那支箭矢正朝它射来,也有可能是雨声挡住了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依然专心致志地想办法攻破这些僵尸的阵型。

  直到感受到了箭飞来时带着的一小股气流,听到了划破空气的声音,它才意识到刀疤脸僵尸的偷袭。

  但它的身子早已往前面移去,根本就躲不开这一支箭矢。

  偶然间,箭矢不偏不倚,刚好狠狠地射中了插在它身上的石剑,一声巨响回荡在花海里,很快又被雨声淹没。

  石剑终于脱离了它的身体,和箭矢在空中打了个转,插进花丛之中。

  与此同时,那股剧痛传遍全身,使它原本绷紧有力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丝毫使不上任何力气。

  “咚!”它庞大的黑色身躯猛地颤抖了一下,倒在地面上,“呼呼”喘着粗气。

  它不能在这里倒下,哈斯还在这些僵尸的手里,并且,清夜也还在等着它们回来。

  就算它知道这些,可仅剩的力气使它连站都站不起来,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僵尸组成的阵型迅速散开,二十多只僵尸把它团团围住,手中的武器,换成了细细的拴绳。

  紧接着,它们通通抛出手中的绳子,全部系在了龙末的脖子上,往同一个方向狠命拉扯。

  它挣扎着,拍动翅膀,划动四肢,在地面上留下一道巨大的泥沟。

  但以它仅剩的力气,别说是二十多根拴绳了,五六根拴绳它都不一定可以挣断。

  二十几根绳子越来越紧,它感到呼吸十分困难,挣扎的频率和速度越来越慢,眼前突然一黑,昏倒在花丛中。

  “呜呜,龙末,龙末!”哈斯看着被一群僵尸朝后面拽的龙末,大喊着,弯起身子,在抓着自己的那两只僵尸手上分别咬了一口。

  “啊!”两只僵尸痛叫一声,松开手来。

  它落在地面上,朝龙末那个方向快速奔去,身后飞起一大片各色的花瓣。

  “放开它,你们这些臭僵尸!”它在这些僵尸的脚边咆哮着,使劲撞击着僵尸们的腿和身体。

  “滚开!哪来的野狗!”一只僵尸感觉到它叼住了自己的裤脚,低下头来,愤怒地说着,朝它踢去。

  它没有来得及躲开,像只皮球似的在花丛里打了个滚,身上的银毛凌乱,沾满花瓣草屑,狼狈不堪。

  等到它从花丛里站起身,昂起头来,再一次看向那群僵尸待的地方时,却发现它们早就不见了。

  地面上,只留下了正在变回原样,巨大的泥沟和被压平的花丛草地。

  “嗷呜——”它朝天空中发出一声凄凉悲伤的狼嚎,难过地低下银白色的头颅,闭上双眼,谴责着自己。

  若不是因为它被抓,龙末不可能会被这些僵尸就这样制服并且拖回去。

  “滴答,滴答。”雨水滴落在它的脸庞上,和流出的一滴晶莹后悔的泪,融合在一起。

  ——分——

  “咔哒!”凌简打开木门,看了看白茫茫一片的远处。

  风向着屋中灌进来,里面夹杂着冰冷的雨丝,落在他的身上和脸颊上。

  他擦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把木门关上,门前的橡木地板,已经有一些湿润。

  “又是一个阴雨天,不知道龙末它们,现在在干什么。”他喃喃自语着,坐在旁边的工作台上,一双一夜没有合上却依然炯炯有神的双眼,凝望着窗外那雨中若隐若现的白桦木框架。

  冷清的木屋中,回荡着他的叹息声,熔炉里火焰的燃烧声,取出东西的声音和合成物品发出的“嗒嗒”声。

  ——分——

  “啊欠!”夜雪打了个喷嚏,在雨中瑟瑟发抖,不得不靠近一些边上的清夜以及另外两只村民,好让自己暖和一点。

  “话说龙末它们,刚才出去救了这两个你们,而且还和那群僵尸打起来了?”它问一旁的两只刚跑来不久的村民。

  两只村民如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一双绿色的大眼睛,凝望着远处。

  “快,到这边来!”清夜似乎发现了远方有什么东西,赶紧对夜雪和那两只除了刚才发生的事外,什么也不知道的村民轻声喊着,招了招手。

  两只村民很是听话,什么也没说,就跑了过来,只剩下夜雪,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什么东西,让你们这么害怕?下这么大的雨,连只僵尸的影子都没有,好吗?”

  清夜有些急了,从山后面跑出来,一把抓住夜雪的衣领,把它拽了过去。

  它正想问这是怎么回事,顺便抱怨几句,可前方的雨帘中,出现一队面目狰狞的,对它们几个来说很是恐怖的僵尸。

  它立刻捂住嘴巴,看着一旁的清夜,知道了原因。

  那一队僵尸看起来是朝着村庄方向走来的,领头的刀疤脸僵尸,虽然看起来身上有些肮脏,但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好事,让它心情十分愉快。

  顺着僵尸的队伍往后看去,剩下的僵尸手中都拿着一根细细的栓绳,咬着牙用力朝前拖拽,而那被拖拽的目标,不是其它什么生物,正是体型庞大的末影龙——龙末。

  “这,怎么会这样?”夜雪惊奇的看着后方还在昏迷当中的龙末,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是谁在那里!”领头的刀疤脸僵尸听到了夜雪的叫喊,猛地回过头来,脸上那一道长长的疤痕,使它的表情看起来更为狰狞。

  夜雪立刻被清夜捂住嘴,紧紧地抱住,无法动弹。

  “怎么了?”后面的僵尸慢慢跟了上来,看着它那望向山后,充满杀气的眼神,不解地问。“要不要我们过去看看?”

  完了,这下要被这些僵尸发现了!

  四只村民悄悄露出头来,紧张地望着花丛中这些僵尸的一举一动。

  刀疤脸僵尸开口了,要是它下令过来这边搜查一下的话,它们可定时会被发现的,到时候就要危险了!

  刚刚从僵尸魔抓下逃出来不久的两只村民缩回头去,抱住脑袋,绝望地闭上双眼。

  “不用了,先把这条龙处理好要紧。”它瞥了一眼山体,说着转头朝前走去。

  “是!”后面的僵尸恭敬的说着,继续用力拉着手中的栓绳,把沉重的龙末一点一点往木墙方向拖。

  等到僵尸们消失在山旁,周围只剩下雨声的时候,它们四个才战战兢兢地走到山边。

  “你的朋友,似乎没有击败它们,反而,又被抓了……”清夜对夜雪内疚地缓缓道。“这件事都是因为我,是我提出来要让你们来花海救救我们村庄的,但是现在却让你的朋友陷入危机——”

  夜雪也只能是低下头来,默不吭声,它从来没有想过,如此强大的龙末竟会被这些僵尸制服并拖回。唉,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

  “唰唰唰唰!”旁边的花丛里,响起一阵花和草之间的碰撞声。

  现在虽然在下雨,并且下得十分猛和大,但却没有起风,但现在的花草从却无风自动了,肯定是有什么生物在之间穿行。

  会是什么?希望不是什么危险的怪物。

  它想着,紧紧盯着花丛里。

  一道白色的身影跃出,撞在了它的身上,把它扑倒在地。

  “哇啊啊啊,救命啊,我被怪物袭击了!”它没有看清眼前的生物就在地上瞎喊,挥舞着手臂,希望清夜跑来帮帮它。

  但清夜和另外两只村民,此时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饶有兴趣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它。

  这是怎么了?被吓傻了?还是就准备看着它被这只“怪物”干掉?

  不行,不能靠这些家伙,那,那就想办法自救!

  “啪!”突然,寂静的花丛里传出一声响亮的巴掌打在脸上的声音。

  它震惊地望趴在自己身上的这只“怪物”,脸上赫然出现一道鲜红的狗爪印。

  火辣辣的疼痛把它从走神中唤了回来,它摸着脸上这道鲜红的狗爪印,不禁想起了很多东西:诶?这力度,这形状,这白色的身影,难道是——

  猛地定睛一看,是哈斯!它此时蹲坐在它的身上,用一副很奇怪的表情看着它。

  “哈,哈斯,你怎么在这里?”夜雪站起身来,看着它从自己身上跳下,问。

  “龙末,它被抓了。”它难过地低下头来,开始讲述自己的遭遇和所见的一切。

  十分钟后。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老实一点,听龙末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它说着,眼泪直往下流。

  “别太责怪自己,”夜雪抱起它,擦了擦它脸上的眼泪。“既然这事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是徒劳的,不如想想办法,把龙末解救出来。”

  它听夜雪这么一说,停止了流泪,点了点头,从它手里落回地面上。

  “对了,夜雪,这个给你。”哈斯从身上掏出那把闪亮的银色铁剑,扔到夜雪怀中。

  夜雪接住这把铁剑,侧着脑袋,有些疑惑:“让我拿这个干什么?”

  “这铁剑是从僵尸手里抢来的,我不会用,也用不着,干脆送你了,”它摇摇毛茸茸的尾巴,望着夜雪。“说不定可以用来防身。”

  话语刚落,木墙附近传来僵尸们的对话声。

  “你真的要去看看?”

  “对,刚才它说在山那边听到了什么声音,我只是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很快就回来。”

  “那好,慢走,早些回来。”

  接着是一阵脚踩在地面,什么物体碰撞着花草丛的声音。

  “有僵尸来了!”哈斯露出一口利齿,准备应战。

  “要,要不我们躲起来好了,就不用和这些僵尸打了!”夜雪捧着铁剑,忍不住颤抖着说。

  哈斯没好气地看了它一眼:“一群僵尸打不过,一只僵尸总可以吧?况且我们有五个,它就一个——”

  看了看一旁躲在山后的清夜和另外两只村民,它接着说:“好吧,能战斗的有我们两个。”

  “我,我也是村民,所以就先跑了哈!”夜雪转身想走,却被哈斯一把拉住。

  “喏,你手上还拿着铁剑呢,有什么好怕的?几剑就可以干了它!”它碰了碰夜雪手里的铁剑,道。

  “可是,可是——”夜雪还想继续说下去,但那只僵尸已经走到了它们面前。

  “呃!是你这条野狗!还有一只村民!”僵尸抽出自己的武器,目光落在发抖的夜雪身上。

  “现在你想跑也跑不掉喽~”哈斯偷笑一阵后,重新摆起攻击的架势。

  ……

第一百五十五章:铁剑的锋芒(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