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服务员熟练的着摆布好茶和咖啡很快退下去了。是一壶茶和一壶咖啡,张玲自己动手到了一小杯咖啡,深吸了口气。

  “我喜欢现磨的咖啡,醇香!咖啡里不喜欢加奶精,最多加一点点糖但大部分时候什么都不加,完了再吃块方糖。”

  “那你是喜欢喝清咖了?”

  “我就这怪习惯,喜欢把咖啡喝糖分开吃。实际上我喝多了茶和咖啡胃会不舒服,现在是偶尔一次了。”张玲还真不知道清咖这一说,怕显得自己没见识模模糊糊的给绕过去了。

  “上海人把这样的叫做清咖,提神比较好。我不大爱喝咖啡倒是爱喝喝绿茶。”你在哪里上班啊?”

  “我在保税区上班,这不刚下班就过来了。”

  “那么你晚饭吃了没有,饿不饿?要不要叫点吃的东西?”

  “谢谢!不用了,我在单位那边吃了东西直接过来的。这不,别人给的点东西还没拿回去。”下午一个客户提了一袋小包装的参茶给张玲说是自己不适合喝怕浪费了。客户给的只要不是太贵重的小东西大家都会兴高采烈的收下。一个是高兴,客人惦记你,还有就是不高兴也得让客户高兴不是?

  “看着你就是很能干的样子,领导都有人送东西的。”男人看看张玲说着恭维的话。

  “我倒是想当官来着,可我就是一个一线员工,你太抬举我了。”

  “是吧?具体做什么工作呢?

  “聊天时好像说过,工厂,质检啊!你做什么?好像是事业单位里?”网上聊天的时候张玲就留了个心眼,没说自己真正的工作和工作地点。谁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打什么主意呢。

  “我叫栗建平,在环卫部门上班,离异。住在高阳五期,有个儿子已经结婚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不是什么坏人。”

  栗建平确实是上海人,五十岁离婚有几年了。本地的拆迁户,本来条件不错后来想倒腾生意亏了点钱,又在外面玩。老婆离了婚,好在房子足够,一个老娘住了个中套,八十岁了身体不好雇了个保姆。儿子结婚了单独住,他自己住一个小套。工作不能算事业单位,因为乡镇的环卫部门都是承包出去干的,没几个事业编制,都是关系户招进去的。收入也就六七千吧。而且还不一定稳定。

  但是男人,尤其是有点年纪的男人在一个不认识的女人面前总是要塑造一下自己的形象。栗建平目前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在网上溜达就是为了找女人。碰到看的上眼的,勾搭一下,再来个你情我愿最好不过了。反正自己也单着,有时侯还挺寂寞的。

  在栗建平的眼里,张玲整体看起来还不错,心里还是有点想法的。所以第一次表现的比较绅士有礼貌。

  “挺好的,事业单位有保障,福利好!不像我们外来的啥保障都没有,随时会失业。”张玲这句是真心话。她们这一群同事都是没什么文化的人,才做了美容养生这个低门槛的行业。她还好上到了高二家里实在没钱只好上班赚钱,李晓凤都快50了小学勉强毕业,普通话都说不好,梁勤和晓丽最多初中,几个小姑娘最多扫了个盲初中,两个店院长人看着精明漂亮,那个字一看就是小学低年级的水平,培训时错别字一堆,有的干脆认不出写的啥。搞的张玲很怀疑这两个顶头上司真的只有小学文化。

  但低门槛有低门槛的好处,只要你耐得住性子,吃得了苦啥人都能做,都是从头学起只要能理解意思照做就行。这种行业情商愿比智商重要。

  两个人客气并矜持的闲聊着,相互了解了对方愿意说的基本情况。栗建平趁机会互换了手机号。张玲看看有一个小时了就喝完了杯中的咖啡说该回去了。

  栗建平立马买了单,两个人走到门口。张玲就说:“你从哪边走?我住的离这很近,走过去就可以了。”

  “你站在这里稍等一下,我车子就停在咖啡店旁边的地下车库,肯定要送你回去的啦!别走啊!”说着就往车库去了。

  张玲不好拔腿就走,等着车开出来上了车。

  确实近,五分钟没有就到了小区门口。张玲客气的没让送到小区里面,门口下车礼貌的看着栗建平的车掉头开走才走回去。

  张玲和同事一起住老板借的宿舍,她和李晓凤一间朝阳的小卧室,梁勤和王晓丽住靠北的一间大房间,然后朱利利,陈素文,李晓霞住一间朝南的主卧。除了利利和小不点合睡一张大床(房东留下来的),其他人都是睡的单人床。房子挺大差不多140平还又个阁楼,但人多就显得有一点挤,尤其是衣服鞋子赛的满满的。

  打开门一看,已经有两个在厅里看电视,一个在做饭,听声音浴室里有一个在洗澡。

  “美女们,告诉你们一件事啊!我今天去见了一个网友。”张玲聪明胆大,讲义气,但性子急做事说话有点莽撞。这刚进门给对方发了条消息:我到了,谢谢你的咖啡!就急忙忙的说出来了。

  “真的?多大啦,什么样的人?”

  “在哪里见的?”看电视的晓丽和利利刚赶忙问。

  “张姐,那人长的帅不帅啊?”煮面条的晓霞也凑过来。

  “嗯......等一下啊!我坐下喘口气。”

  “来来来,喝口水慢慢说。”利利扔给张玲一瓶水。

  “怎么说呢?五十岁,他说身高172,看起来体型不错,长得还行。上海人,住在高阳五期自己的房子。说是事业单位上班,工资不明,开的好像是尼桑,其他就不知道了。”

  “你们在干嘛呢?都一脸贼兮兮的。”梁勤从浴室出来到阳台上晾衣服,冲着几个人大声说着。

  “梁姐,张姐今天见网友了。”小不点笑兮兮的叫着。

  “妈呀!什么情况,你胆子挺大的啊!”

  “大姑娘上轿,第一次哎!说实话,我也挺紧张的,现在刚定下心缓过来呢。梁姐,就想着哥顿咖啡是公众场合,一般不会怎么样的。再说我这一看就是外地来打工的穷鬼人家也不想咋地对吧?”

  “也是啊,咱这都老太婆了,还是个穷老太婆,谁会打劫咱啊!”

  “梁姐,就你那身板,那力气,估计人家刚动手就得被你制服。”小不点一脸崇拜样的逗着梁勤。

  “小丫头片子知道个啥,梁姐那叫丰满有手感。不是说男人喜欢看着骨感的,摸着肉感的吗!”张玲赶紧接上,怕梁勤忌讳人家说她胖。“

  “就是,胖有胖的好,知道不?看看小瘦子都是太平洋。”梁勤配合的扬扬眉,挺挺胸跑回房间去了。

  剩下来的大家嘻嘻哈哈的各玩各的。张玲洗过澡躺床上,拿起手机看到栗建平回来了消息:不客气,我也到家了。

  张玲想了想没回,不知道怎么回。说多了怕对方以为自己太主动,虽说在网上聊天见面不犯法,但总归自己心理上感觉不合适。

  从结婚张玲夫妻关系就很紧张,为了孩子也不好离婚,老公说坏也不坏,也干活,但就是没钱交回家。开始几年在老家工厂里上班几百块一个月,农村小孩开销小也没觉得啥。后来渐渐看人家都盖新楼房了,自己还住着老平房。张玲就有点急了,老公不管在哪里上班都春节总归没钱回来。开始还说他,但结果就一种虚心接受,屡教不改。靠自己这几百块一个月攒钱盖房子要到哪个猴年马月啊!

  后来狠狠心,小孩留给公婆带。不管老公干嘛,自己跑出来打工了。从开始学徒到现在总算在老家建了一栋三层实际两层半的小楼房。一想起房子张玲就一把心酸泪,想着儿子上高中走读不方便要借房子,就打算买个两室的到上高中时省了房租,以后儿子大了做婚房。结果屁颠殿跑去了售楼部一算房价,顶楼的三千一八十平加阁楼五万要三十万,老公凉飕飕只说了一句:“你要买就买,我没钱付首付,我也没钱还房贷。”

  张玲想想存折上仅有的几万块钱,首付都勉强,拿房还要钱。妹妹去年买的还在还贷款,父母挣不到钱,弟弟也没钱。在售楼处站了好一会儿,默默地回去了。

  张玲一想到这事心里就憋的慌,把见网友的那点不安和不好意思都扔到旁边去了。

  这时手机又想了,显示了来自栗建平的QQ消息:睡觉了吗?上了一天班累了吧?早点休息哦!

  张玲迅速回了几个字:谢谢!准备睡觉了,晚安!

  李晓凤今天去她老公那里了不回来住。张玲回了消息索性关机,想了头疼干脆不想,睡觉!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