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嫁妆

  我和风暮染在一起后,才知道什么叫吃喝玩乐,觉得简直在重新认识宁都,很多藏在小巷子里的地方,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说过,可风暮染知道。

  他犹如识途老马一般,带着我吃喝玩乐。

  小巷子深处的饭铺,吃饭的碗像我用的盆子那么大,我本来绝不相信自己能吃完那一盆,可尝了一口后,立即一口接一口,把一盆饭全吃了。我哼哼唧唧地喊撑死了,却毫不后悔被撑死,风暮染在对面坐着一边摸肚子一边哈哈大笑。

  从良的名妓开在青楼旁边的脂粉店,上次锦桃找香露铺子也没找到这一家,估计正经人家想不到青楼里也有如此好用的脂粉吧。那些脂粉我倒不稀罕,可一滴凝练的花露,能让人身体凝香一个月,清幽的莲香、傲骨的梅香、空灵的兰香...还能有各种调制的方法,能调制出这世上独一无二的香气,我不禁陷了进去,试着各种香露,忍不住买了十几种花露想回去慢慢尝试着做出来,却没带银子,只能红着脸向风暮染借钱。

  风暮染并不是每天都有时间,每隔三四天,他才会要我陪他一天,恰恰够我把上一次学习的飞镖技巧巩固。

  在外人眼里,风暮染和我算是走得很近了,而且因为传授飞镖,我和他之间有一种若有若无的亲密。

  风暮染是个很随性的人,每次来找我都是直接进院子,从来不通传,也从来不避讳被仆妇们看到,我也不觉得需要遮掩,两个人一来一往许久时日,连皇宫里都知道苏侯家的四小姐和小王爷交好。

  不知不觉中,已经入冬。

  我有些糊涂了,不知道风暮染究竟想干什么。本以为他教授我飞镖,只是一个接我的借口,本以为他带着我四处游玩,只是想打开女人心门的一种手段。可是,他教得非常认真,让我每次学习飞镖时,真的很尊敬地把他看作了老师,并没有出格的举动。和他一起的吃喝玩乐,更像是两人在尽情享受生命。两个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介意尝试、却又什么都不想要的人,做了个伴,在熙攘红尘中寻找点滴乐趣。一个人和两个人截然不同,比如吃饭,菜肴再美味,一个人吃总失了滋味。我相信风暮染也是同样的感觉,所以,他毫不吝啬地把他所知道的一切有意思的事情都翻出来,带着我一起去经历。

  我有时候觉得风暮染像个寂寞了很久的孩子,玩过无数玩具,早已索然无味,现在好不容易得到一个玩伴,不禁迫不及待地带着玩伴一起去玩,想要和他分享一切。看似嬉闹,其实是最真诚的。

  渐渐地,我也是真诚地陪着他吃喝玩乐,把他实实成成当成一个忘了性别的玩伴,丢了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

  期间风静晨大婚的前三天,静妃邀我入宫晚间小聚,早晨就派清欢给我送信。我想起西陵凝晓,于是问了问清欢:“十皇子可在宫中?”

  清欢很明显的楞了一下,笑容有些勉强:“四姑娘可是害怕再遇见十皇子?近来十皇子还在宫中,却是收敛了许多。”

  我点头应下:“我会准时进宫的。”

  下午我带好送给风静晨的礼物,便带着西陵凝晓一同入宫。

  马车摇摇晃晃,西陵凝晓坐在我身侧,撩着窗帘看向窗外:“终于想起带着我了?”

  “这不是才有机会进宫嘛,”我有些尴尬,“一会你要注意千万别惹到那些贵人...”

  “我们西陵氏的规矩比磐风大多了,小小的皇宫我还不放在眼里,”她瞟我一眼,“到时看看是他快,还是我手里的绣花针快。”

  “绣花针?”我奇道。

  “独门暗器,淬了毒的,”她摸摸发髻,纤指一拈拿出一枚闪着寒光的绣花针,“这门功夫我练了好久,杀人于无形,屡试不爽。”

  “是像飞镖一样射出去吗?”

  “对。”

  “我也想试试。”

  “你会飞镖?”西陵凝晓语气里满满的不相信。

  “会...会一点,”我点点头,“你知道的,我总和小王爷一起出去,就是跟他学飞镖的。”

  “你一个侯府小姐,学这些做什么?”

  我咬咬唇:“我想要保护自己。”

  西陵凝晓默然,缓缓道:“等回去我教你吧,若有了飞镖的底子,就十分好学,而且绣花针更能出其不意,让人没法防备。”

  “好!”

  “明日你早膳之后来,先看看你的底子怎么样。”

  “好!”

  清欢候在宫门口,见我们下车,迎上前笑眯眯道:“姑娘终于到了,娘娘老早就吩咐奴婢候着了,”说罢屈屈膝,“请随奴婢来。”其实皇宫我已经来过很多次,去静妍宫基本轻车熟路,想来静妃定是怕我再撞见风子硕,又怕清喜年纪小镇不住场面,才派清欢一直守着吧。

  因不知风子硕在何处,我早和西陵凝晓商量好,我去静妍宫,西陵凝晓有武功傍身,发生危险的几率不大,便找机会趁机溜走逛皇宫,遇见风子硕便伺机下手,遇不见就在天黑之前赶回静妍宫。

  进了静妍宫,我冲西陵凝晓使了眼色,她逐渐放慢脚步,就连清欢也没注意到。

  “你可总算来了,真是的。”前脚刚进了花厅,风静晨一边对我抱怨,一边引我到软塌上坐下。。

  我笑笑,却没看见静妃,于是对风静晨笑道:“先恭喜帝姬与白大人喜结良缘~”还特意拖长语调,欣赏风静晨不胜娇羞之态,从袖中掏出送她的贺礼,“帝姬看看可还喜欢?”

  她白我一眼,伸手接过匣子:“好新奇的样式,我还从来没见过。”

  她当然没见过了,那是我设计的发钗,拿到宁都里最负盛名的首饰铺瑞雅斋做的,还找的最好的师傅,发钗是纯金打造的龟背竹图案,叶角垂了几根流苏,流苏下坠的图案是这个时空绝对没有的独角兽,独角兽象征爱情,忠贞不二,美好,高贵,独角兽也是通体黄金打造,眼睛镶嵌细小的红宝石,小小的,十分精致。为了这图案我可想了好久,图稿改了又改,最终按照第六稿打造,六是个吉祥的数字,也算是好事多磨。

  风静晨拿着发钗把玩,赞叹道:“好生别致,在哪里买的?”

  “臣女自己画了稿子,拿到瑞雅斋做的。”

  “真好看,大婚那日我就戴上,”她把发钗放回匣子里,“走,跟我去偏殿找母妃。”

  还没到偏殿门口就听到静妃正在和宫里的老嬷嬷在商量风静晨的嫁妆:“...第一抬是用如意还是用福禄寿三星翁都是小事,主要还是看怎样体面。上次我去见皇后娘娘的时侯把静晨的婚事说了,皇后娘娘听着很是高兴。说我们宫里统共得了两个帝姬,静晨又深得陛下喜爱,一定要风光大嫁,皇后娘娘最近身子不爽利,这些日子不方便求见皇后娘娘,这大婚迫在眉睫,如果能得皇后娘娘赏第一抬的嫁妆,那就再好不过了。”说着,抬头看见我和风静晨进来点了点头,继续道,“前些天陛下大封六宫的这件事先放一放,典礼什么的都不急,把大婚该置办的东西都办齐了,明天务必再核对一遍,之后就封了偏殿不许出入,万不可出了差错。”老嬷嬷连连称是。

  风静晨领着我到软塌上坐了,待静妃遣了嬷嬷,我笑道:“娘娘晋位分了?”

  “是啊,这么多年总算能混个贵妃当当。”静妃扶了耳后的发髻,轻笑道。

  “真是双喜临门,恭喜娘娘和帝姬了。”

  “啊呀,你真是!”风静晨又红了脸,对我嗔道,“这次说起来都是因为我的面子,父皇亲口对我说的...”

  “好了好了,今天不是说这个的,”静妃好笑的看着我和风静晨,“等你嫁人了就不好再往外跑,今天一起聚聚,以后这样的日子怕是屈指可数了。”说罢唤了清喜摆桌上菜。

  20 18.02.12

第四十四章 嫁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