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 是她!

  第一百零三章是她!

  “啊!我想起来了!”浓妆艳抹的女生发出尖锐的叫声,方含厌恶地按了按被叫声震痛的耳朵。

  女生看到她脸上毫不掩藏的厌恶,吞了吞口水,深知自己不能得罪这棵好不容易才傍上的大树。

  干笑两声,压低声音讨好道:“刚才杨洛筠抱着的那个女生,我看清楚了,不是关菁忆。”

  方含不耐烦地撇了她一眼,就是为了这事大呼小叫?以为她没眼睛看不出来?真是不该降低自己的档次跟这种人为伍。踩着十四公分的亮银色高跟鞋“啪嗒啪嗒”的向前走。

  女生一看她不感兴趣,心中一慌,忙蹬着同样不低的高跟鞋歪歪扭扭地追上去,“我想起来那个女生是谁了,是临床的一个学妹,好像小我们两界,以前经常和……林学长一起出席活动的,叫什么……沈叠!!对,就是她!”说到那个人,女生有些犹豫,就怕有些小心就触了她的逆鳞。

  亮银色高跟鞋猛的一顿,终于想起刚才的那股熟悉感是怎么回事,脸上的表情瞬间扭曲。

  “沈叠,你这个贱人!”

  “啪嗒”一声,没关的门就推开,房间内没有开灯,显得昏暗无比,整个屋子弥漫着呛鼻的烟味和酒气,来人摸着墙壁想要寻找开关,却一不小心踢到了一个滚落在脚边的酒瓶,高跟鞋一歪,整个人重重地滑倒在地上,发出隐忍的嘤咛声。

  一旁的声控灯“啪”的一声亮了起来,正好照出地上跌倒的女人的窘态。

  方含躺了许久,发现没人理会自己,挣扎着爬了起来,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越过满屋乱倒的空酒瓶,伸手掩住口鼻,堵住难闻的气味,终于在沙发旁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

  林黎忱喝得烂醉,半边身体倒在地上,手里拿着喝了一半的酒,很显然就是从沙发上跌在地上的。他不知道是多少天都沉浸在这种状态里了,嘴边长出青青的胡须都没有打理,原本温润干净的男人一下子变得颓废无比,嘴里还隐隐约约在说着什么。

  看着他这个样子,方含十分心疼,把手里的包包随手放在一旁,双手同时用力想把他搀扶起来,但她毕竟只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承担不起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尝试几次都被他带到地板上。

  林黎忱连暖气都没有打开,整个房间显得特别阴冷,地板更是冰凉无比。

  方含没办法,只好起身先打开地暖,再到卧室里取来两床被子,一床铺在林黎忱身下,费力地让他在地上躺平,一床细致地搭在他身上,帮他脱掉鞋子,取走手上的酒瓶。打来一盆热水,把毛巾浸湿拧干后,细心地帮他把脸和手以及上半身都擦拭干净……

  把房间都整理妥当之后,方含屈膝做在他身边,迷恋地看着他温和却又不失男人魅力的脸,手指从他的额头抚过,再到眉毛,最后滑到嘴唇。

  “水,水。”林黎忱蹙起眉头,难受地低吟,由于过度饮酒导致嘴唇有些干燥。

  “好好好,我马上帮你倒水。”看他有了动静,方含大喜过望,倒了一杯温开水,扶着他伴坐起来,喂着他喝了下去。

  也许是由于清水滋润了喉咙,林黎忱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但视线却又是一阵旋转,林黎忱闭了闭眼睛,缓解了下脑袋里的眩晕,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一个模糊的身影,与记忆中的那抹倩影重叠,林黎忱急切地伸手抓住那人的手,嘴里呢喃着:“不要走,不要走……沈叠……”

  “我不走,我不走。”紧紧地回握住他的手,试图忽略他口中属于别人的名字,掩饰心里泛起的抽痛。

  听到回应,林黎忱才安心地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看着他带笑的睡颜,心中的恨和酸痛铺天盖地,为什么每次她都可以轻易让你改变情绪,她可以让你哭让你笑,甚至可以让你轻易崩溃,让你放弃你。好不甘,好无力,明明是我先爱的你,明明我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可是,好讽刺,我却不能引起你半点关注,她对于你,就像是你对于我一样,我爱你,可是你却爱着她。

  豆大的眼珠从眼里掉落,很快就把精心描绘的眼妆晕湿。

  “呵呵。”方含笑得凄凉,他们啊,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爱的都有恃无恐,”

  抚摸着他的侧颜,“我知道你很爱她,可是,她不值得的,她不值得你爱,她辗转在各个男人之间,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货。”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脸上,肌肤相亲,方含闭上眼睛,感受着他脸上的温度,贪恋着难得的亲近时光,身上精心准备的裙子也早就污秽不堪,狠狠撕掉那价值连城的裙摆。

  “你知道吗?为了能让你多看到我的好,我真是可笑,居然还在处处模仿她,观察她喜欢的装扮方式,她的性格脾性,呵呵呵。”

  眼泪在不停地流,方含擦掉眼泪,俯身印在他不知道想到什么而露出笑意的唇上,嘴唇贴在他的耳边,轻轻呢喃:“她给不了你幸福,我才可以。”

第一百零三章 是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