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逼宫1

  我没让大婚后的段昭轩继续来烟柳阁做侍卫,堂堂正正的皇宫侍卫守在小姐院门口真是屈才了,风子陵给段昭轩放了假,我也给锦桃送了信,铺子暂时别开了,叫她安心,风波过后我再派人通知她。

  果不其然,三天后,苏侯也把府里的人召集起来让大家不要擅自出府,我心里更是惴惴不安,静妃能提前通知我就说明已经提前知道了什么,那么,静妃和风子陵会不会有什么动作呢。

  我在房间里画花样子,画了一张又一张,殊不知外面大街上城门紧闭,城墙上密密麻麻地立着守城的士兵,人人庄严肃穆,长缨大刀,气息冷冽。京城的大街上,鲜血浸染。地上躺着血迹未干的士兵尸首。

  宫门同样紧闭,门前血流成河,门前站着的士兵盔甲和衣带都染着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息,似乎笼罩在这座金碧辉煌的皇宫上方都是鲜血铺就的一片血色。除了宫门立着的士兵外,还有黑压压一片黑衣暗卫,足足有千人之多,人人腰间或挂着太子的腰牌或挂着四皇子的腰牌,将整个皇宫守得固若金汤。

  皇帝躺在龙床上,对着一个方向怒目而视。一个身穿湖绿宫装的女子跪在床前,微低着头,脸庞似乎被打得红肿不堪,已经看不出面目,但看其衣着,不难认出是静妃。她的脖子上架了一把剑,那剑紧紧贴着她的脖颈,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鲜血顺着剑身滴落,染红了地面上的青石板。顺着剑柄向上,看到了一只握剑的手,骨节分明,再向前看,是一袭印有龙纹的黑色锦袖。之后是风子期一张冷峻异常的脸。

  风子期一身衣着干干净净,除了手中的剑外,没有沾染半丝血迹。他的身边站着风子硕,风子硕也是一身干净,手里拿着一卷明黄的圣旨,上面已经写好了字迹,其中“传位诏书”四个字极为醒目。

  除了几人外,内殿的地上同样横七竖八躺了二三十人。人人无声无息,显然已经死去。

  这副情形,自然是逼宫传位。

  “父皇,您考虑好了没有?只要您拿出玉玺,将这道圣旨盖上,我和大哥便放了这个女人,以后让你颐养天年。”风子硕抖着圣旨,对皇帝道:“她可是你最宠爱的女人吧?你真眼睁睁地看着她死?”

  “孽子!”皇帝大骂了一声。

  “您骂对了,我们就是孽子。若不是孽子,也不可能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风子硕忽然一乐,目光却是森冷没有半丝笑意,“这是您逼大哥和儿臣的!您逼我们反,不给我们一条活路,我们如何能不如了您的愿?”

  “混账,朕何时逼迫了你?”皇帝捶着床沿大怒道。

  “您封儿臣为太子十几年,却从不肯给儿臣一丝实权,只让儿臣当个空壳太子,又封二弟做摄政王,这还不是逼迫我?若二弟当上皇帝,儿臣就成了磐风的笑柄,您这么做,哪里还有骨肉亲情?您的心里只有皇权而已。”风子期寒着脸道。

  “混账,磐风上下怎么有人敢笑你!”皇帝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风子硕冷冽地道:“如今就您一句话,是交出玉玺,成全我们,还是让我们杀了这个女人之后来弑父,我们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也不在乎弑父这一项大罪了。古来至今,又不是没有弑父之人!”

  “孽子!朕是你们的父皇!”皇帝眼睛发红,似乎想起来,奈何病重,只能躺在床上,只怒瞪着风子硕。

  风子期在旁插嘴道:“我们知道您是我们的父皇,若您不是我们的父皇,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如今这整个皇城都在我和四弟的掌控中,只要您拿出圣旨,您以后就是太上皇。我们决计不动您分毫。您喜欢二弟,但您觉得二弟真能坐得了这皇位?就是三弟,他也做不得。若是让他继承了皇位,没准有一日朝纲就塌在了他的手中。”

  皇帝沉着脸怒道道:“你们真是朕的好儿子!”

  “父皇,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您决定,如今就等您一句话,您交不交出玉玺?若不交出,我们就杀了这个女人,再弑父!”风子期开口,声音亦是森寒。

  “朕刚刚已经说了,玉玺不再朕手里。这些日子子奕监国,玉玺自然在他手里。”皇帝道。

  “父皇,您就别唬我们了,您的传位玉玺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给了他?我们当您二十年的儿子,对您这一点还是了解的,您一日不闭上眼睛,又怎么会交出您视若性命的传位玉玺?他手里的玉玺不过是寻常所用的玉玺而已。传位玉玺自然在您手中。”风子期又道。

  “没有!朕说给了他了就给了他了,你们爱信不信!”皇帝似乎怒极。

  “大哥,杀了这个女人!”风子硕似乎懒得再和皇帝废话,转头对风子期道。

  风子期点点头,手腕猛地用力,推动手中的剑。

  静妃一动不动,毫无反抗之力。

  刀剑往里面深深刺入,静妃脖颈瞬间血流如注。

  皇帝忽然闭上眼睛,不看丽妃,对二人道:“你们杀吧!杀了她,再杀了朕,朕看看你们这两个孽子能活多久?”

  “父皇好狠的心,那么儿子就不客气了!”风子期忽然一咬牙,手腕用力,就要结果静妃性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门外忽然飞进来一把匕首,直直插入了风子期后心。

  风子期刺入的刀剑戛然而止,手中的剑脱落,“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风子硕猛地回头,还没看清楚人,脖颈上便被放上了一把剑。一个温婉的女声响起,“四皇子,你最好别动,刀剑无眼。”

  持剑的女子正是太子侧妃秦莞尔。

  她话音落,刀剑架在风子硕脖颈上,而此时从外面挑开帘子走进来另一个女子,一身宫装,却有一种别样的盛气,正是风静晨。

  风静晨比数月前似乎丰腴了一些,眉眼间成熟许多,一身黑色衣裙,小腹微微凸起,如一朵黑罂粟,除了温婉外,还多了些魅惑。

  2018.03.19

第七十五章 逼宫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