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一章 宗临风

  第七十一章宗临风

  “慢慢吃,呛死的人死相可不好看。”别扭地说出这句话,神色有点不太自然,眼睛转到别的地方,不敢和沈叠对视。

  沈叠愣了一下,怪异地看了他一眼,真是幼稚之极的对话,她严重怀疑对方的智商是不是有点下降,不然高冷腹黑学神怼她的话怎么会说得那么低级?不过,看他别扭样子,貌似是在关心自己?真是难得,看来他对自己的印象也不是那么差嘛。

  “哦。”装作无所谓地应了一句,继续低头扒饭,民以食为天,饿肚子的时候再好的颜都比不过一碗白米饭。

  哦?她对自己的关心只用一个“哦”字来搪塞?气闷地回头,看她正专心吃饭,完全把自己当做了空气。故意重重地“哼”了一声,拉起一边的小木椅坐下,杨洛筠十分精瘦,标准的看着显瘦脱衣都是腱子肉的身材,180多的身高说轻也不轻,原本就摇摇晃晃的小木椅随着他坐下的动作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最主要的是他的腿就算屈膝而坐也比椅子来得高,大长腿居然无处安放。

  他干脆把半个身子斜靠在身后的桌子上,放平长腿,微微屈膝,双手搭在腹部,整个人一阵一阵冒着冷气。

  长相气度都无可挑剔,只不过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别扭。

  金宇浩差点把眼珠子看得掉下来,这还是他家高冷帅气冷酷无情霸道没人性常被他家老妈挂在嘴边的别人家的高富帅吗?为什么他开始有些不确定了呢?

  沈叠心里有些无语,说好的高冷禁欲呢?谁来领走这个巨婴?不再去理他。搂过许音的肩膀,说:“走吧,后半场已经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只要负责最后的收尾工作就可以,我们到前面看表演去。”松了松肩膀,可算是累死她了。

  陈晨贴心地过来帮她揉了揉肩膀,嘟囔道:“你的肩膀肌肉都紧绷得快要变成石块了,什么破晚会要你那么亲力亲为。也不见得有什么功劳可以拿”

  沈叠笑笑,并不答话,她也知道没有必要每件事情都要做到完美,但是,每当事情放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她就控制不住自己不去认真对待。

  几个人到了前台,由于座位已经坐满,她们这些后来者只能自己从后台搬来椅子,坐在最后面。为了能清楚地看见台上表演者的脸,沈叠和陈晨都戴上了眼镜,看起来还多了几分书生气。

  他们下来的时间刚好,上一场表演已经结束,新的一场帘幕正在拉开。黑暗的舞台上,聚光灯打在台上唯一一个少年身上。他清素一人,亚麻色的短发,坐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抬头浅唱,脸上的酒窝替他增添了几分清秀,他弹奏的是一首沈叠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声音清扬干净,用它所有的纯所有的善,仿佛能净化人心,打败世界一切黑暗。

  沈叠几人都听得入了神,

  “如果你的心已蒙上污浊,baby ,Don't cry.用我的心净化你的心,用我的心净化你的心~”

  沈叠并不是一个喜欢听歌的人,但她对舞蹈颇为热爱,压力大的时候,音乐一放,随心所欲地跳一场,大汗淋漓之后压力也会随之消减,所以平时就算偶尔有听个一两回也大都是听的舞曲,像这样单纯抒情的曲子听得少之又少。

第七十一章 宗临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