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白、逸初见

  两日后,刘家的骡车又出发了,这次车上只有刘有贵和江白,“闺女,你上次跟知味楼咋说的哩?”“干爹,,我都跟徐掌柜商量好了,一共十道菜,每次教厨子两道,三天去一次,共去五次就行”“这个样子哩!那就好好教,咱拿了人家那么多银钱不是”刘叔一直对江白的五百两惴惴不安,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干爹,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好好教!”“干爹,再给我讲讲这燕州呗!”……通过刘有贵的描述,江白恍然觉得燕州这里就跟大东北一样嘛,有宽广的黑土地,辽阔的山林(大屏山为主脉),一年到头有五个月要下雪,这个朝代农业滞后,农民忙碌一年地里产的粮食除开上公粮剩下的还不完全够家里的口粮,要是遇到不好的年月,更有卖儿卖女的哩!反之地主乡绅官老爷贵族皇亲国戚是富得流油,这一阶级掌控了国家大部分的资源与土地,这就造成两级分化严重,穷的更穷,富的更富,于是所有人尤其是穷苦百姓把科举看成救命稻草,但凡能进学堂的举全家之力供念书,刘有富的三儿子就是典型代表,等考上秀才看到县令大人都不用下跪哩!看来换了一个时空都是一样的历史规律,江白以现代人的思维来看不是所有人都适合读书,赚钱很重要啊!脑补了这么多,知味楼到了,“闺女,呆会我去城门口我那几位老哥那,你忙完了过来寻我就成!”江白知道在知味楼这种地方干爹呆着不习惯,也不勉强他进去“行,那干爹先去找几位老叔,完事我就过来”。

  刚踏入知味楼,眼尖的徐掌柜就迎过来了“江姑娘来啦!后厨跟您备着呢!”“徐掌柜,你去忙吧,我先去做事”见江白进到后厨,徐掌柜转身上到二楼最好的“兰”字雅间,屋里,一名年轻男子懒洋洋的靠在塌上,此人身着明蓝色的交领长袍,袍上用黑金丝绣着繁复纹理,腰上系着一块通透莹润的青色玉佩,微敞的衣领露出小片的蜜色肌肤,修长的手指正捧着账本,往上看,魅惑笑脸,蒲扇似的眼睫毛下是一双狭长双眼,高挺的鼻梁,不薄不厚的嘴唇刚刚好,好一个诱人男色!此人正是知味楼的东家:景逸。昨日刚到青阳城巡查铺子。

  “主子,那卖菜谱的江姑娘来了”“她就是这三天让你们收益翻了三翻的人?”扬扬手中的账本楚逸问道,“正是,听店里小四说是外乡来的,现在在刘家村认了干爹干娘,这三天的客人专点那两道一品回锅肉和狮子头,好多楼下的客人为抢这两道菜差点干架哩!”“有意思,呆会带她上来见见”轻轻敲着桌子,楚逸觉得来了兴趣。

  后厨里掌勺的范大厨正亦步亦趋的跟着江白,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看着江白手中的动作,要知道,他自己的厨艺在青阳可是数一数二,但是自从三天前江白的那道一品红烧肉已经彻底征服了自己,此刻,江白已经是范大厨的超级偶像!“江姑娘,这鱼香肉丝糖放多少,盐放多少,刚才动作太快我没看清哩”范大厨很懊恼,“范叔,别急,我已经给你写好了菜谱,呆会给你”“行行,多谢你哩”看到范大厨的样子,这是一个对做菜充满了热爱的人,这种风格江白喜欢,也不藏私的教授每一个细节。没多久,今天的鱼香肉丝和水煮鱼教完了,剩下的就是范大厨自己的领悟了,照样子,单独分出一份要给徐掌柜品尝,江白端着今天的菜色来到大堂,徐掌柜早就候在那里!看到江白出来连忙接过菜引着江白上到二楼,江白发现今天来的包间不一样,这间“兰”字包间一看外面都是最雅致的一间,果不其然一开门江白就觉得这里档次不一样,墙上挂的是江白不认识的名家字画,台阁上搁的是金丝掐法琅釉彩大瓶,整套黄花梨木家具透露着质感,就连屏风也是雅致之极!“江姑娘,我这屋里如何”话声打断了江白的欣赏,询声看去“狐狸!”这是江白对楚逸的第一感觉,之前江白在欣赏房间的时候楚逸也在打量眼前的女子,今天江白梳着最简单的元宝髻,只簪一朵浅黄绢花,衣着云莲赶制的新衣,鹅黄窄袖短衣海棠红襦裙,腰系同色系的飘逸腰带,衣裳虽普通但穿在江白身上还是让人赏心悦目,这是一名从容复杂让人好奇的女子,这是楚逸的发现。“不错”江白赞道,“呵呵,江姑娘好眼光,在下是知味楼的东家楚逸”楚逸很自信,“哦,你好,楚老板”平静的江白,徐掌柜在一边直泛嘀咕,这江姑娘怎么是这反应?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听到主子的名讳哪一个不激动?这可是财神爷,上京三公子之一的逸公子哩!长得好看,家世又好,还是云国皇商!平时见都见不到,京城想要嫁给主子的姑娘都可以排到城门口啦!但这可不怨江白,人家压根不是长在这片大陆的人。“不知今日楚老板找我何事”等了半天见楚逸没反应江白问道,“老徐,多加副碗筷,我先尝尝江姑娘做的菜,江姑娘,一起吧”这狐狸想耍什么花样,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江白很光棍的想,“那请楚老板先尝尝这水煮鱼,这要趁热吃才好”这道菜江白可是放了不少花椒辣椒,属于重口味那一种,估计这狐狸吃不惯,想到呆会看到他满头大汗辣得冒火的样子江白很期待!楚逸优雅的执筷,夹上最嫩的鱼划水放到口中,眼睛一亮,“鲜美!够劲!爽快!”又一大块鱼头夹入碗中,享受般的吸着鱼头,眯着双眼,活脱脱一只贪吃的狐狸!呵呵,江白觉得有点萌哩!两刻钟后,一大钵水煮鱼和鱼香肉丝全部进到这只狐狸的肚子里,擦擦嘴,人家又变成偏偏俊公子哩!

  “老徐,上茶,我要和江姑娘好好谈谈”“不知江姑娘来自哪里?在下很好奇”“蜀州”“蜀州?”楚逸皱眉,“怎么我就不能是蜀州来?”“呵呵,在下自认走过不少地方,品过各种美食蜀州也有知味楼,但从未吃过这种美食,不知姑娘做的是哪个地方的特色,师从何处?”“祖宗传下来的,机密,不能说”江白开始编故事了,“既然这样不知江姑娘还有没有菜谱,一并卖给知味楼如何?”吃过江白的菜,楚逸看到了巨大潜力,虽然酒楼这一块不是自己最赚钱的行业但是能做得更好谁不愿意?眼前的女子就是一个聚宝盆,先把这盆抱着再说。“楚老板,你觉得今天的菜如何?”“独一无二的美味”“那我告诉你这些菜只达到了五分的效果,只需一样东西可以满十分!你感不感兴趣?”“请讲”“两个月后你就知道了,如果知味楼需要我可以提供,不过有条件”“说说看”“这种东西我做好后以合理的价格卖给知味楼,但是我要你们知味楼全部营业的抽成。”“抽成,江姑娘胆子不小!”“楚老板放心,我只要燕州的抽成您还有十九个州呢!只需四成!”“四成,江姑娘可是狮子大开口!”“是不是狮子大开口楚老板很清楚,我这种东西一斤就能做几十道菜,很是划算的”楚逸此刻心里的算盘是打得飞快,不得不说江白的东西太具有诱惑力!“不行,四成太多,最多两成!”“三成!大家各退一步!”“行,成交”楚逸咬牙,自己纵横商界这么多年何时这么退让过!“不过先说好,你说的这个东西只能卖给知味楼,菜谱也是”“可以,我们签协议吧”看到行书“江白”二字的落款,楚逸好奇心更重了,这名女子谈吐不凡举止有度聪慧机敏,跟上京那些娇情贵女大不一样,这样的奇女子怎么会呆在一小山村,看来有必要查查了。江白把自己的协议收好,习惯性的伸手“楚老板,合作愉快”,才想起这里不是天朝,尴尬的收手,忽然手上一紧,抬头一看,楚逸已经握住了自己的手“江白,合作愉快”得,这狐狸自来熟的学着自己的样子,称呼也改了,“以后叫我楚逸就行!”好想给那魅惑脸一拳!

  揣着协议,江白愉快的出了知味楼,不知身后那双狐狸眼一直散着一种叫“诡异”的光芒,手里还摩挲着刚刚那双玉手残留的温度,来到城门口,干爹果然在那,“干爹,我来啦!”“完事啦?那咱这就回去”“哎呀,我饿了,咱先吃饭去”听到闺女饿了,看看日头,快午时了哩!“那将就吃点,回去再做,别老花钱哩”“行,就吃碗面条!”拉着干爹来到上次买菜的市场,上次就发现这里有一家小店生意特别好,开店的是一对老夫妻,“姑娘要吃点啥?”“来两碗大份的面条,多放点臊子,再来盘牛肉!”面条上来,味道还不错,手工赶制的面条就是劲到,牛肉一般就是水煮蘸盐吃,但是干爹吃得精精有味,吃完面条,顺道去肉档再割了几斤肉,还是上次那家肉档,卖肉的屠户还记得江白送给她一大堆猪骨,路上看到卖鸡苗的还挑了十只小鸡,给家里称了一斤茶叶几斤柿饼这才感觉完事回家。

第九章,白、逸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