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方道文山流

  中泠泉

  我听见无数人走过

  只是我还走不出

  那片月色

  这里每一曲融波

  都溶解了我爱的歌

  那成堆不溢的清冽

  是我被岁月析出的饥渴

  那些遵守着时间表的赞美

  都是施舍

  一把二胡

  一包高茶儿末

  谁愿意在正午陪我消磨

  我保养青春的法则

  是一段频频呜咽的曲折

  在急流表面翘首

  我等懂我的人来看我

  文字控

  气氛冷却在

  一进门就已满身的酒味

  的士赶来的合理要求

  被一再要求再等一会

  酒精协助胆小鬼

  肇事在不请自来的生日宴会

  明码标价的任性

  怎能另囊中羞愧

  迫不及待的喜欢

  等不得一时半会

  考虑到纲目科属的无聊

  已知的口味抽象的艰晦

  分析完各种形状的寓意

  口红的搭配光谱的甜味

  再再对比完种种凌乱的后悔

  最急切的向你解释的是

  你的喜欢

  是一种蓝色口味的草莓

  诗的语言

  你的诗像发一样

  宣告美已不愿再

  抽象的没有重量

  那过滤掉羽毛的翅膀

  是我最实体的想像

  还不够新鲜的绿茵

  正努力地被人向往

  风从欣赏的角度讲诉

  裙摆将以何种形状

  最能牵人心肠

  我那些处心积虑的勇敢

  马不停蹄的忧伤

  最後最後

  都只换你这样一句

  别这样

  一种好吃的食物

  *关於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

  即使再惧惮乏味

  冰水也无法凝成雪人

  还是陈旧的味蕾

  在又一个春天

  渴望新的滋味

  不加蔗糖的咖啡

  能否去掉鲈鱼的腥味

  穿上西装的我们

  还能否落实你对古代的想像

  不那麽漂亮

  却还能让怀旧的你

  认出前世为谁

  於是乎

  那几句形骸更加自由的拼盘

  在某种意义上

  完成了对於魏晋时代的回归

  流水帐

  始终是无味的声响

  没有谁来为回音导航

  许是百花自闭了芳香

  抑或蜜蜂收藏了锋芒

  桐琴在古墓里平躺

  回忆哪一曲被流放成为绝响

  幸福就在我的身旁

  全都被简单遗忘

  转身後的所有文字游戏

  都已绽放成了最精致的忧伤

  黑白背景的青春里

  有谁的那一笔

  会不经意发出耀眼之光

  当一切恶梦

  被不加注解的封装

  我以一种极其平静的心态

  写下一行

  等我老了

  能不依凭总体印象

  饶有兴致地流览

  曾经痛彻心扉的时光

  或者就像游客一样

  秩序井然的观光

  去摩挲一根柱子

  穿过一条走廊

  才发现

  那一个老旧的拐角

  竟然安静得如此漂亮

  感冒

  总感觉

  是病菌纯净了人类自己

  把器官认真洗涤

  鼻子在实验室里

  开始对空气挑剔

  就连雪花膏的香气

  也挣脱除了暴戾

  大脑权衡利弊

  终於大大地打了几个喷嚏

  又狠狠地闭了几次眼皮後

  决定保持一个姿势

  就像在相室里

  等人提示要喊茄子

  贪婪的身体做了皇帝

  不愿早起

  少费了不少脑力

  去为赖床强词夺理

  至於省下的脑力

  不必像存钱罐一样爱惜

  再不呻吟就要过期

  那些汹涌的关怀

  在厚厚的记忆箱底

  虽薄如纸

  却甜如蜜

  你不知道的事

  对於情诗的抄袭

  或可认定是

  一场关於青春的接力

  备受传统称是的矜持

  如今演绎成了一张

  紮了洞的报纸

  放肆成长的年纪

  上瘾般贪吃某种情绪

  午睡前摆好青虫觅食时的身姿

  用一场梦的时间

  假装优雅的消化掉

  早已饱和的心事有时

  在极其无聊的标题下

  要用额头吃力的解释

  在你埋头奥数时

  我是真的在读参政消息

  凭吊沙发

  一张暖平的夜色

  被蚂蚁用力的爬满

  那些千篇一律的长相

  倔强却秩序井然

  稚嫩才只在理论上

  将作用力平均分摊

  就已使还在煮茶的我

  幸福的搁浅

  夏*花*序言

  如果可以

  故事都要有好的收场

  并不热衷於宣扬励志精神的我

  把时间定在花季

  让藤肆意的生长

  去爬满一整面花墙

  在那无数人走过的地方

  无数种快乐失望或者忧伤

  跟水一样流向

  不知名的四面八方

  迷茫如我

  靠漫无目的的行散打扫心房

  一切在冥冥之中注定遇见

  终究还是难免悲伤

  我闭上眼睛想像只是擦肩吧

  从不惮用的眸子

  只在夜幕下闪亮

  我所挚爱的美好

  青春如你其实还没出场

  无题

  前言:

  终於决定了

  我要你离开阁楼

  小巷桥边

  我要你走出雨季

  丁香缠绵

  我要你走向大海

  码头木船

  我要你打听交通

  天气楼兰

  也许最终你还会

  失望地离开水与木

  也许最终你还要

  冰冷地走进石与砖

  但我要在雨夜的檐下画几朵灯笼

  在你伏泣的桌上画去笔墨彩笺

  为你画下孟姜的勇敢

  为你画下纵横的标线

  可我又怜惜你的娇小

  不忍心看你跋山涉川

  也不知幸福能否永远

  且为你画个美好明天

  正文:

  在窄窄的天上飞数只燕

  在弯弯的河边停几帆船

  在斑驳的墙上搽去沧桑岁月

  为紧皱的眉头抚去多愁善感

  你要的肩膀一直不曾离去

  你可以像小孩子一样贪玩

  让你笑是风铃早起的快乐

  惹你哭。。。。

  ??谁让你哭都哭得那么好看

  晚祷

  好像厌倦了

  爱斯吉莫人的极昼旅行

  才会毫无顾忌地

  把错误讲给神听

  人类

  在一个叫做七点的地方祈祷

  贪睡的石头全被他们吵醒

  瞪大了烧红的眼睛

  巨蟒的新画

  要在蜕皮後才能完成

  一千年以後

  蝙蝠找到了花丛

  里面藏满了假睡的人类

  像极夜一般虔诚

  希望在闪电中降生

  那救世主的寿命

  用两颗念珠计时就成

  继续作恶吧

  上帝绝望的说

  还知道什麽是错就成

  文山流的原罪

  厨子在梁祝前举杯

  自我庆祝

  用黄瓜雕出的蝶尾

  琴键轻重缓急的为一出

  苹果与梨的悲剧落泪

  文字控企图为一切感官收尾

  首先对

  适应了单音节发音的遗传发难

  换韵要求韵母

  在任何姓氏后都要高调的委婉

  上帝的语言被一再拒绝

  以他该有的方式呈现

  清晰的游云模糊的蓝天

  绿色的河水上麻雀划过一只小船

  蒙娜丽萨的丑脸

  被同样高价的喧哗推翻

  美不该是写尽一身毛发的空间

  蜕变前的伏笔

  字数超过三千就已与你无关

  孔明灯的造型

  其实与目的毫不相干

  我轻易翻开

  那些艰难的俯瞰

  你居然拿一整座爬满鲜花的山

  去做一个像素的点

  诗于是被包装被围观

  被要求走上谜语路线

  这一本自欺欺人的素颜

  幸好与文言无关

  爱怎么会是这样

  一杯水

  要搭配怎样的姿态

  才能捧出很温暖的模样

  原本应该悲凉的分手

  仿佛酒鬼迫切的离场

  青翠茂盛的冬季

  老人把审美拉在地上

  年轻人在腾迅文章里调侃

  火腿需要冷藏

  广告上说

  没有品牌的世界

  苍白凄惶

  没有根基的花朵

  等待包装

  早上起床

  背向太阳

  影子被重复出场

  压短

  又被拉长

  陌生人在西风中漫步

  借此表达

  对于春天的执着向往

  我想兴师动众地去郊区

  踩叶子

  或者踉跄的摔倒在冰河之上

方道文山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