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洛与澈

  因为是洛家的事,洛城的百姓更加关心,纷纷围了过来。这时洛渐清才解释起我的身世:“澈儿是在百斗森林里无意间救了我,自己却受了伤。母亲决定收他为义子,但旁系那些人却容不下他……”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说的我都差点相信了。

  洛少向来品性高雅,洁身自好,这种事一定事第一次做,没想到他为了我竟做出这种牺牲。(郁秋:你想多了,不,你想少了)

  等等,澈儿是谁。接收到我的疑惑,洛渐清给了我一个等会再说的眼神。

  百姓对天才向来都是宽容的,况且我还“救了”他们的惊才绝艳的、人见人爱的洛渐清。

  “这洛家旁系只知欺负嫡系血脉单薄,自从洛家主出事后,就没少给夫人和洛少使绊子。”

  “是啊,是啊,洛夫人向来心善,洛少也是个好人,洛城以洛氏为名,这位小公子救了洛少就是我们洛城的贵人。”想不到洛渐清在洛城地位如此之高。

  “没错,看这小公子眉目出尘,一定是个天赋出众又善良的好孩子啊。”这话就有点瞎了,小爷出色的天赋和优秀的人格皆是与生俱来,与相貌无关。(郁秋:“……”)

  “这些伪君子这次也太过分了,居然欺负这么好的孩子,夏神医都病得走不动路了,他们还赶人家走!天理不容啊!”

  群众纷纷应和,我深切地感受到洛渐清的人气和洛家的号召力。

  …………

  被围观了好一阵子,人群才渐渐散去。不过也就这短短半日,“洛夫人、洛少最心爱的小公子和善名在外的夏神医被洛家旁系欺负了”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洛城。

  这么阴的招数一定是夏老头想出来的,我暗叹自己遇人不淑。郁秋冷声道:“是洛渐清。”不过,仔细想想,这样毕竟已是最好的法子了。

  人群散尽,夏老头和林叔去“叙旧(商量战术)”了,只剩了我们俩人,洛渐清浅浅笑道:“我给你取名与澈,洛与澈。”

  什么?洛与澈?什么鬼?我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他在解释先前叫我澈儿的事。“我是洛家‘与’字辈,本名洛与尘,因出生时有一大师路过,说我此名有佛缘,父母亲怕我出家去,就请大师就为我改名渐清。如今你将入洛氏族谱,从此便随着族谱,叫洛与澈。”

  说着洛渐清笑了,笑的那样好看,那样好看:“从此我便是你的兄长,澈儿。”

  粼粼澈澈兮,清水湛之。

  “哥。”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甚至有些茫然,不知这是离他近了一步,还是更远了……

  我一时语塞,也不想看洛渐清,就索性放空大脑放弃思考了。

  群众的舆论攻击是无敌的,洛家旁系明面上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洛夫人扬言要给我开场排面极大的宴席来庆祝我入驻洛家族谱。我果断地拒绝了,理由是旁系本就不满,不宜铺张浪费。“你不就是怕尊者知道吗。”

  郁秋!我这是有苦衷的!你要对师父保密!“呵呵。不就是被美色所误吗?”……

  不管郁秋和洛家旁系如何不满,我正式在洛家住下了。

  “那个洛与澈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竟然让让那娘俩那么护他。”

  “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张狐媚子的脸吗?把洛渐清那个贱人迷的神魂颠倒,自然养在家里。”

  我走在洛家花园里,突然听见自己的新名字,险些没有反应过来。凑近一看,一个颇有些姿色的女俾和一个穿的像个花公鸡的男人抱在一起。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洛家的家风很开放嘛。

  “咳。”我见他俩说的差不多了,故意出了个声,两人立即分开,男人悄悄打量我的表情,女人则低下头,很心虚的样子。嘿嘿,这洛家果然还是忌惮我兄长的,没有抱错大腿。

  “二少好。”洛家嫡系的身份果然好用,同辈的人就算比我年长,也得对我毕恭毕敬地叫声少爷,我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得意,露出了一个纯善的表情:“不必多礼,你们是——”你们是个什么人?

  那人没预料到我会对他这么客气,愣了一会,才回应到:“我是渐清的堂兄,我爹是旁系的二长老。”此时他了解到我是个性子软的,好拿捏,语气也变得傲慢起来,竟然开始跟我抬杠,“你也可以叫我一声二堂哥。”

  我从善如流,叫了声二堂哥。他更加得意起来,认定我好欺负,叫那个一直低着头的婢女也抬头向我问好。洛渐清派来暂时照顾我的秦总管见我不被尊重,实在忍不住了:“二公子今日怎么有空来主宅?小蓉你不是夫人屋里的粗使丫鬟吗?怎么不去干活?”这几句话既点明了他们与我的身份地位悬殊,又指明了关键问题所在——这旁系二公子跑到主宅来调戏婢女,要么就是偏宅的婢女丑得没眼看,要么就是有一些特殊用意。

  那俩人似乎早有准备,女人哇得哭了出来,猛地一扑,想要抱住我的腿,还好我闪的快,但她并不在意,趴在地上自顾自地哭了起来,生动形象地描述了她和二公子相知相爱的过程,只是难为我听着这个假的可以的故事,还得装得一脸感动。“我去和母亲说,小蓉先跟着我吧,回头我再想办法成全你们俩。”

  “二少,老奴觉得留下她不妥啊。”两人走后,秦总管委婉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为何?”

  “二少不知,旁系的公子们向来不服少主管事,常常找麻烦,况且适才老奴听到那对狗男女说少主和二少的坏话了。”

  “这我倒是听见了。”

  “那您为什么帮她?”

  “我不是在帮她,”我望着两人尚未行远的身影,“我是在害她。”

  有人生来锦衣玉食,有人生来为奴为婢,永生不平等,这本就天定,想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终会付出代价。

洛与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