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南疆来信

  第二天晌午,我叫锦桃和段昭轩去街上帮我看看有多少家香露铺子,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给锦桃五两银子,叫她去买些样品回来,看着她红着脸和段昭轩向府外走去,我带着蓝珠去了花房。

  傍晚时分,蓝珠正在院子里淘洗花瓣,锦桃和段昭轩才回府。我在软塌上一边摆弄锦桃带回来的几个香露瓶子一边听着锦桃回信道:“宁都只有两间香露铺子,东大街一间是专卖给夫人小姐们擦在身上用的,西大街一间是专卖给果子铺做果露的,”她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的,想来一整天的相处给小情侣感情加温不少,“东大街那边,也是用小小的琉璃瓶子装了,跟上次小姐买回来的一样,贵的可以买到三两银子,便宜的也能卖到八分银子。至于西大街那边,二两银子能买一瓷罐,很便宜,小姐想开个香露铺子的主意我看能行。”

  “那你可打听清楚了,他们家的最贵的花露一天给卖多少瓶?最便宜的花露一天给卖多少瓶?每天一共卖多少钱?买最贵花露的是些什么人?买最便宜花露的又是些什么?你可一一打听清楚了?”

  “打听清楚了,我和昭...段侍卫在花露铺子门前,从早到晚的盯着,看看进出的都是些什么人,买的是些什么东西,虽是笨法子,却很管用,”锦桃微微红了脸,“东大街他们家的最贵的花露一天给卖三四瓶,价钱中等的能卖七八瓶,最便宜的花露一天给卖十几瓶。买最贵花露的是些穿着得体的夫人们,或者夫人身边的嬷嬷们,小姐亲自出门的很少,买最便宜花露的都是些小户人家的小姐女眷们。”

  虽然没有做过生意,但前世的我开过网店的,耳濡目染,多多少少有些知道。

  看锦桃的样子,居然还知道知道做生意前要作些这样的基本准备工作,也是个可教之才了。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你既说开香露铺子的方法可行,又为什么可行呢?”

  锦桃坐在锦凳上的身子挪了挪,道:“城里有不少铺子背后的东家都是夫人们,小姐如果想开铺子,根本不用自己出面,花钱雇些铺子里的伙计、小厮和做花露的工匠,也是稳赚不赔的买卖,”锦桃看向我的目光十分热切,“最重要的是,小姐做的精油和手工皂,别说宁都,就是整个磐风国都是没有的,小姐想过没有,一旦精油和手工皂在铺子里卖起来了,那肯定是宁都头一份,夫人小姐们肯定抢着买,根本不用担心销路。”

  我不由暗暗颔首,这个锦桃脑筋灵活,是个干实事的人!

  我微一思忖,道:“如果我出钱租个铺子,雇些下人,做香露、精油和皂的手艺你都见过,你可有把握两三年之内接手?”

  锦桃怔住:“小姐是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对...”语气很是惶恐。

  我忙道:“正因为你很能干,所以我才想让你开铺子。要知道,做这些东西可是一门技术活,你和蓝珠不可能一辈子跟我在府里,你和段昭轩要是真大婚了,把这些手艺学会了,有技傍身,以后受用无穷。虽说两三年是长了些,可心急哪能吃得热豆腐。”

  锦桃立刻明白过来,跪在地上道:“小姐大恩大德奴婢没齿难忘,也请小姐放心,奴婢一定尽力做好。”

  我满意地点了点头,拉她起来道:“这件事情急不得,你和段昭轩的事情定下来再说。”

  锦桃红着脸嗫嚅道:“小姐...昭轩说年底就...就提亲...”

  “真的吗?这么快吗?”我很惊讶。

  “昭轩说他娘很喜欢我...奴婢无父无母,小姐...”锦桃害羞得话都说不全。

  “好好好,我都懂,”真是喜事,我很开心,锦桃是个好姑娘,“到时候我让三皇子给你们指婚,你婆家不敢怠慢你!”

  锦桃不再说话,我说道:“你先回去休息吧,今天累了一天,这些事也不急于一时,总要慢慢思量。”锦桃点点头。

  夜里睡不着,看值夜的蓝珠也翻来覆去,遂轻唤:“蓝珠?”

  不一会传来蓝珠略紧张的声音:“是奴婢把小姐吵醒了吗?”

  “不是,我一直都没睡着,”我平躺着。看着床顶的帷帐,“陪我说说话吧。”

  “小姐想说什么?”

  “蓝珠,我对你好吗?”

  “小姐怎么这么问?小姐对奴婢们自是极好的。”

  “那我问你件事,你可不要骗我。”

  “小姐问吧,奴婢不骗你。”

  “你喜欢姜修齐吗?”

  果然如我所料,问完这句蓝珠就不再说话,我又道:“前些天姜修齐跟我说过他喜欢你,我想着你们俩要是真有情意,倒是一桩好事...”

  “小姐说什么呢...奴婢...奴婢...”

  “今天锦桃告诉我,段昭轩年底就要给她提亲,你也不小了,要为以后做打算了。你家是哪里的?”

  “奴婢的家,不提也罢!自从奴婢的爹娘死了后,家里就剩下哥哥嫂子,奴婢那嫂子,处处克扣奴婢,进府也是她巴巴的把奴婢卖给人牙子的,奴婢以后就跟着小姐,那个家,再也不会去了!”

  我哑然,蓝珠的身世我们从没问过,她也从没说起过。

  “可是以后...”

  “奴婢以后跟着小姐,一辈子不离开!”

  “哪有这样的道理,总是要嫁人的啊。”

  “反正小姐去哪奴婢就去哪!”

  我听着好笑:“那姜修齐怎么办,你倒是给个准信,忍心看人家单相思啊?”

  “那奴婢和锦桃也不能全嫁人啊,都走了谁来服侍小姐?”

  “这不是为你们以后做打算么,我问你,做精油的步骤你可掌握了?”

  “这...小姐你就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学不来,步骤总是忘,”蓝珠语气可怜兮兮,“这些锦桃都学会了,奴婢给她打下手就行了,淘洗花瓣,熬皂角这些还做得来。”

  这点手艺蓝珠连一半都没学到,我叹口气:“睡了吧,明天再说。”

  “嗯,小姐睡吧。”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

  蓝珠揉着眼睛去开门,我也醒了,眯着眼睛看。

  敲门的是锦桃,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满脸兴奋,跟蓝珠说着什么“...茱萸姐刚刚...那边来信...”

  我支起身子问道:“怎么了,这一大早的?”

  “小姐,是五小姐来信了!”

  我一把掀了被子:“快拿来我看看!”

  ...姐姐,见字如面,一别数月,甚是想念。本想到南疆马上就给姐姐写信的,但是巫医王为我驱毒,又耽误了一个多月,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二哥才准我给姐姐写信...

  ...我和二哥在南疆过得极好,巫医王答应帮我祛除蛊毒,但是要我在南疆生活八年,要彻底静心静气才能彻底祛除蛊毒,二哥已经答应他了,我会在南疆留八年,二哥把这边都安顿好之后就回磐风了,南疆王也派人来了,这里很安全,姐姐不用担心喔...

  ...南疆好多花草,姐姐一定会喜欢,等到花种成熟妹妹随信寄些回去,种在烟柳阁里一定漂亮,种一片竹林,搭个凉棚,周围种满南疆的奇花异草,姐姐就不用羡慕御花园了,咱们烟柳阁也会变成姐姐口中的那个什么,对,变成伊甸园...

  ...这里到处都是虫子,各种各样的虫子,不过我不怕,姐姐和二哥都告诉绘儿一定要坚强!只有坚强才能面对苦难!南疆还有漂亮的白色孔雀,长长的羽毛还能反光,十分漂亮...

  ...我和二哥住在竹楼里,南疆的人唱歌很好听,比锦桃唱歌还好听呢,我还和她们学了南疆舞,对了,姐姐,二哥说南疆的相柳阁是三皇子的产业吗?跟你说哦,相柳阁里有个南疆少年,据说是二掌柜,他看上了绿芜,绿芜也喜欢他,二哥也很开心说过几年就给绿芜指婚呢,其实我早就看出来锦桃和段昭轩之间有事了,姐姐发现了吗...

  ...巫医王要教我医术,说起来巫医王和神医芷荭还有些联系呢,她的巫术都是和巫医王学的,西陵凝晓不是神医芷荭的徒弟吗,以后妹妹学成了,医术可能要比西陵凝晓还要高呢...

  ...姐姐一定不要忘了我,八年很短的,一定要等妹妹回去呀,妹妹想看着姐姐大婚...

  一封信,我靠坐在床上抖着手看了好几遍,泪盈于睫,爬起来走向软塌。

  “锦桃,笔墨!”

  锦桃拿来我自己做的笔,像是羽毛笔,用起来方便,又不会乱滴墨汁。

  铺开信纸,我开始奋笔疾书,却没注意窗边站了个人。

  2018.01.31

第三十八章 南疆来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