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太极

  “走啊!你说的鸡要到哪里去抓?”我见风子陵忽然不走了,催促他。

  风子陵将心头的怪异感觉立即挥去,伸手一指后方:“看见没?就是半山腰那个小亭子那,距离这里不远,若是施展轻功的话一炷香就到的。”

  轻功?我有些动心:“可是我不会轻功啊,”又有点犹豫,“你施展一下让我看看。”

  风子陵足尖一点,轻若无声地飘了出去。我只觉眼前光影一闪,那人轻飘飘就飞出了十多丈,我顿时傻了,就这样飞出去了?

  “愣着干什么呢?”风子陵看我傻呆呆的就飞回原地来招呼我。

  “好厉害啊,你和风暮染的轻功谁厉害?”我下了马,向他走去。

  “我和他...差不多吧,总听你提起他,他还总夜里闯你房间,你们很熟吗?”

  不知怎的,我忽然嗅到好大一股醋味:“不熟不熟!他看着就不像正经人嘛,总讨人嫌,我和他才不熟。”

  “你那婢女也是没用,夜里进了人都不知道?”他把马放开到草地上吃草,带着我步行上山。

  “还不是怪风暮染!他居然给我的婢女点穴啊,我又睡得死,根本察觉不到,”突然我就想起锦桃,抬头看着风子陵,“段昭轩要像锦桃提亲了,你能给他们指婚吗?”

  “这点小事,当然行了,”他挥挥手,“要我教你轻功吗?”

  “我能学会吗?”以前看的武侠小说,学武功都要好多年,现在他要教我,怕是学不明白,“你们比我大好几岁,都学了那么久了,我很笨的。”

  “你今年九岁,我今年十五,才比你大六岁而已,什么好几岁,说得我好像多老似的,”风子陵用手敲了我头一下,“你站好,我来教你。”

  边走边说,已经走到了亭子里。

  我站好,风子陵把我的体态摆正:“我告诉你,第一步,你要用丹田呼吸,不要像平常一样呼吸。”

  “丹田呼吸?”我似懂非懂。

  “真是笨啊!”风子陵又去敲我。

  “别敲了,再敲更笨了!”我不满地躲过,“丹田在哪?”

  “小腹,肚脐下面,闭上眼睛感觉一下,有没有气流?”

  我闭眼感觉了一下,干巴巴道:“没有!”冷不防就被他敲了头,这人怎么就爱敲头呢!什么破毛病!

  “你闭上嘴,也不要从鼻孔呼吸,用心去感觉丹田,你丹田是不是有气流在来回盘旋,像是一个漩涡一般?”风子陵收回手,见我认真听,他也收了笑,“你跟着它流动的顺序去呼吸。”

  我闭了嘴,也不从鼻孔呼吸,当真用心去感受丹田,果然如风子陵所说,很快就跟上里面的气流快速地流动,顿时一喜:“我会了!有气流就是会武功了吗?原来这么简单啊!”

  “想得美!你以为学武功这么容易啊,”他皱皱眉,“站好了,别得意忘形的,这么简单的事情你现在才学会,看来你真是不聪明。”

  我暗暗运劲,觉得小腹丹田处忽然有了能量,顿时一喜。不知道能不能像飞机燃烧的燃料一般,肚子里的这些气流帮我飞起来,不过总也要试试的,不行顶多被风子陵笑话而已。

  足尖轻点,我一下就跳了起来,差不多垂直跳了一米多,落地瞬间忙稳住身型才没摔倒。

  心里很震惊:“怎么跳了这么高?”

  风子陵轻飘飘道:“有我这个名师,当然出高徒了,要不是看你小小年纪就跳舞跳得那么好,身体柔韧度极佳,我才不教你。”

  我阴阳怪气道:“你这话说的也不怕闪了舌头!”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丫头!”

  我没再理他,刚学会点,自然要练练,鼓起勇气,足尖用力一点,只觉身子骤然一轻,双脚已经离地面三尺,瞬间飞了起来。难道只是跳得高吗?能不能飞的远呢?

  我试着脚尖向身后发力,一口气憋在胸口,用力一蹬,大约七八米远的距离忽然掉了下来,幸好有准备,只是一个趔趄并没有摔倒,心下暗叹,要是早一点学会,奥运会跳远第一名肯定是我的。

  心里想着一鼓作气,就再次提气,又飞了起来,这次比刚刚稍微好些,只是在七八米远的时候稳稳落地点了一下地再次飞起,这样几次后就掌握了平衡,每次落地逗留的功夫就短一些再短一些,但看起来还是跳远,并不像轻功一样一下飞出好远。

  风子陵看我跳来跳去的练“轻功”,不由得好笑道:“心急吃不了热汤圆,今天先吃烤鸡,得了空我就去侯府教你怎么样。”

  我想了想:“好啊,今儿先吃烤鸡去。”

  “好,走,”风子陵果然向前走去,“咱们分工,我去抓鸡,你去那边采摘三叶莲的莲叶。”

  “没问题!”我扫了一眼半山腰的地形,只见凉亭右侧是半山坡的三叶莲盛开,左侧是一条不算太宽的河水,河水清澈,水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水草和石头,半山壁有泉水滑下形成的天然瀑布,顺流直下流入河里,这条河再顺流直下流向山下的星月湖。我不由问:“这是条什么河?”

  “这就是星月河,流入五百里以外的青林镇河道,山里的锦鸡喝了星月河的水,自然美味。”风子陵一边河边走去,一边道。

  “哦!”我点点头,“那岂不是青林镇的河道沿途这一路的鸡都好吃了?”

  “才不是!只有这星月河的水养的鸡才鲜美,出了这星月湖,就再吃不到这么美味的鸡了,也有其他处的水流入那条运河,再说除了这星月河水养活的三叶莲才有如此特别的味道,锦鸡特别爱吃三叶莲的莲叶,三叶莲烤的鸡才会特别,别处哪里有?我出外游历这么多年,也没吃到一回比得过这星月湖水养活的肥鸡好吃的。”风子陵路过一颗树旁伸手折断了几根树枝,拿在手里比划了一下道。

  “哦!原来如此!”我点头。

  “你快些去,给我先采一片莲叶扔过来。”风子陵对我道。

  “好!”我转身向凉亭右侧走去,入眼处尽是三叶莲相互搭着枝叶盛开,阵阵幽香扑鼻,似乎整个人都被这莲的香味给洗染了一般,我顿时脑筋开动,要不要采些莲花回去炼香露,吸了几口气,先采摘了一片莲叶,手下用劲扔向风子陵:“给,接住!”

  只见随着我用力,那片莲叶轻飘飘成直线飞了出去,迅疾如风。

  我顿时一惊,风子陵也是一愣,眼见那片莲叶突然向着他胸口袭来,力道迅猛,让他不由得急急侧身闪过,伸手这才接住那片莲叶,但手还是被震得一麻,他不由睁大眼睛看向我:“你是要谋杀我吗?”

  我抬起头,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风子陵:“我杀你做什么?你又没得罪我。”

  “你问我我问谁去?”风子陵白了我一眼,“以后可注意点,这要是一般人估计就会被莲叶穿心当场而亡了。”

  “真可怕!”我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风子陵手里的叶子,忽然感慨道。

  “可怕什么?只要你掌控好了,让它被你所用,能收放自如,把握力道,那么就是对你防身大有益处。这是好事儿,笨!”风子陵笑道。

  “的确是好事儿!”我顿时高兴起来。

  “听说你还每天早晨晨跑?还练一些特别的招式?来!你比划两招,给我看看。”风子陵疑惑地看着我,很感兴趣地对我道。

  我嘴角抽了抽,肯定是被侍卫看见了,都说给风子陵听了,比划两招?我就是压压腿,再打打太极,至于瑜伽,穿着裙子也不方便给他看啊,不由为难地看着风子陵。

  “和我还藏着!比划两下怕什么?我又学不去!”风子陵笑骂她,“你可真小气!”

  “等着,我给你看两招,让你见识见识!”我立即道。

  “好,我看着!”风子陵站在我不远处看着我。

  我也站定,将以前每日早上打的太极给风子陵展示。

  风子陵顿时睁大眼睛,“这是什么招数?”

  “这是太极真经!”我一边打着太极一边道。

  “太极真经?”风子陵紧紧盯着我的动作,觉得当真是无穷奥妙,他不由啧啧称奇,“没听说过,不过看起来真是奥妙无穷啊。”

  我略微尴尬,想着张真人对不起了,我在异世帮你发扬光大了。估计你不会怪我的,我在心里单方面认你做师傅了,有机会会把太极传承下去的。

  打了几下我刚要收手,感觉似乎丹田的气流已经开始在身体周身循环成了一个光圈,将我团团围住,不觉暖融融的,有一种极其舒服停不下来的感觉。所以,我微闭双眼继续开始抱球动作。

  当时我没睁开双眼,如果我看到周围发生了什么,怕是会吓掉下巴:只见我周身开始很是清明,只有风丝拂过,渐渐的她周身开始聚拢上云雾,最后随着动作,云雾越来越多,最后将我团团包裹其中,几乎看不到人影,只见一团雾在动。

  风子陵开始还新奇,后来越看越惊异,不由得最后嘴巴微张,一副惊吓到了的模样。

  终于将太极打了一周天,我缓缓收了手,所有真气全部回到丹田,顿感一下子轻盈许多,神清气爽,不由看着自己的手心下欢喜。靠,以后还练什么武功,以后天天坚持打太极不就成了,既简单又可以练功了,也不用费心,简直就是一举数得了!

  “怎么样?你可看出什么门道了?”我对着风子陵挑眉。

  风子陵神情有些恍惚,依然看着我一动不动。

  “怎么啦?”我走进风子陵,在他面前挥挥手,“不会我打了几招太极就将你的魂给勾去了吧!罪过啊!”

  风子陵此时才惊醒,眸光渐渐焦距,看着面前的我才渐渐清明起来,他不由开口,震惊无比:“你......”

  “怎么了?有这么可怕吗?”我想着在二十一世纪大街上人人都会的太极拿到古代来居然给一个好好的美男吓傻了,有些无语。不过太极能被传承千载,自然博大精深,当然是好东西,不由有些得意,若是张真人知道她将太极发扬到异世来,会不会也穿越时空隧道来表扬她一番?

  “还好!”风子陵移开视线。想着何止可怕?简直就是......他形容不出自己此时心中震惊翻滚的感觉。看了一眼四下无人,舒了一口气,对着我认真地道:“以后你万万不可在人前如此练功,我也不会将今日之事说出去。不到万不得已,你还是不要显露你有如此功力了。”

  我嘴角抽搐,怎么就不能让人看了呢?

  “听到了吗?尤其是你如今看起来体内真气不稳,若是被有心人看破你情况,别有用心害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风子陵郑重地道。

  “好,听你的!”我笑着点头,反正我也不是什么显贵人物,谁能来害我?以后大不了关起门来在房中摸索着练习太极就成了。

  “嗯!”风子陵也笑了。

  2018.02.02

第四十章 太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