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守望之崖

  血红之光差不多已经完全褪去,只不过那美丽柔和的紫色上,多出了一层无法被阳光化解的冰霜。

  “抱歉,惹了这么多麻烦给你们。”龙末开口道,这句话既是说给背上的剑凌,也是讲给前面的棕马和凌简听,虽然它不知道背上的人究竟是谁。

  “没关系。”剑凌冷冰冰地回应着,跳下龙背,踩在金黄色的沙地上。“还有很多欠你们的,以后再慢慢还。”

  “没事吧?”棕马来到它身旁,用蹄子刨了刨沙地,留下一串的蹄印。只是这里是沙漠,没有青草,这令喜欢在闲暇时刻啃些草来吃的它很不是习惯。

  “城主,这次谢谢你了。”凌简抚摸着一旁还有些虚弱的龙末,向他道谢。不过几个月不见,他给人的印象似乎更加冷傲,不可冒犯了一些。

  “朋友之间,没什么可谢的。”他收回手上的东西,朝上面的猛谛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下来。

  猛谛会意地掏出末影珍珠,往他脚边上一抛,从城墙最顶端来到城门前的空地上。

  “最近挺久不见了,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那末影龙,看起来似乎情绪不太对劲。”他瞟了一眼龙末的眼睛,便断定出来它现在的情况。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只要仔细观察,说不定就能了解到Ta的情绪和心态,以及最近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这次来少了条狗和一匹羊驼,还有一只村民。”猛谛接下剑凌的话,补充说道。

  一提到它们,它就忍不住低下头去,叹了口气,眼中有什么晶莹的物体,伴随着残余的水蒸气闪烁。

  “嘘!”凌简见这情况,赶紧让他俩打住,退得离它远些后,才将发生的一件件事情简单说出。

  棕马立在它身旁,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得在边上陪着它,时不时安慰它个一两句。

  它和它之间的那层朋友关系,还没有那么透彻,简单来说,其实它仅仅只是龙末的恩人之一,所以它对它的了解不多,也无法像凌简那番关心它。

  大约十分钟不到后。

  两位城主略懂了些最近发生的事情,也是为龙末感到可怜。

  “那你准备怎么办?要是觉得龙城不好,虎城倒也是随时欢迎。”猛谛抢先一步说着,拍了拍凌简的肩膀。

  剑凌则是瞪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表达自己的看法,只是任由凌简的选择。

  “这个,我想还是等龙末它把那件事情放下了之后再说吧。”他看着神情沮丧,低落不已的龙末,无奈地回答着。

  “山崖离这里虽然不算太远,但也得走个大约一天,抱歉,这次我是来拜访这家伙的,傍晚就得回去,所以不能送你们去了。”剑凌说着,转身看了看城墙上的暗岚。“你那城管的观察能力不错,的确是个适合当城管的人。”

  “嘿嘿,当然,我选的人可从来不会出差错!”猛谛回应着他的话,笑了笑。“不过你现在说这个干什么?”

  他冷哼了一声:“刚才的龙息火球,我想他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你应该去和他谈谈,以免把这件事情传开来。”

  正在说话的当头,那个事情的起始者,也就是短袖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城门里溜了出来,来到众人背后。

  “那个,两位城主——”他颤抖地看了龙末一眼,知道它没有发现自己后,才敢说出口来。“那家伙杀了我的狗,还想要我性命,这件事情就这样解决了?”

  “不然你想如何?”剑凌很不客气地瞟了他一眼,看得他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不需要它死,精神损失费那些总该有吧?”他干脆降低要求,试着与这两位城主谈判。要知道无论是剑凌还是猛谛,他都惹不起,要不然他哪会这么好好地和凌简还有龙末说话?

  “呵,”剑凌却是讽刺地一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事情的起因应该都是你吧?”

  短袖男子听到这句话,仿佛被定住了一般,无言以对,顿时愣住了。

  “起因的事和他们给你造成的损失,就这样一笔勾销了,走吧。”仿佛他才是虎城的城主,说的话让那家伙更本无法抗拒,也无法反驳,或者说,不敢反驳。

  “可是——”但短袖男子还意犹未尽,想说什么,却被硬生生地打断。

  “滚。”他很平淡地将这一字说出口来,擦拭着手里的钻石剑,符文随着热风漫天飞舞,在他的身边爆炸。

  男子的脸色突然变得煞白,没说什么,转身就逃,奔进茫茫人海当中,被人群所吞没。

  “嚯,干得漂亮!”猛谛一拍手,大笑道。“不过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可能有些人会——”

  “怕什么,”剑凌将钻石剑收回。“我只是擦擦剑,又不是要砍他,上面那些人和你们都可以作证,是他自己被吓跑的。”

  “但这样子做未免有点损失我们的颜面。”他有些担心地望了城门口一眼。

  “要损失也是损失我的,你有什么好担心?”剑凌不屑地撇撇嘴,黑中带白的头发被风吹起,在烈日下飘舞着。“作为虎城城主,胆子这么细,可不是一个好事情。”

  “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再来虎城和龙城看看。”这时,一旁的凌简望了望天上的太阳,才发现差不多快要下午了,要是去那座山崖的话,他的计划可是在晚上到达。

  “去吧,愿你的末影龙回来之时会好些。”剑凌也没有挽留,抛下这句话后,就独自朝城门走去,只不过在中途,又回过头来说了一声。“你也快点,我在城中心等你,别忘了我和你说的那件事。”

  话语刚落,他就疾跑着奔向城墙,门前的玩家们立刻有序地让出一条路,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茫茫小路的尽头。

  “再见。”猛谛回过神来,挥手告别后,也进入了虎城,隐没在一片人的海洋里。

  “走,我们得快点了。”凌简目送着两位城主的离开,转身对龙末和棕马讲道。

  龙末静静地起身,无精打采地垂下头去,一声不吭地迈起步子。看来,这间突发的事故,败坏了它这几天的一腔好兴。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只是将一只手放到它的背上。

  一人,一龙,一马,继续朝着西北的方向,沙漠的另一边走去,正在落下的烈日,用金色的阳光,将他们的影子缓缓拉长。

  而周围的空气,也因为温度过高,悄悄地扭曲了。

  ……

  漫长的一段时间后。

  “嘶嘶嘶嘶嘶!”树叶和齐人高的杂草互相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声响。但它们并不是被风所吹动,是有什么东西在之间移动,一不小心动到了树丛或草叶。

  马儿嘶鸣之声,传出许远,只是周围寂静一片,并没有其它的声音回应它。

  这倒和合它心意,其实刚才那一叫,只是为了探查周围有没有异样。

  “哒哒哒哒——”见边上似乎没有危险,草丛之中才传出不紧不慢的脚步声,大片大片颜色嫩绿的青草,被踩倒在泥土上,可过一会儿后,又在无声之中悄悄竖起,仿佛是在向世界宣示着:我们有永远不朽的生命!

  一匹健壮高大的棕色马儿,走出树林,来到了这片草丛里,接着踏上还带着阳光余温的沙地。

  “是这里吗?”它甩了甩马尾,低头啃了一大把的青草,津津有味地咀嚼着,对自己的后方问道。

  后面翠绿色而又阴暗的树林中,走出一条庞大的末影龙和一个和它身高差距有些大的玩家。

  “我看看。”凌简开口说着,在草丛里打量前方,但嫌高草丛挡住了视线,只好走上沙地。

  前面的沙地尽头,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太阳正在一点点地下沉,半边已经没入了海平线,可在水面上的倒影,刚好可以和那半边残阳组合在一起。蔚蓝色的水面被夕阳和晚霞染成了美丽的金红色,上面的波浪在柔和的光线下,闪闪发光。所谓波光粼粼,差不多就是这种场景,只不过这是融合了即将落下太阳的余晖和无际大海的浪花的波光。

  “是海没错,”他低下头去,揉了揉双眼。“可惜我们的目标是山崖,不单单只是海。”

  “在——那里。”边上一直沉默的龙末发话了,它立起前身,头朝着一个方向,轻轻地伸出一只黑色的前爪。

  ……

第一百八十六章:守望之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