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中计了

  事不宜迟,我们向护佛山赶去,可是却在半路上就碰到了蟒女。

  “你们怎么在这里。”蟒女看到我们很惊奇“不是应该去找九尾狐吗,你们往护佛山去干吗,它不在那里,怎么就你们几个?”

  “蟒女前辈,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巧巧气呼呼地说道。

  “什么意思?”蟒女一脸茫然。

  “是这样的,我们去找了九尾狐,现在宁远清他们还在在九尾狐窝呢,可能现在正和九尾狐吃上火锅聊天呢。”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宁然居然还能开上玩笑。

  “你的意思是,他们被阿九抓了?”蟒女一脸惊讶。

  “是啊,蟒女前辈,你不是说它没法力了吗?为什么还这么厉害。”

  “哎,都怪我,这样,现在我和你们一起去找他,相信我的面子上,他应该会放了他们,毕竟他是修行多年的灵物,且还是知书达理的。”

  “啊?你说什么?”巧巧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

  “没什么没什么,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想着现在宁远清他们可能正在受苦,我们什么都不想了,和蟒女前辈赶去了九尾狐窝。若当初能仔细想想,或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产生了。

  蟒女带队,走走绕绕,我们很快就到了,经过陈宁然前期介绍,我也发现了房屋的蹊跷,不,那确实应该称作坟墓。白天还好,晚上看去那么凄凉,那么刺骨,看着都觉得毛骨悚然。

  “到了,我们进去吧。”蟒女指着大门让我们进去,说实话,我虽然当了千年的鬼,可是现在好不容易当了人,还真的点怕了,巧巧悄悄在我耳边说了句话,我们就进去了。等我们进去就知道,我们上当了。

  房屋里面根本不是早晨的摸样,且已经不是斜坡了,而是一个洞,我们直接掉下去了,幸好洞不深,大概就两三米的高度,真的成了坟墓了。就在我们惊慌失措时,灯亮了,我终于看清了坟墓的真实面貌。洞内其实一点都不简陋,大概300平米大,该有的设备都有,还有一个超级大的冰箱,在房屋的最里面设将近20个水缸,现在宁远清、阿海、林丽都呆在水缸里,另外还有10个不认识,估计是本村的人也待在水缸里,水缸设了盖,只能看到他们的头露在外面,看上去很惊悚,宁远清看到了我们,瞪大了双眼,我紧紧地拉住了陈宁然的手,他也随即紧紧搂上了我。

  “热烈欢迎,欢迎光临人间炼狱。”蟒女骤然拍起了手。

  “蟒女,这是怎么回事?”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到现在你还以为它是蟒女吗?你根本就是九尾狐是吗?”陈宁然渐渐沉下了气,没有了原来的惊慌。

  “没错,是我,一直都是我,你很聪明。”蟒女低下头,取出了隐形眼镜,狐狸的眼睛露了出来,此刻我无比的憎恨生产隐形眼镜的厂商。

  “其实,那个狐眼老太才是蟒女吧?而目前正在遭受苦修的也是蟒女,当初要求设立同心结的也是蟒女,现在因为她你才失去法力的是吗?”陈宁然一句一句话使我震惊。

  “真该为你拍拍手,你都答对了。”

  “那你现在都是地仙了,为什么?为什么?”

  “谁说我是地仙了,那是因为你们没见过魔,还会把魔当做地仙。”九尾狐玩弄着它的眼镜看着陈宁然轻蔑地说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乱,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看不明白吗?”宁远清说话了“其实在我们刚到无童村的时候九尾狐就发现了我们,因为现在蟒女正在经历苦修,而九尾狐和蟒女设了同心结,也失去了法力,为了找到蟒女,并且杀了她,九尾狐伪装了蟒女,骗了我们,希望借助我们的手找到蟒女,而今天我们发现的老太恰恰就是蟒女,她发现我们在找她,而口中喊得却是找九尾狐,就知道了九尾狐的阴谋,在她准备逃跑的时候,我们发现了她,跟踪了她,然后就到了她的住所,怎料九尾狐一直就关注着我们,幸好你们跑得快,没被它抓住,没想到,最后,你们还是被抓了。”

  “原来如此,那蟒女呢?这不是蟒女的家吗?”

  “哈哈,你还没明白,这根本不是你们下午来过的房子,这是我的住所。”九尾狐大笑起来“这小蟒蛇跑得够快,在你们找到她时就逃了,小蟒啊小蟒,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找到你呢?”

  很快,我就发现我们都动不了了,不是说它已经没有法力了吗?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的脑中一片空白,就在这时,九尾狐打开了其中两个水缸,里面是一种红色的液体,鲜红鲜红,看得我胃里阵阵反酸“你想干什么?”

  “你们人类不是很喜欢扒皮拆骨泡酒吗?”九尾狐用铁丝绑住了我和陈宁然的手脚,把我们扔进水缸里,一股恶臭味扑鼻而来,瞬间浸入水里“啊,臭死了,死九尾狐你要干什么?”

  “这是我发明的一种药水,泡上10天就能使皮肉渐渐分离开来,你看”九尾狐打开了它的衣柜,指着里面的一条围巾说“这就是人皮做的围巾,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是不是比狐狸皮毛做的更细腻更剔透,围在身上嘛,也更滑溜。”说着就把它围巾在了脖子上,然后又指着柜子的上层,里面有很多瓶瓶罐罐,它就是不介绍我也能猜到那是什么了“上面是我泡的药酒,补什么的都有,每个部位,每个结构很全面的,要不要试试。”看得我都忍不住想吐了,幸亏晚上没吃什么。

  “那你是想把我们扒皮呢,还是拆骨泡酒呢?”想到很快我又会变回鬼魂,不禁心生卑意。

  “哈哈,你们,这样不是糟蹋啦,你们可是难得一见的进补良品,哪能这样呢,必须慢慢享用才行,等到你们的皮都褪了,我要慢慢煎着吃,想想,你们死又死不了,皮被拔干净地躺在酒坛子里,等酒味入进去,再一点一点片下来,就像你们片鸭子那样,一点一点片下来,在平底锅上煎着吃,撒上点孜然,胡椒,哎呦,天啊,想想就流口水,关键是你们看着我吃,那种惊悚的表情,想想就爽。”

  “不要,不要……”林丽吓坏了。

  “皇甫倩倩,你当了千年的鬼,难道就没办法?”陈宁然悄悄在我耳边说着“你这鬼也白当了。”

  “果然,你知道我身份。”宁远清,你出卖我!

  “你认为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哈哈,现在就差那条蟒蛇了,你们现在好好的泡着吧,我出去找她来给你们做伴。”说着九尾狐就出门了。

  “阿海,现在怎么办呢,呜~~”林丽不禁哭出声来。

  “唉,都怪我大意了。”阿海师兄低下了头“总归是我害了你,下辈子还。”

  “说什么下辈子的话,这辈子我还没活够呢!”林丽越哭越伤心。

  “别哭了,现在是哭的时候吗?”陈宁然皱着眉头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林丽渐渐止住哭声,就是眼泪仍然止不住地往下流。

  “或许我们还有救。”

  “皇甫倩倩,你说什么?”林丽像看到了神般地望着我。

  “是啊,难道你们没发现我们少了个人吗?”

  “或许少的不是人。”果然还是宁远清比较聪明。

  “是啊,巧巧呢?”经他们指点,阿海终于发现了关键。

  “所以我说还有救呢!”刚才为了以防万一,在进门那刻,巧巧在外面的树上贴了个回身咒,因为是鬼魂,在掉下去的那刻,巧巧逃回外面了,现在她是我们的唯一希望。说时迟那时快,巧巧笑眯眯地出现在我们身边“Hello,想我了没?”

  亲爱的巧巧,我们此刻比任何时刻都想你啊!大家看到巧巧的瞬间,眼里泛起了激动的泪光,那是天神吗,如此高尚耀眼!

  “巧巧,快救我们!”

  巧巧把我们都解救了出来,门外的空气飘了进来,大家顿时神清气爽,看来刚才是中了类似迷药的东西,九尾狐应该还未恢复法力,不然,哪里还需如此复杂,直接就可以把我们抓住。

  “我们把他们也救了吧。”说着,大家给其他水缸里的人也救了出来,看着被解救出来的村里人,有两个皮和肉已经完全脱离了,轻轻一拉,皮哗啦全掉下来了,就像是脱了件衣服般,血红的肉竟然没有淌血,就那样露在了外面,而他们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直接瘫在地上,其他的人或多或少都有蜕皮的现象,只是每个人都没有意识,可能是迷药吸多了,我们不仅感叹幸亏出来得快,不然我们就成那样了。

  “那九尾狐太过分了。”阿海和宁远清攥着拳头,发誓要将九尾狐剥皮拆骨,血债血偿!就在我们准备逃跑的时候,门口跑进一个人,大家异口同声喊道“狐眼老太!”

  解铃还须系铃人

  “不,是蟒女才对。”

  “哎,真没想到它为了找我,竟然会这样杀戮。”

  “蟒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当初的蟒女是九尾狐假扮的,那么它的故事又有几分是真呢?

  “都是我的错啊,”看蟒女思考的表情,一定是个非常痛苦的过往“其实那天你们找到了阿九的时候,我跟了过去,只是你们没发现而已,它故事的前半段是对的,只是当初那本邪书是我发现的,我偷偷练着,因为我的资质是阿九好,所以功力一直都输给他,我不服,所以偷偷练着,希望有一日能超越他,怎知在他发现我的功力开始渐渐跟上他甚至超过他的时候,他发现了我的秘密,他觉得我背叛他,并非是真心待他,他抢走了我的书,离开了我,谁知他练了邪书,而且越来越入迷,在裘家村发生瘟疫的时候,他吸了魂魄,甚至吸了即将投胎的灵体,致使裘家村无子,一位高僧途径裘家村,救了村子的人,将阿九的真元压在了山脉寺,我救了阿九,毕竟他的苦难是我造成的,若不是我发现邪书,练邪术,他也不会变成这样,后来的经过就是他跟你们介绍的一样,只不过他现在正在成魔的阶段中,而我也在成地仙的阶段中,在高僧那里救回他,本以为它已经改变了,没想到真元回到它体内的那刻,他又露出了本性,并开始继续吸收魂魄,所有童子村又无子了,现在我们都没有法力了,他怕我会阻止他,所以就想先杀了我。

  “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我们还是马上离开吧。”陈宁然说道。

  “哈哈,你们认为现在还走得了吗?小蟒啊小蟒,没想到你的智商经过这么久还是没有长啊!”门口九尾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或许它根本就没离开过,这辈子我真是讨厌死狐狸了。

  “阿九,别再这样伤害人类了,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就冲我来吧。”

  “别装得这么慈悲,看着多假,你,我当然不会放过,他们,我也不会放过。”说着九尾狐扑向了蟒女。

  “蟒女,我们来帮你。”因为都没有法力,所有人都撕扯起来,场面有点像打群架,九尾狐一看大家群起攻之,嘴角微微一笑,突然张开嘴巴,一堆堆褐色的东西飘了出来。

  “是鬼魂,是被九尾狐吸去的鬼魂,大家小心。”裘家村被吸去的鬼魂成了九尾狐的傀儡,纷纷扑向我们。巧巧与鬼魂撕扯起来,鬼魂对鬼魂,还是可以的。

  “巧巧闪开。”说时迟那时快,宁远清和阿海用起了道术,在我们面前设置了结界,“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散。”阿海直接用符咒打向了鬼魂。

  “阿海,那都是裘家村的鬼魂啊,打散了就无法投胎了。”林丽果然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啊。

  “没办法了,鬼魂太多了。”阿海一边说一边打,宁远清也跟上了打鬼的队伍,巧巧保护在我和陈宁然的跟前,九尾狐和蟒女仍然在厮打,打得真没水准,真是小孩闹家家。

  就在这时,我发现九尾狐和蟒女的身上开始泛光了,“不好,他们要过苦修了,我们马上要没有机会了。”巧巧紧张起来,不禁加入宁远清的队伍打杀九尾狐。九尾狐和蟒女的光越来越盛,打斗得也越来越有架势,渐渐地开始用法术打斗起来。

  “我们怎么办?”如果我现在还是鬼魂的话应该还可以斗下,法力应该也还行的。可是现在我是凡人,能怎么办呢。

  渐渐地九尾狐和蟒女飘了起来。

  “阿九,别再错了,收手吧。当初是我的错,但是我只是一时逞强之心,并无半分想对你不利啊”

  “算了吧,世间能有几回真情,你可知,我的母亲多不容易才留下了我,可是却让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同伴被人类剥皮拆骨,死的多惨,我的母亲不仅惨死,还被冠上妖妇之名,成为千古第一恶女,我和人类有说不完的恩怨。”

  “阿九……”

  九尾狐的话使蟒女一时分神,就在此刻,九尾狐打伤了蟒女。

  “卑鄙!”这狡猾的九尾狐。

  “阿九,收手吧!”

  “别说废话了,现在我还能收手吗?而且我也不想收手,我要像我的父亲那样英勇!”

  “阿九,你别逼我,我不想伤害你,收手吧。”

  “逼,小蟒,算了吧,别假仁假义了!”

  “阿九,求求你收手吧,我们去浪迹天涯!”

  “别傻了,看招。”

  眼看我们处于劣势,蟒女从身后取出了一颗珠子。

  “是舍利子!”宁远清喊道“难道这是那高僧的!”

  “阿九,既然你不肯收手,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毁灭吧。蟒女从手打碎了舍利子,并口喊咒语,突然舍利子的粉末开始发光发亮。

  “啊……”巧巧一声大叫,立刻缩回到我的包里,舍利子为佛家圣物,有驱邪的效用,蟒女打碎了他,用它的粉末攻击了九尾狐和那些鬼魂,甚至还有他自己。

  瞬间,九尾狐和蟒女跌落地面,奄奄一息,我们跑上去扶起了蟒女,而她却推开我们,爬向了九尾狐“阿九,其实你不说,我有怎会不知,你是妲己娘娘的孩子吧。”

  “你……”九尾狐用震惊的眼光看向蟒女“你怎么会知道。”

  “你知道我为何会一直这样待你,世间这么多灵物,我为何单单这样对你,妲己娘娘对我,对我们蟒家有恩啊!”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九尾狐淌下了眼泪“小蟒……”它又看向我们“真没想到你还留了这么一手,今天看来我是躲不过去了,但是,我却要为我的母亲伸冤!希望你们能将我所说的传广出去,为我的家人伸冤。我是商代第三十二位帝王子辛的儿子,也就是你们口中商纣王的儿子,也是你们经常指责的妲己的儿子。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冤啊!”九尾狐顿时崩溃地伏在地上渐渐地说道“我的母亲是个善良的女人,而我的父亲是个英勇的汉子,我的母亲被你们传说成为妖妇、狐狸精,你们可知,她其实根本是人,不是狐狸,当初帝辛,也就是我的父亲伐有苏部落,俘获了我的母亲妲己为妾,我的母亲那时很美很美,让人一见就忘不了,不管你们是否相信,他们是真心相爱的,而我的母亲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从来没有进行像《封神榜》那般恶劣的行为,那是诽谤,是诽谤,她与人为善,经常帮助宫里贫苦的宫女太监,深得人心,而我的父亲也并非如此残暴,他只是于暮年热衷于声色之娱与酒食之乐,也确实杀了比干,可是那比干该杀!他就是个叛徒!你们可知,我的父亲于二十岁嗣位,他孔武有力,能手格猛兽,神勇冠绝一时,又能言善辩,还精通音律,征服了人方部落,国威远播,他们男才女貌,何等般配,虽然那时我的父亲已经老了,可是他们还是真心相爱了,而周部落原是夏朝后裔,早在古公时代就已经有了东下屠商的企图,而那个伯邑考竟然感贪图我母亲的美色,屡屡触犯我的母亲,触怒了我的父亲,最终被剁为肉酱,试问,世间那个男子对待感情有宽容之心!我的父亲终归年老,敌不过姬发小儿,最终大势已去,我的父亲举火自焚,而我的母亲,那个无辜的妇人,那时的她其实已经怀上了我,那么可怜那么可悲,而姬发小儿却占有了她,我的母亲成了她的侍姬,我的母亲不忍受辱,自尽而亡。而历史却将所有过错归到了我母亲的身上,将她恶魔化,而我的父亲,他的功绩,他的伟业全被磨灭了,说他残暴不仁,说他贪图美色。儒家这群孙子,认为“周”才是正统,将“商”和我的父母亲无限恶魔化,那都是无耻的儒教啊!”

  “那你怎么变成九尾狐了?”

  “我母亲娘家有苏部落的圣物是九尾狐,它保佑着我们世代,在我的母亲死后,狐仙将我和我母亲的魂魄归到了一个魂魄已经逝去但肉体仍然完好的怀孕的九尾狐上,我们最终得以再次生存,而我的母亲却在苦修的时候被你们人类抓住,扒皮做了围巾!”

  “你说你是皇子,那你怎么是女人呢?”可爱的巧巧怎么就不关心重点呢。

  “谁说我是女子的?”

  “额……”也是,妲己的儿子能丑吗?长成这样也应该,确实一笑倾城,再笑倾人国。

  “九尾狐,其实历史是有正史的,只是大家都偏爱野史而已,且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不要再挂在心上了,而且为了你的怨恨,已经犯了很多错了,你说裘家村的村民多无辜。”

  “无辜,你们人类残杀了我们多少动物,不单为了你们的温饱,更为了你们的个人喜好,凭什么,你说你们凭什么有这个权利,当初我在这里生存,并未有伤害人类的想法,小蟒一直认为是那本邪书让我走上了今天的道路,告诉你们,不是的,是你们,是你们自己犯的错,我的朋友,我的伙伴通通遭了你们的毒手,裘家村以前是以打猎为生,山上的动物都多少免于难,我是侥幸,我要替他们报仇,我都记着,我一共吸取了裘家村一千九百二十五个灵魂,但是这远远不止他们屠杀的动物的亡魂,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听到九尾狐可怜的身世和他的不幸遭遇,我突然发觉,其实它真的有错吗?它是有错,但是难道我们人类就没错吗?为了生存的屠杀是没有办法,可是我们身上的皮草,我们的各类奢侈品,我们的过度浪费,这些难道不是人类的错吗?

  “现在也好,我只要死去就不用面临那些恐惧和愤恨,那样就会轻松很多。”看着九尾狐的表情,似乎放开了很多,脸色平静了许多,看上去有种沧桑的美,真不愧是妲己的儿子,连受伤了都是这样的美。

  “阿九,小蟒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的。”蟒女依偎在九尾狐的旁边。

  “你们其实可以不用死的,只要你们愿意。”宁远清突然开口。

  “什么意思,宁远清?”我的心中不免对九尾狐和蟒女有一丝怜悯和不舍,听到宁远清的话不禁让我惊喜。

  “因为你们都是快得道的灵物,你们的真元是确实存在的,我可以将你们的灵魂放入你们的真元当中存在,以后你们就是真元,真元就是你们,你们就不必再经轮回之苦了。”宁远清书呆子般地回复道。

  “我没听明白,你的意思是他们的肉身是不复存在了,你留下他们的灵魂,将灵魂放入真元中继续存活,是这个意思吗?”巧巧问道。

  “是的。”

  “哇,那不是和我差不多了嘛,以后我就不是孤零零的一个鬼了!”巧巧猛然拍手,真是说她单纯好呢,还是单纯好呢。

  “你们愿意吗?”宁远清问道。

  “我想,你的目的不单单如此吧,更多是为了她吧”九尾狐嘴角微微一笑,将手指向我。

  “额……是的。”宁远清红了脸。

  “为了我?什么为了我?”

  “难道你不知道吗?因为你的身体和你的灵魂本不是一体,是道术让你们重新结合,但是你的肉体却仍然难以生存,你应该自己会有感觉吧,而我和小九的真元和灵魂可以帮助你。”蟒女说道。

  怪不得我总感觉没有力气,浑身使不上劲。

  “而且我们可以帮助你,守护你不被受欺负。”蟒女说道

  “你的私心还真不浅。”九尾狐说道。

  “那你们愿不愿意?”宁远清看到目的被揭穿,硬着头皮问道。

  “也好,如果下地府,我说不定要下十八层呢。”九尾狐笑笑说道。

  “那我们开始吧。”宁远清说道。

  “喂,你们好像没有问我的意见吧。”每天戴着两个真元过日子,丝毫没有隐私可言,那多不方便啊,想想就感觉奇怪,可是没人理我,不是吧!

  随着宁远清的咒语,九尾狐和蟒女的身体渐渐发光,变成两个鸡蛋大小的类似珍珠一样的物件,这应该就是真元了吧,随后不知道哪里变成一根绳子,真元项链就这样变成了。

  “不是吧,宁远清,你不是让我每天挂着两个鸡蛋过日子吧,这别人看到不笑死!”开什么玩笑啊。

  “挂上吧。”宁远清递给我。

  “不要,我才不要挂着鸡蛋呢!”这也太土了吧。

  “你说谁是鸡蛋呢,别人想得我们的真元还得不到呢,你还嫌弃。”突然鸡蛋真元发出了声音,一听就是那个可恶的九尾狐的声音。

  “反正我不要,谁爱要谁要!”我才不要呢,这么难看,说着我就把真元丢回给宁远清。

  谁知,陈宁然一把抓过真元,硬是戴在了我的脖子上,真别说,一戴上就感觉神清气爽,浑身来劲,就是样子实在难看了点,看着巧巧、阿海和林丽强忍的笑意就能看出来。

  “陈宁然,你干什么?”

  “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小女孩吗?一个流浪千年的女鬼有什么资格撒娇,你的年纪都可以成为我们的老祖宗了,为了好看难看在这里争执,难道不知道健康、安全才是第一位吗?”从来没见陈宁然发大火,可是不管发多大火,你的话真的惹怒了我!

  “小子,你说谁是老祖宗!小九小蟒,现在你们是我的人了,帮我定住他!”你祖宗我现在生气了!

  “OK!”听到真元异口同声的回答,感觉还挺爽的,好像多了两个小跟班。

  陈宁然动不了了。看到他眼里流露出的恐惧,嘻嘻,一下子我就气消了,我悄悄走到了他的旁边喊道“你喊啊,再喊啊。”说着就给了他一个脑绷子,真的不会动了,让你凶我,我挠起了陈宁然的痒痒,看到他忍俊不禁的样子,太爽了!然后陈宁然的脸却红了,越来越红。

  “喂,你们有这么熟吗?”宁远清的脸看上去有点绿,看向其他人,大家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不禁回想,刚才那个样子是不是有点亲密,顿时我远离了陈宁然10丈远“额……那个什么,我们先回去休息吧。”

第十六章 中计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