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倒霉啊

  “快醒来,老师来了!“同桌兼十二年好友书靖边叫边推的把我从’梦境‘里拉出。一睁开眼正要打个懒懒的哈欠,方老师竟然出现在班门口了。哈欠就只好给硬生生的吞回进去。如果是其他老师,我才不怕呢!可这是全校最凶的老师,而且还喜欢搞针对,特别喜欢成绩优异的学生。我这种好像不在他特别关照的名单里,倒是在他特别关注的名单,谁让我成绩每次都突好突坏。最可怜的是,他竟然还是我的国文老师,除了星期二,六,日,我每天都得面对他。

  “同学们,把国文课本翻到第二十三页,谁愿意为大家朗读课文?“

  “老师,我可以试试吗?“我另一个十二年好友圣希也是方老师宠儿举手道。

  听着圣希那磁性的朗读声,我就快要睡着了。

  “玥光,这第三题你来回答!“方老师一语惊破人家睡觉情绪。

  我发射眼光信号向书靖求救,她用眼光回答我。问题就在于,我根本跟她不在同一频道,我不明白她的眼光啊:(我快速的偷偷看了看课本上第三题好像是关于孔子与孟子的差异,我也想回答,但我实实在在不知道答案。正要说我不会时,方老师就用“这题刚刚在课文里有提示,不会的话,就到班外面罚站整节“堵了我的话。我可不想到外面丢人。我就随便回答了”孔子的子是在左边,而孟子的子是在上边。“

  全班笑了,老师却不然。书靖边笑边给我投射“你保重吧”的信号。下一秒,方老师还是让我罚站,但不是班外而是班的最前面。

  叮铃~终于换节了。谢过老师后,方老师又把我语重长心的训了才放过我。回到自己椅子上,我才知道我课本翻错页了,问题看错了。哎哟我的妈吖,丢人死了。

  下课时,与往常一样,书靖,圣希和我一起到食堂下课。食堂的关注都在我们这儿。(一校草,一校花,谁不看?)整程他们就懂笑话我,我倒怪他们不帮我。如果这两人可以把自己的智慧分我些,那么我也不会这种下场了。

  他们两人幼儿园时都比我笨,当时我可是聪明得被人说是天才小孩呢,但上了初中不知怎么搞的,开窍了,班里前十总有他们,相反,我却一天一天地堕落从天才变成了普通人。相比之下,我这“班里平均“显得笨多了。他们试过教我,但发现我是无药可救,只能等时机开窍。说得我好像很笨,但其实还可以,就是跟后天性开窍天才比起来(而且还是两个)我差多了。我还是安逸的做我的“班里平均”好了。

  持续上了四个小时课后,终于放学了。由于年尾了,社团也没什么事情可忙,我们仨可以恢复一起回家的美好时刻了。我吱吱喳喳的向他们俩探取学校故事,可惜啊他们知道的我都知道了,谁让我消息那么灵通呢?到了路口,书靖往左拐而我和圣希往右拐回家去了。圣希是我邻居,我们从出生起就“认识”了,书靖是我们上幼儿园时交的。就这样,我们仨竟然成了十多年的好朋友。圣希和我从小就不和,一闹得需要三四天才能原谅对方,之后多亏了书靖的从中调和,我们才暖和了吵架关系。其实我们之前闹的话题也就是鸡毛蒜皮的事(像小时候我把他玩具给抢了,小学时他丢失我的练习簿)

  “刚刚那抽屉里的信谁给的啊?我都看见了”我突然想起课上无意间看到圣希匆忙把一封信放进抽屉里。

  “没谁“他竟然给了我最不让人接受的回答。

  “算了算了,看你今天一副可怜样就别追问先,明天我总会套到些讯息“

  “你慢慢想吧!那封信写着让我去见老师”

  “别骗我了。你刚才为什么不说呢?”

  “你刚刚不是问是谁写的么?你又没问信里内容”圣希给了个理所当然的解释。

  我顿时无言了,我刚刚的确好像问错了。

  “拜拜”

  到家了,我们给了个礼貌性的告别。我也好逃脱我愚笨的问题。算着下来,我这从前的天才今天

  还没过完竟然已经做了两件愚蠢的事。

  我静悄悄地走进家门想要吓我妈妈。正要大吼一声,哥哥竟然从房里走出来揭穿了我告诉妈妈,郁闷极了。

  “哥,真不够义气“走到哥哥旁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竟然让妈妈听见了。

  “没事没事,说你美呢,今天在学校可倒霉了,被我们那方老师罚站了整节,还被同学笑了“

  “那一定是你做错事了,你活该“哥哥和妈妈同时说道。他们就只有再说我时,才如此神奇的有默契。还好我赶快转移了话题,不然让妈妈知道我要吓她这事一定又会给她说了。哥哥要告状时,

  我赶快瞪了他一眼,瞬间撒娇,这才让他受不了逃了。

  “去去,你别总粘你哥哥了,他高中了,就要高考了,别影响他读书。“妈妈连这个都说我。

  “哦哦“应酬的答复后,我躲进房间里了。

  我房间里那床,从我今年年中假期后,就再也没动过了。打着哈欠,依依不舍地看着那床。

《第一章》倒霉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