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浅歌

  随着风子陵一同回宁都的还有二皇子风子奕和阿辞王子,此番阿辞到访就是为了将苏纹迎娶回北疆。

  转天就听到宫里传出的消息,皇帝力排众议封风子奕为摄政王,引得朝堂上下一片哗然。

  听到这消息之后我忍不住唏嘘,皇帝本来就不喜欢太子,这摄政王一封,太子地位极其尴尬,一不小心就会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变成无权无势的闲散王爷,甚至贬为庶人,皇室里的亲情可都是掺杂了利益的亲情啊。

  叹了口气,继续绣手中的香囊,月白色的华光锦上,几朵绕成圆圈的铁线莲栩栩如生。

  屋里生了四个火盆,十分沉闷,我放下香囊去花园里透气。

  刚走在树林中,就感觉身后有人,一回头就看见风暮染笑嘻嘻的脸。

  我不吭声,抽了头上的发钗,慢慢地转身,对着风暮染:“小王爷一走就是好多天,一丝音讯不闻,今日突然出现,你又闯我的院子!”

  风暮染笑起来:“我有本事闯,你倒是有本事赶我走啊。”

  我指尖一捻,发钗瞬间飞出,贴着风暮染的头钉入了他身后的树干上。风暮染一愣,继而笑着鼓掌:“看来我这个师父教得不错!”

  我抿着唇角笑。

  风暮染说:“我看你火气挺大,心情不好,今日别练了!”

  我走到树前,拔下发钗:“我每日都练的。今日心情不好,不练!明日心情太好,不练!人生多的是借口放纵自己,有了一必有二,我还学什么?”

  风暮染轻叹一声,没再废话。我回屋取了绣花针,他盯着我的动作,时不时指点一下我。

  一直练到晌午,已经很累了。

  风暮染伸手搭在树干上,挡住了我的路:“看你有进步,一直有练习?”

  “一直在坚持练习。你不来,我就自己练。”

  风暮染说:“那我继续教你吧!”

  我瞪着他:“跟着你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风暮染笑起来:“我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是你还很有恒心啊。”

  我也笑:“好啊,我跟你学。”

  我上下打量着风暮染,用手指戳戳他的胳膊:“你去做什么了?”

  风暮染没回答我,只是在我耳畔低声说:“有个人躲在那边偷窥我们。”

  我压着声音质问:“谁?”

  风暮染把一个布满倒刺的飞镖放在我手里:“苏四小姐,让我看看你飞镖的准头练习得如何了。”

  我低声问:“人在哪里?”

  风暮染握着我的手,对准林中的一个方向:“那里。”

  我静气凝神,把飞镖投掷出去,一个人影闪了一下,从树林内走出。

  竟然是风子陵!

  我一惊,忙走上前问:“打到你了吗?我不知道是你。”

  “没有。”风子陵把箭头递给风暮染,风暮染接过,似笑非笑地说:“三皇子怎么独自在侯府后花园里?莫不是侯府对三皇子有独特的吸引力?”

  风子陵回呛:“本皇子光明正大递了帖子进的侯府,不比小王爷,只想着偷偷摸摸闯入香闺。”

  我已经明白自己被风暮染戏弄了,气恼地叫:“风暮染!”

  风暮染看着她,笑眯眯地问:“叫本小王做什么?”

  我无语,甩了袖子转身就走,只觉得风暮染现在是又无赖又狡诈又恶毒,根本比不上风子陵万一!

  身后传来风子陵的声音:“别忘了元宵跟我一起看花灯!”

  同时又传来风暮染的声音:“到时候我也去!”

  我没停,一路跑回烟柳阁。

  第二天我看着风子陵送来的一封信和门外跪着的一个丫鬟,再度无语。

  “小姐?”蓝珠小心翼翼问道。

  “哦,”我回过神,“地锦去收拾间屋子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浅歌,是三皇子安排来伺候小姐的。”说罢给我磕了个头。

  蓝珠看我满脸无奈,忙扶起浅歌,我扶住额头:“你回去吧,我已经有很多丫鬟了。”

  浅歌抬起头,声音脆生生的:“三皇子吩咐了,小姐身边没有会武功的丫鬟,奴婢学过些功夫,叫奴婢来近身伺候,免得有些登徒子到处乱闯,平白的毁了小姐清誉。”

  西陵凝晓刚塞了个雁容给我,现在风子陵又塞个浅歌来,我这里是丫鬟收容所吗?想起来就一阵头疼,挥挥手转身回屋:“行,那你先歇着吧饿,我有些头痛。”

  不想浅歌道:“三皇子吩咐奴婢跟着小姐要寸步不离的,以后小姐去哪奴婢就去哪。”

  这句话简直把我噎得半死,蓝珠也慌了:“小姐?”

  我摇摇头:“那你就跟着吧。”

  进了屋我叫蓝珠陪浅歌在外屋,我进了里屋一头栽倒到床上,直想一睡不醒。

  2018.02.25

第五十二章 浅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