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摄若珠

  在上古时期,有个女巫叫阿古鲁邪。生来长得极为丑陋,阿古鲁邪有个姐姐叫阿古鲁奕却长得美若天仙,相传她俩小时候的关系很好,经常一起游玩,可是长大后的姐妹俩经过一些事情却心生变故,最终导致悲剧的发生,据说是为了一个男人。

  让我来给你们讲这个故事吧,只见小蟒飘了出来,娓娓道来“那是我的奶奶告诉给我的,曾经我奶奶的奶奶是阿古鲁部落的人,她眼见了这个事情的经过,那时的阿古鲁邪其实也是个心底善良的姑娘,她喜欢上了一个屠户的儿子叫木苏,可是对于自己的长相阿古鲁邪特别没有信心,为了能够让木苏认识自己又不讨厌自己,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制作面具,并且每天出门都戴着面具,阿古鲁邪经常去找木苏玩,渐渐地木苏也喜欢上这个神秘的姑娘。阿古鲁邪是个手巧的女孩儿,能做出美丽非凡的东西,所以她制作的面具也是异常美丽,她做了很多面具,每天换着戴。一天阿古鲁邪出门准备去找木苏,她发现她的一个面具不见了,找了很久都没找到,便不再找,戴上了另一个面具便出门了,而那个面具则是由姐姐阿古鲁奕偷拿出去玩了,也许这就是命运,姐姐戴着面具碰到了木苏,木苏误认为是阿古鲁邪,便跟了上去,姐姐边玩边摘掉了面具,木苏看呆了,原来每天跟自己玩耍的女子竟然如此美丽,而这一幕刚好让阿古鲁邪看到,看到木苏痴痴的眼神,阿古鲁邪知道了从此以后自己只是个局外人了,顿时觉得自己被欺骗,被背叛了,她跑到了木苏的跟前,质问姐姐和木苏,可是世间哪有男子不爱美,他们吵了起来,大家都围观了上去,可是部落所有人都偏袒阿古鲁邪的姐姐,认为阿古鲁邪自己不自量力,还嘲讽了她一番,从那以后,阿古鲁邪开始变了,不在出来玩耍,街上也听不到她那爽朗的笑声了,不知何时,阿古鲁邪一家都不见了踪影,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而那个木苏也消失了,渐渐大家都淡忘了他们的存在。

  若干年后,村子里来了一个十分美丽的女巫,没有人知道她叫什么,从哪里来,只见她脖子上佩戴了一颗非常漂亮的珠子,十分吸引人,大家都很喜欢她,而她也经常帮助那里的人。可是渐渐地不知从何时开始,部落里美丽的姑娘和年幼的孩童都出现了相继不明原因的消失。有人传说部落出现了会吃人的野兽,特别喜欢吃姑娘和孩童,大家人心惶惶,失去亲人的百姓聚在一起讨论,可是找不出任何线索。那时刚好部落有个人结婚,新娘是从其他部落来的,新郎听说了最近部落里发生的种种事情,为了以防自己的新娘丢失,便在新娘和自己手上绑了绳子。那天深夜,新郎感觉到自己手动了一下,立刻惊醒,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了,而自己的新娘也不知去向,便立刻四下寻找,终于在一个弄堂中看到了自己的新娘,看到她正木然地走向一个地方,还口口声声喊着“珠子,珠子,好美的珠子。”因为他本身是个壮汉胆子大,也知道最近部落里发生的事情,想要弄清楚原由,便悄悄尾随了她,只见新娘穿过了房屋,来到一片林子里,来到一个山洞的门口,眼看她就要进去了,新郎一把拽过了自己的新娘,打晕了她,并将她放置一旁,自己则偷偷猫着腰进去看了。

  只见洞内坐在一个女人,仔细一看是平日那个美丽的女巫,而此刻她正哼着歌低着头制作着一张张面具,看样子,女巫的心情应该是相当不错,那男的再仔细一看,这些面具竟然是一个个女人的脸皮,着实吓了一跳,显然那个女巫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存在,男的便准备悄悄离开,可能是受到了惊吓,离开的时候脚滑了一下,女巫发现了他,向他喊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由于自己身强体壮,看着是那女巫的体积的几倍,他便壮着胆子进去了,或许他已经知道自己想跑也不可能跑掉了“你……你这是在干什么?”

  “干什么?哈哈,还能干什么,我在做面具呀。”女巫一边跟那男的聊天,一边正在用手中的画眉笔给那些面具画眉毛“你觉得漂亮吗?”

  “你……你……这可是人皮啊!”男的觉得自己的脚正打着颤,但仍然壮着胆子吼道。

  “那又怎么样,你看多美啊,美好的东西就该这样被保留下来。”女巫放下画眉笔,再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便抬起头来看向了男的“你这一身壮肉应该是个农家汉吧。”

  “啊……”男子显然没有想到女巫会来这么一句,不由自主地回答“不,我是屠夫。”

  “哦。”女巫起身走到了男子的身前“那你觉得我漂亮吗?”

  男子更加没有想到女巫会这么问,回答道“漂亮。”

  “哈哈哈”女巫仰天大笑,一下子打晕了男子,按开了山洞的机关,原来山洞的里面还有一个山洞,放眼望去,洞里面里面密密麻麻堆满了一个一个土包,而且还很有节奏,分别是墙上一个,地上一个,互相呼应。打开了墙上的一个土包和对应地上一个土包,里面分别是一具没有脸的女尸和一个孩童的尸体,一直巨型蜈蚣从孩童的嘴巴里面爬了出来,女巫打死了蜈蚣,从蜈蚣的肚子里拿出了一颗珠子,又从女尸的嘴里拿出了一颗珠子,眼看就要合二为一了,谁知突然珠子爆开了,女巫吼道:“又失败了,又失败,”说着便摸上了自己脖子上的珠子,“只有你,就只有你成功了,为什么,哈哈哈~~”女巫说着说着又笑了,“或许这就是你们欠我的!”女巫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珠子喃喃自语道“或许我该给你取个名字,叫什么好呢,让我想想,摄人心魄,美若晚霞,就叫摄若珠吧。”边说边自顾将珠子放进了一个盒子里“阿古鲁邪,原来你也有这么美的一天啊。”随后又翩翩起舞。

  而这一幕刚好让那个醒来的新娘看到,新娘趁女巫忙的时候便救了自己的丈夫逃走了,并将这一切告诉给了部落里的人,待大家赶到山洞的时候早已人去洞空,没有人知道女巫去了哪里,只是那一个个土包,一具具尸体和一张张人皮面具告诉着人们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

  “可是那个摄若珠到底有什么用呢?”巧巧问道。

  “书上记载,这摄若珠能慑人心魄,让看到它的人都想拥有它,成为它的奴隶,就跟那个魔戒差不多,或许魔戒这个故事就是作者模仿摄若珠产生的呢。”阿海师兄回答道。

  “不,不单单如此。”这时小九也从真元中飘了出来。

  “你也知道?”宁远清疑惑的看向小九。

  “当然,曾经我母亲告诉我的,因为她曾经拥有过。”小九骄傲地抬起头说道。

  “那这个摄若珠到底还有什么作用呢?”巧巧再次问道。

  “这是一颗有魔力的珠子,只要佩戴这颗珠子,那人将不再老去,而且会越来越美丽,越来越具有魅力,所以当初我的父皇将这个珠子送给我的母亲,可是后来不知为何珠子不见了,可能是有人偷走了。”小九低着头说道。

  “不,它是自己消失的。”小蟒说道。

  “自己消失?”大家都看向了小蟒。

  “是的,这些都是我的母亲告诉我的,妲己娘娘那时救了我受伤的母亲,并将我母亲养在了宫中,那是我母亲亲眼看到了,那颗珠子自己消失了!”小蟒说道。

  “那就对了。”许久不出声的宁远清说道“那是颗邪珠,它必须用鲜血和尸体供养,如果没有鲜血和尸体它就会消失。”

  永保美丽,永保青春,即使没有迷惑人心的作用,即使是需要鲜血和尸体的供养估计还是有很多人会为之疯狂吧,这本身就是多么吸引人的能力啊。

  “那摄若珠都消失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陈宁然问道。

  “看这厂房的年份和尸体的情况,这应该也不会是很久以前,难道现代竟然有会这种巫术的巫师?”林丽问道。

  “不知道,但是这种邪物的面世,肯定不是什么吉祥的事,现在我们把这珠子埋了吧,没有鲜血和尸体,它应该很快就会消失的。”大家对陈宁然的建议都表示赞同。

  正当大家准备动手时,突然狂风大作,天色昏暗,耳边又听到鬼哭狼嚎般凄厉的声音,顿时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感觉马上就要昏死过去,这时听到有人在说话“这么好的宝贝,这么难得的神物,岂容尔等损害,快快寻你们的尸体去罢。”话音刚落,天色又亮了,摄若珠和眼前的尸体都消失不见了,好像这一切都不曾出现过,一切都透露着恐怖,我们的团队有道法高声的宁远清和阿海,有资历深远的阿九阿蟒,有我这千年的半人半鬼和巧巧这个百年的鬼魂,对于刚才出现的一切都无法解释和抵挡,幸得那人没有害我们的想法,不然我们这里的每一位都将不复存在,想想都觉得透不过气,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静静坐了一会儿,这时宁远清说道“我们去找尸体吧。”随后我们又开始了寻尸之旅,谁都没提刚才那事,好像那只是我的幻觉,可是我深刻的明白,那不是幻觉。

  “你们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有可能那群盗墓贼是带着尸体一起离开的。”陈宁然突然问道。

  “如果尸体不在这仓库内,那一定是他们把它带走了,可是如果真的是他们带走了,茫茫大地,我们该去何处追寻。”阿海师兄双手紧握,皱着眉头问道。这时那红衣女鬼兰兰也出来了。

  “这可怎么办?”兰兰低着头,说着说着眼珠子又掉了下来,哎,你还是隐身吧,这也太恶心人了,身上的零部件一会儿掉一个,谁有这样的心里承受能力。

  “这样吧,兰兰,你就跟着我们大部队走,说不定路上就能找到你的尸体呢,而且我们这里有道士在还能保护你。”巧巧豪气地捡起了兰兰的眼珠子,递给兰兰时霸气地说道,巧巧,如果我被吓死了肯定第一个找你算账!

  于是我们这个大部队又增加了一个成员:灵魂不完整的兰兰!

  为了以防路上兰兰灵魂缺胳膊少腿的,在大家的建议中,兰兰俯身在了一个可乐瓶内,而这个瓶子当然又归我保管,我又不是管家,为什么这么对待我!我要抗议!

第二十章 摄若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