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未央沉浮

  南若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倒下,瞬时一片空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踉跄,“爹爹!”她扑至余相身边,脸上已是满目泪痕,“太医!太医啊!”景帝朗声道“大胆,给朕追查投毒之人!”转而来到余相身边,握住余相的手“余相追随朕多年朕不会让你死的。”南若悲愤有话咬字说“请皇上,宣太医!”景帝抬头看她一眼“太医!”此时南若感觉手上一紧,低头看,手中多了枚戒指,在看向余相时,余相紧握她拿着戒指的手,轻轻摇头。南若知道父亲心中有话想说,想必是和景帝有关。

  等太医赶来时,余相已不省人事“皇上,丞相中毒原本不深,只是丞相常年服食红鳞散,被此毒一激,便是剧毒,微臣不才,无法医治丞相。”景帝仿佛并不惊讶“余相是为朕挡了这毒啊,如今如今却……”“皇上!臣女斗胆,家父曾在战场上落下旧疾,需常年服食红鳞散来抑制,方才太医所说,也是两物相克,试问知道家父服食药物的人应该并不多。”众人这才注意到匍匐在余相身旁的南若。

  景帝愣了愣道:“朕方才也说了,余相是为朕挡了这一命。”南若闻言,心下已知晓,景帝此言便是不再细究,南若突然感觉握着父亲的手松了一下,低头看父亲,只觉面色惨白,毫无生气,一旁的太医急忙上前查看,立马跪倒:“皇上,丞相方才已……已没了气息……皇上!”南若脑中一片空白,呆立在那里,只有脸上的泪在不断滑落,父亲,疼爱他多年的父亲,就如此命丧哲皇家宴席?生命竟如此脆弱?“余相不光是我大端的功臣,更是朕的恩人,传旨,以皇族之礼厚葬,追封先余夫人为一品诰命夫人,嫡女余南若赐封昌平郡主,长子余之扬世袭宰相之位。”南若心中明知父亲之死无辜更知晓这突如其来的册封更是遮盖真相。

  她星眸微敛,正欲出声,却被一股暗里推搡于地,呈现出对景帝的谢恩之态,她回头看,只见慕昀辰的袖管微微摆动,是他?慕昀辰却不看向她,把玩着手中的璎珞,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景帝扶起南若“朕心中也是悲痛,不想余相突遭横来之祸,南若,朕会代你父亲好好照顾你。”

  南若抬头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上满是悲伤“臣女谢皇上大恩,父亲也必定感激陛下对余氏一族的恩德,”景帝闻言愣了一下,却在南若脸上看不出悲伤以外的情绪。

  南若将余相死前塞进她手里的戒指放入袖筒,一抬头却看见太子和慕昀辰同时看向戒指,南若心中不免升起异样之感,心中一时还难以接受父亲的突然离世,又万般情绪不能露怀,借着身子轻飘之势晕死过去,本以为会倒在地上,却倒进一个怀抱“父皇,儿臣送余小姐回去吧!”南若恍惚间只看见一袭明黄色……

未央沉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