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晚会

  第六十章晚会

  窗外的阳光斜射一缕落在写字桌上,被桌上洁白素纸全部折射而回,白纸与窗台之间形成一道光的通路,简单而棱角分明的立体棱锥跃然纸上,铅笔不停地为其增添新的线条、新的阴影面,整个房间只传来“沙沙沙”的响声。

  沈叠很喜欢一个人待着的感觉,至少这个时候她是喜欢的。不用担心有人会来打扰,也不必替任何即将发生的事而忧心。毕竟,在平常的生活中,她所要处理的繁杂琐事实在是太多了,事必躬亲,不避繁琐,而人,是最容易在这一点一点不起眼的小事中磨灭了自己的脾性,忘记了自己的初心,活得浑浑噩噩。那颗原本为了梦想而跳动的心脏,不知何时何刻,却随着外面世界的躁动而躁动,它已经不完全属于自己,所以,犹如困在沙漠之中找不到出口。

  她喜欢素描,非常非常喜欢。在她所有的能让她每周固定时间坐下来的地方,她总会放几只铅笔,几张割成小长方形的素描纸和一把美工刀。黑白相间,阴阳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却又泾渭分明。看似快速随意的画法,其实每一条线条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涂鸦似的阴影能让二维图像成为三维立体几何。可能这也是很多人喜爱素描的原因,在漫不经心中成就完美。最重要的是,在这样独处的空间里,一个简单的图像完成需要花掉沈叠整整两天的时间,她不是专业素描画者者,却也总是吹毛求疵,因为这能让她烦乱不堪的脑袋归为平静,什么都不想,反而能让她更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自己真正需要什么。

  “扣扣扣”一个圆圆脸的女生眼睛滴溜溜地往室内乱转,显得十分狡黠可爱,是一副和文学社其他成员比起来较为陌生的面孔。

  女生手里抱了一叠看起来十分有份量的文件,沈叠叹了一口气,招手让她进来。文学社有资历的成员早就在岁月的洗礼中从小鲜肉化为了老油条,跑腿的事情绝对不做,重要一点的事情能推就推,更重要的事情自然有沈叠负责也不用他们了。来送文件的小女生叫做小满,是文学社因为“人手不足”而招收进来的大一小新生,能在这个时候来给自己送文件的,肯定又是被社团里那群老油条给坑了。

  “社长,这是今年元旦晚会全校各社团负责表演科目的汇总,里面有各个负责人的信息和具体表演的节目。”规规矩矩地把文件放在办公桌上,错开沈叠正面前的素描纸,却又不会因放得太角落让沈叠不重视。

  元旦晚会是学校历来重视的大型晚会,最主要的是这次学校正面临年末教学质量评估,所以对于各类晚会十分重视,不惜成本要向领导们展示一副全新的面貌。原本以往这种事情都是由艺术团负责,怎么样也跟文学社沾不上一点关系,巧就巧在这次艺术团团长和副团长齐咄咄地被下放到各个实习点,艺术团没有个负责人,团员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表示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那这怎么办呢?情况反应到老师那里,领导们一琢磨,觉得自己学校的晚会不能办low了,最好能有点文学气息,那文学气息要找谁呢?想都不要想直接拍板文学社。艺术团身在各地的负责人得到消息后对沈叠是感激涕零,直接放话:艺术团所有成员任由沈叠差遣,生死不论!

第六十章 晚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