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苏绘中蛊

  我和风静晨一边动手割肉吃,一边闲聊。

  突然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拉拉扯扯,我定睛一看,那不是风子硕和苏绮吗。风静晨看我眼睛直勾勾的望向窗外,也往窗外瞧去,不一会就惊呼:“那不是四皇弟吗?!他用了什么好药,这么快就好了?”

  我看向风静晨:“你也看到了?”她点点头:“不知道那又是谁家姑娘,看起来还心甘情愿的样子,真是瞎了眼。”“那是我三姐,叫苏绮,”我淡淡道,“不知道他们俩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呦,这可了不得,那天风子硕受刑她好像也看见了呀,不过你三姐脸上怎么还笑着?”

  “我怎么知道呢,她大概,是傍上了皇子很开心吧。”

  转眼间就看见风子硕和苏绮就进了对面的望月楼。

  “真是浪费丽妃的一片心,”风静晨擦擦手上的油渍,“丽妃自己过得节衣缩食,把银子都给风子硕,可风子硕日日花天酒地的挥霍,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皇上不给风子硕银子吗?”

  “都一年多不给他了,父皇就想让他当个安安稳稳的清闲王爷,五皇弟早夭,丽妃就伤心伤神,这风子硕又总出乱子,真怕丽妃受不了。”风静晨惋惜的摇头叹道。

  我没说话,只静静地望着窗外。

  漫长的冬日快要过去,静妃为了我的安全不再召我进宫,日子平静而无趣。我也知道了为什么柳姨娘对我和绘儿态度冷淡,绘儿曾经从府中老仆口中听到,四小姐和五小姐本是府中一位乔姓姨娘所出,可这乔姨娘却红颜薄命,生了苏绘第二年后就郁郁而终,侯爷便将这两位小姐交给只养育了一位少爷的柳姨娘抚养。因年纪太小尚不记事,两位小姐都以为柳姨娘是亲生母亲,柳姨娘对两位小姐虽是冷淡,却从不曾缺衣少食,生活中处处打点得妥帖,在府中也落得个贤惠的好名声。苏绘说罢有些黯然,我却没什么感觉。

  转眼间,我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一年了,宁都迎来春天,冬日里的不愉快仿佛对我没什么影响,处处草长莺飞,处处都是生机盎然的好风光。清晨我和绘儿跑步,蓝珠把茶水点心摆在院中石桌上就去小厨房帮厨,院中只剩紫月和粗使丫头在扫地。我和绘儿跑跑停停,看着春草辨认品种,寻找石缝中的小蜗牛,玩的兴致勃勃。

  纵然是春日,却也跑得满头大汗,绘儿奔到石桌前,伸手就要喝我杯子里的桃子茶。却不想旁边的紫月拉住绘儿的胳膊,急急道:“不要!”

  绘儿还记挂着紫月当过叛徒,心里一气,抽出手,抬腿就往紫月小腹踹了一脚,把紫月踢得坐在地上直不起腰,嘴里骂道:“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别用脏手碰我!”手中却是不停,拿起我的杯子喝光了桃子茶。

  听到争吵,锦桃和蓝珠跑了出来,紫月双手颤抖紧咬嘴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绘儿。我却没注意紫月的异样,对绘儿笑骂道:“你怎么这般心急,偏偏用我的杯子!”

  绘儿抹抹嘴还要回话,刚张口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却听到绘儿突然发出一声闷哼,我赶紧看过去,紫月顾不得小腹疼痛,坐在地上惊恐的望着绘儿,见绘儿全身不停地抽搐,她的双手紧握成拳,关节咔咔作响,用力地挣扎。

  这,我哑然,眼睁睁看着她脸上的皮肤下蔓延出红线,像蔓草一样不停地延伸,渐渐生长成纹身一样的图案。我被这诡异的景象惊呆了,绘儿蓦地睁开双眼,发出一声无法抑制的痛呼。

  “锦桃!快!快去找医女!快去!”我看得心惊肉跳,急的直跳脚,冲锦桃大叫。锦桃立刻向西陵凝晓住处飞奔而去。

  我的泪涌了出来,颤抖着蹲下身。她的双眼眼白泛青,眼神涣散,虽然睁着双眼,但一眼就可看出神智并不清醒。

  绘儿...我不敢伸手抚摸她,绘儿身上的红线越来越多,像虫子一样在皮肤下面游走,脸上,脖颈里,小臂...我看得汗毛倒竖,全身也痒起来,心中更是担忧。

  慢慢的,绘儿身上散发出腐败的恶臭,她的身体开始抽搐,越到后面,她抽搐得越厉害,破碎的痛苦呻吟从她口中断断续续地发出来。

  时值清晨,西陵凝晓尚未梳妆,却马不停蹄赶来了,和锦桃一起跑得气喘吁吁。走近绘儿一看,她就大惊失色:“这是蛊虫!”我听了也十分震惊,没想到这个时空竟也有蛊虫,还没待我发问,西陵凝晓又问道:“她刚刚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却是看着我,我一愣,忽而想起刚才绘儿灌的桃子茶,忙从石桌上拿起喝得干干净净的茶杯给西陵凝晓看:“她就喝了这一杯桃子茶。”

  西陵凝晓拿起茶杯没看出异常,她盘膝坐到地上,右手托住茶杯,左手盖住茶杯口,闭上双眼嘴唇微动,好似在默念咒语,我们都不敢出声。须臾,她打开左手,杯子里竟出现数十条细如发丝的红虫在不停扭动翻滚,把我恶心坏了,蹲地上就开始干呕。

  “这是很厉害的蛊,能拿到它的人一定非富即贵,我虽是巫医却也解不了。有谁这么恨她?”好一会,西陵凝晓肃然道,“告诉侯爷吧,我只能施术压制一时,南疆产毒虫,真正要解这蛊毒,怕是要去南疆。”

  我吩咐红枝赶快去请侯爷,又突然想起当时紫月站在桌边,还拉了绘儿,再有绘儿用的是我的杯子,心底一寒。

  对还呆坐在地的紫月厉声道:“你本是想害我的吧!是你给我杯子里下了毒,却不小心让绘儿喝了!是你害死了苏绘!”

  紫月面色惨败,嘴里大叫:“我就是恨你!恨你从不为我着想!从不为我说话!我害死她又怎么样!今天是我失手没能让你体会中蛊毒的滋味,你的妹妹可替你受尽折磨!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你!”飞速从衣袖里掏出剪刀往小腹刺去。

  我听了她的话心神大乱,脚下一晃忙扶住石桌,恍惚间看到她的动作却来不及反应。蓝珠吓得惊叫,锦桃眼疾手快,劈手去夺剪刀,手掌被捅出个窟窿,血流不止,绿芜马上扶着锦桃进屋上金疮药。

  紫月被段昭轩绑了起来按到地上,我恨恨地踢她一脚:“我给过你机会的!可你却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紫月冷哼:“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低头闭眼不再看我。

  西陵凝晓插嘴道:“上一次你就不该放过她,若要折磨她,还不如给我,定叫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不想再看到紫月,扭头道:“那你可看好了,别叫她跑了,省得再来害我。”

  蓝珠犹不解恨,蹲到紫月身前给她两耳光:“我之前就劝过你,你却不知悔改!我真是看错了你!”包好了手掌的锦桃也在旁边不时插几句,院中霎时吵吵闹闹。

  “都给我住口!”这时,侯爷带着玉夫人赵姨娘柳姨娘过来了,后面跟着满面泪痕的红枝,“这是怎么一回事!”侯爷望向我。

  2018.01.12

第二十章 苏绘中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