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月下花海,锻炼的一战

  两把闪亮的铁剑在空中掠过一道残影,锋利的剑身割开了空气,以惊人的速度落向仅隔一两个方块的它们两个!

  “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它见到这落来的铁剑,第一反应不是举起手里的武器挡住,而是抱头大叫一声。

  两只僵尸与它们的距离如此之近,它甚至都可以闻到它们身上的腐臭味和看到它们头上晶莹的汗水。

  峭和魂挡住了射来的月光,这使得从夜雪和清夜那个角度望去,它们脸上狰狞愤怒的表情显得更加恐怖,并且令人胆战心惊。

  “唰!”

  “吭!”

  “啪!”

  三种不同的声音突然响起,像是什么东西撞上了另一个坚固的物体,然后被狠狠弹飞开来。

  等一下,“吭”这种声音,应该是剑与剑的撞击声,难道说——

  过了许久,也没有感到那铁剑砍在自己身上的巨大痛楚,它试着放下双手,小心翼翼地后退了一步,睁开绿色的眼睛。

  在它面前,泛着淡紫色光芒,边上银色的符文漫天飞舞的一把银剑,大半截的剑身插入湿润却充满清香的土壤里,只露出那木质的粗糙剑柄。

  接着往前望望,峭和魂仰面坐在花丛中,手里拿着布满裂痕的武器,用一幅不可思议的神情,凝望着不知从哪里飞来的附魔铁剑。

  夜雪望了一下四周,哈斯还在与朽纠缠,而清夜躲在自己的背后,不敢移动半步,那,会是谁呢?

  “呼——”一阵微凉的清风,带着一朵粉红色的牡丹花花瓣,吹拂在它的头顶上。

  它伸手一抓,将这花瓣握在手中,然后朝满是繁星的夜空,望了一眼。

  但这一眼,却让它瞳孔猛地一缩,不是害怕,而是惊喜和惊讶。

  一只巨大的黑色生物,拍动着双翼,在星辰间盘旋,眨动着令它熟悉不已的紫色双眼。

  “龙,龙末!”它激动地大喊一声,把这两只僵尸,清夜,甚至远处的朽和哈斯的视线引向了挂着满轮皎月的天空。

  地面上的僵尸在看到那龙末的时候,通通瞪大了眼睛,这只末影龙,它现在出现在了这里,那不就表明,村庄附近的其它僵尸和它们的首领,全部都被……

  想到这一点,三只僵尸立刻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魂在东张西望,不知道是不是想寻找一条逃跑路线。朽因为还有哈斯在这里,完全脱不了身,脾气变得更加暴躁了。而峭呢,则是一只手托住下巴,似乎在考虑该怎么办。

  “龙末,下来把它们全部干掉!”夜雪朝它大喊一声,挥了挥自己的手臂。“它们这些家伙,可把我们害惨了!”

  空中的龙末看起来听到了它的叫声,弯过长长的龙脖,朝它们这里俯冲而下。

  “峭,事到如今,我们只能跑了!”魂看到天空中向它们冲撞而来的龙末,焦急地拉起一旁的峭地手臂。“别愣着了,再不跑,可就来不及了!”

  “不,我不能走!”而峭却这样对它喊道,这令它惊讶无比。“朽还在这里,我不能抛下它,要走我们三个一起走!”

  就凭着说话的当头,它们就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龙末那庞大的身躯,已经触碰到了地面上的花丛,朝它们飞速移来。

  可以清楚地看见,那柔和的紫色双眼里,浮动着一层淡淡的杀意和仇恨,以及它暗中张开龙口的样子。

  魂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抛弃峭和朽,也许它就可以逃出生天,但这可是和它一起同甘共苦快一年了的朋友啊!它能忍心抛弃它们两个,自己逃命吗?或者说,就算它抛弃了它们两个,它自己真的能够逃离死神的魔爪吗?

  就在它犹豫不决之时,一旁的峭挡在了它面前,一把将它抱住。

  这,这是要保护它自己吗?

  它似乎看到,峭在向它微微一笑,不知是在做最后的告别,还是想安慰现在害怕的它。

  “峭,为什么?”魂透过缝隙,望到了在峭身后张开大口,利齿闪着白光的龙末。

  “没有为什么,”峭很平静地回答着,早就将生死之于度外。“快一年了,一年的风风雨雨,一年的同舟共济,一年的互帮互助。这是首领永远体会不到的东西,也是其它生物永远体会不到的东西。我们僵尸并不冷血,对吗?”

  它点了点头,后悔刚才有那种想法,峭说得没错,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在龙牙快要触碰到峭那薄弱的后背的最后一秒,它居然昂起了龙首,一摆龙尾,擦着它们两个的头顶飞过,两只前爪抱住后面的附魔铁剑,将它一把抽出,扔到夜雪怀中。

  夜雪不解地接住它扔来的附魔铁剑,又看了看毫发无损的两只僵尸,好奇地问:“龙末,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杀了它们?”

  龙末看了它一眼,瞳孔深处的金光微微闪烁,那充满杀意的气息,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它收起翅膀,落在花丛里,一步一步地前进着,走过夜雪的身旁,来到峭和魂面前。

  “魂,你先跑,我来殿后!”峭紧握铁剑,朝魂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峭,你说得没错,我要留下来和你们一起战斗。”魂站到它身边,凝望着眼前的龙末,丝毫不畏惧。

  “魂,你——”峭还没说完,就被龙末打断。

  “刚才你们几个体现出来的友谊,十分可贵,”它轻轻对面前两只僵尸说着,根本就没有要进攻的意思,甚至连一点敌意都没有产生。“那件事情感动了我,让我觉得,你们几个和远处沉眠于地下的其它僵尸不一样。”

  “嘿,龙末,你是不是想多了!”夜雪双手撑腰,不满地抗议着。“它们可是僵尸,一群十恶不赦,喜欢屠杀村民,欺负和平生物的僵尸!”

  “不,我敢肯定,它们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怀,我相信它们只是为那可恶的刀疤脸僵尸买命罢了。它们可能真的没有坏到那么彻底。”龙末解释着,刨了一下湿润的草坪。“所以,我愿给你们一个机会,如果你们可以打赢夜雪和清夜,那么你们就可以走了。”

  “what?!你说什么?”夜雪和清液同时瞪大了双眼,问。“龙末,别开玩笑了,我们和它们两个打,怎么可能会赢?到时候说不定还得把小命赔上去!”

  “放心,我有分寸,这是一个锻炼你们的好机会,”龙末看了看前面两只在小声议论的僵尸。“我不会让它们伤到你们的。”

  “好!”峭和魂站了出来,这可能是它们唯一可以保全性命,安全逃跑的机会了。“不过我们那边还有一个成员,该怎么办?”

  它听了后,转了一下头,这才发现哈斯还在和朽打得不可开交。

  “哈斯,过来。”龙末朝那边喊了一声,很快便得到了哈斯的回应。

  “等一下,让我把这个家伙解决掉!”哈斯现在已经开始竭尽全力地向朽攻击,一扑,一跃,一卧,一抓,一咬,能用的攻击和防御方式,它已经差不多通通用上了。

  没办法,它只好自己过去把哈斯拉回来,同时峭和魂也向朽解释了一番。

  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毕竟要是想活命,除了这个办法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可行的解决方法了。

  “等一下,龙,龙末,它们三打二,不公平啊!”夜雪颤抖着,抓住龙末的尾巴。看它的样子,似乎是已经接受了龙末提出的意见,只是略微还有些紧张和害怕。

  “哦对了,为了公平起见,你们必须要去掉一只僵尸。”龙末说着,指向最后面的朽。“就你了,看起来你挺疲惫的,大概和哈斯战斗时受了不少的伤害。”

  三只僵尸商量了一番后,朽退了下去,坐在一簇花丛边上,准备看好戏。

  “上吧,我看好你们,就算输了,也没关系,”龙末把清夜和夜雪推到前面,又回去坐在哈斯边上。“这场比赛,就当是随便练练好了。”

  “龙末,你怎么壶想出来这个奇怪的点子!?”哈斯没好气地朝它翻了一下白眼。“直接把它们干掉不就完事了,还来个什么对决?你要知道,双方力量的差距太悬殊了!”

  龙末却是淡淡一笑:“放心,我不会让这些家伙伤到夜雪它们两个的,而且,我有个想法,所以需要夜雪学会一定的自保能力。”

  “什么?”哈斯侧过脑袋,一身银色的狗毛,在晚风里飘舞着,虽然有些凌乱,但让它看起来更像一只荒野孤狼。“说来听听呗!”

  它凑到哈斯耳边,抱住它毛茸茸的狗头,小声地说了几句。

  “这样啊,”哈斯再一次把视线望向前方时,夜雪它们已经和峭,魂对上了。不知为什么,它的眼中满是不舍与伤感。“虽说这样也许是最好的办法,但是,我实在是舍不得那家伙啊!”

  “以朋友的快乐,为自己的最终目标,”龙末昂头仰望星辰满月,叹了口气。“这就我的想法和该做的事情。”

  “可,那些僵尸若是赢了,到时候逃走,就不怕它们回来报复,或者将看见你的事情说出来呢?”哈斯突然又想到一点,赶紧提出,担心地蹭了一下龙末。

  “不,它们绝不会赢过夜雪和清夜的,”它说着,举起爪子,揉了揉很久没有合上了的双眼。“因为它们还没有真正明白友谊和团结的力量。”

  此时,前面的草坪花丛中。

  “你们先上吧,不让等一会说我们欺负弱小的村民!”峭不屑地望着眼前的清夜和夜雪,似乎根本不把它们两个放在眼中。这大概就是怪物比和平生物高一截的优越感和自豪感。

  “夜,夜雪,你上,我在后面防备,以免它们偷袭!”清夜说着,推了一下夜雪。

  虽然它口头上是这样讲没错,但等一会战斗打响后,它会不会这样干还是个未知数。

  “啊——”夜雪望着前面的两只僵尸,抽出那把龙末给它的附魔铁剑,咽了一口唾沫。“搞什么嘛,只是前几次的战斗留给你的印象深刻一点,你就经常把我当保护伞,当第一个冲锋陷阵的'炮灰'了!”

  “要是在不快一点,我们就先上了!”魂望着逐渐下降的月亮,大概是害怕将来的黎明。

  “那好,龙末,你可要看着我啊!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背上就挨一剑!”夜雪心中想着,举起手里的武器,就往两只僵尸冲去。

  快要撞上它们之时,它猛地刹住脚步,将铁剑朝前狠狠一挥。

  霎时间,符文满天,花瓣飞舞,紫光带着银光在空气里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伴随着各色的花瓣,融为一体,组成一道半紫半白的剑气,呼啸着飞向前面的两只僵尸。

  这剑气看起来并不普通,甚至比一般的铁剑挥出的更大更猛,也更像那弯弯的月牙。

  峭首先举剑抵挡,以带着几条裂缝的剑身迎上那半紫半白的奇异剑气。

  “吭!”

  “当——”

  坚硬的铁剑在剑气下发出一阵巨响,猛烈抖动着,震得它手臂发麻,差点没拿稳手里的武器。

  “我来帮你!”魂原本想要趁机上前进攻,但看到峭这副快要支撑不住的样子,只得放弃这个打算。

  峭往边上移动了一点,被这剑气推退数格方块,地面上的多数花草,都在它的脚下折断,埋入泥土。只见翠绿色的草坪上出现了两条泥沟,就好比一幅美丽的画上多出了两条极不和谐的曲线。

  直到魂的剑也撞上了剑气,这种情况才明显减弱。两只僵尸互相点了点头,在同一刻闪向两边。

  “轰!”那剑气没了阻挡,直直地冲向前方,在一簇花丛中爆裂开来。

  往那儿仔细看看,花丛,杂草统统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地面上的草方块还出现了几丝裂缝。

  好在这剑气不自带追踪功能,不然要是轰在某一个生物身上,后果不敢想象。

  两只僵尸也是出了一身冷汗,还好刚才躲得快,不然就惨了!再看看手里的武器,耐久看起来掉了一小截。

  夜雪也是不太相信这是从自己手上挥出的一击,抱着那铁剑,有些好奇地仔细端详着。而坐在远处的龙末却是早就料到了这一点,当时它可是看过这剑的附魔属性,“锋利III”,“火焰附加II”,“击退I”,总体来说,算不上好,勉强也算不上坏。

  原本准备看着夜雪和清夜被峭和魂吊打的朽,突然站起,朝龙末喊道:“不公平,它们的武器高我们一筹!”

  而龙末只是面无表情,冷漠地答道:“没什么不公平的,峭和魂实战经验较丰富,所以也得给它们些优势。”

  “可——”它还想继续反驳,但还未说出口,那条末影龙就亮出了自己的牙齿。

  “抱歉,你们的命,现在掌握在我的手里,我就是规则,不可抗议,有意见的规则!”龙末舔舔龙牙,眼中闪起凶残的光芒。

  朽只好坐了下来,情绪依旧十分愤怒。

  对于它来说,这算什么公平?这明明就是借口!

  龙末合上大口,暗暗一笑。

  不论这些僵尸是输是赢,它们,都得死!

  ……

第一百六十五章:月下花海,锻炼的一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