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亦苦亦梦的别离

  青儿醒来,已经是个陌生的环境。黄红色的床缦,坠满了玛瑙,屋子里还有安神香。青儿突然想起自己本该是上了凌哥哥的花轿,半路遇上刺客,然后相府,脑海里想起满是血迹的尸体,想起了素瓷姑姑,还有爹爹。眼泪早已从眼眶里流出了。青儿要起身去相府,一动却发现身体使不上劲,头一偏是上官凌睡在床前,青儿想着上官凌和那个刺客做的交易,手不自觉握成拳头,一个小小动作却吵醒了上官凌,上官凌睁眼就是看青儿,看见满是泪水的青儿,上官凌心疼擦着青儿的泪水,沙哑着嗓子说:“青儿,你昏睡了两天了,你好好养身子,养好了我带你去丞相府。”青儿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支撑起来,上官凌扶着青儿坐起来,青儿好受一点,可哭得更厉害了,上官凌一把就把青儿抱住,青儿在上官凌怀里放声大哭,上官凌握紧拳头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护青儿一世周全。

  青儿哭了好一会儿,抽泣想要说话,可是话一说出来眼泪就不能停止下来,上官凌在断断续续知道青儿的意思是要回丞相府,上官凌看着青儿身体确实是不上力,还可可挣扎,舍不得点了青儿穴道,青儿晕了过去,上官凌小心翼翼抱着青儿,擦拭这满是泪水的脸。

  有人敲门,走进来的是一个侍女装扮的女子,眉眼处却长得有几分像青儿,女子给上官凌行礼恭敬地说:“启禀太子殿下,千祁国传来消息说摄政王退位给了一直在民间的幽禁的五皇子,该皇子已经登上皇位。”上官凌点头示意说道:“丞相府清理完了吗?罢了,你先下去吧!”

  上官凌轻轻放下青儿,用手抚平青儿皱皱的眉头,轻声说:“青儿,你好好休息,我去处理事情。”

  说罢轻轻离去,吩咐门口的侍女,仔细照顾着,醒了立刻通知我。

  上官凌来到御书房,给皇上行礼后担忧地说:“父皇,孩儿有一事相求,孩儿知道父皇一直在找流落民间的皇妹,如今丞相府家遭如此劫数,丞相一府终是保住了青儿,可如今为了以后的性命,孩儿恳请父皇封青儿为公主。”皇上沉默半响回答:“太子,若是青儿是公主,你们是不可能在一起了。”上官凌回答道:“请父皇成全,只有青儿好好活着就好。”皇帝叹了叹气说:“你终究还是像极了你母妃,罢了,朕成全你,和相府有关的事全权交给你处理。”

  大街小巷里传遍了,太子和相府千金成亲这天,皇城脚下可是变了天,几个时辰,相府喜事转白事,本是来贺喜的人都成了刀下亡魂,丞相府的千金本来在去太子府路上迎亲队伍又遭袭击结果自己又折回来,全丞相府无一人生还。这一切都因为相府千金是千祁国前朝遗孤,千祁国开国国师曾预言“鸾凤重现,国之将亡。”所以千祁国一直都在找这遗孤,原来是丞相千金。哎可怜丞相全家上下100多口人啊,丞相乐善好施结果怎会这啊?可怜当今太子新娘还没娶进门就过世了,哎......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王氏,一家惨遭刺客袭击,准太子妃丞相之女李子衿也不辛遇难,丞相乃一生为国为民,将丞相和准太子妃以国葬葬之,举国为之素衣素食三月。”

  青儿醒来却哭不出来,眼睛干涩目光空洞看着床缦,上官凌听说青儿醒来立马放下手头的事去看青儿,青儿至今没吃一点东西,脸色苍白,嘴唇干裂,上官凌心疼说:“青儿,你怎么能不吃东西呢,多少吃一点,丞相他一定不愿意看见这样的你。”青儿只有在听见丞相才有一点反应,还是不吃不喝。上官凌拿过侍女手上的粥,吹了吹,喂青儿吃,青儿还是无动于衷。上官凌耐心的说:“青儿,你吃饭,吃了有力气,我带你回丞相府,到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青儿听了,眼睛不再空洞,反而主动大口吃起来了,太着急以至于呛到咳嗽不止将吃了的都吐了出来,上官凌耐心对侍女说:“去,再熬一碗粥,再把床单换了,烧洗澡水。”说完就出去了。

  千祁国买醉楼

  一身华服的男子负手站在窗前,与外面的灯火阑珊,纸醉金迷截然不同,该男子身上反倒是冷漠得容不得任何人接近,手上还拿着一壶酒,看着窗外的圆月,窗台上的一树梅花开得正艳。幻影出现,男子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和幻影说:“她已经是他的新娘了。”幻影过了一会儿抱拳行礼说:“皇上,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找到了前朝遗孤,并且已经解决了。”男子喝了一口酒没有回答还是重复那句话:“她已嫁为人妇。”幻影又继续说道:“皇上,前朝遗孤就是李姑娘,丞相府就在李姑娘出嫁那天遭血洗,迎亲队伍被埋伏,李姑娘回了相府也不辛遇难。”华府男子使劲灌酒,一下将酒壶摔坏,情绪失控。幻影按住皇上说:“皇上,那一日,李姑娘曾让卑职带过一句话,李姑娘说:“如果可以,她希望从来不要见过你。””吴琛眼睛满是恨说:“你怎么不早说。”幻影跪下说:“请皇上责罚,卑职看不得李姑娘扰乱皇上的心。皇上还是皇子时,就因为李姑娘总是推脱回国的时间,还被刺伤不顾性命危险还要去看李姑娘。”幻影还没说完,就被吴琛一掌打得吐血,吴琛说:“朕的事,由不得一个下人决定。”

  

亦苦亦梦的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