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夜遇袭击

  夜很静,不安的感觉还萦绕在陆雪澜的心头没有消散,也没有减弱。

  站在窗外的东鸣,静静的看着房间里那在床上熟睡中的人儿。如果不是他目光冰冷且带着一丝杀意,这会是一幅很深情的美好画面。

  良久,他轻轻且小心的推开窗户翻身而入,不带起一丝声响。

  微凉的风也随着袭入房间,许是察觉到冷意,床上的人儿微微动了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他停顿了一下,轻步来到床前,确定目标没错后,手快速一翻,匕首如变魔术般,瞬间出现在手中向床上的人儿刺去。

  在床上假装正在熟睡中的陆雪澜,突然睁开双眼,枕下的手也随之快速探出。

  两把短小的冷冰器在接触的瞬间擦出火花,东鸣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人,随后快速反应过来又是一击。

  早就防备着的陆雪澜再次出手,快速挡住他的攻击,并谨慎的看着他。

  在书中和那种叫做电视或者电脑的东西里,有很多那种手一挥,就有暗器将人秒杀或者用迷香将人迷晕的描述,这种情况她可不想发生在她身上。

  看着那如盯猎物般的双眼,东鸣有些莫名的害怕。但为了击杀目标,依旧强忍着内心那不知缘由的恐惧感出手。

  几次交手过后,陆雪澜快速擒住心生退意,并以行动来证明想要离开的东鸣。

  “奉劝你再好乖乖听话,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堂,什么叫地狱。”陆雪澜一脸威胁的看着被她擒住的人,随后怕他自杀,又道:“别想着自杀,因为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我都有法子让你上一秒还准备踏入鬼门关,下一秒就可以活蹦乱跳的。”

  正准备咬舌自尽的东鸣,听到这话莫名的有些恐惧,不敢自杀了。

  看着他乖乖听话,陆雪澜满意的点了点头,将人拖到书房,用绳索巧妙绑住。除非有人帮他解开,否则那怕他内力最深,力气最大也解不开。

  这种绑法,陆雪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只知道这种实用的绑法,就如陷入沼泽的理念一样,越挣扎就越逃不出。

  将书桌上的油灯点燃,又看了几眼被她绑住的人后,关门回房睡觉。

  至于明天一大早就去书房看书的雪诺,在看到那人后会是什么反应,她没有想过。因为她认为呆在她身边的人,承受能力就该强,不然怎么接受她这个浑身都非常奇葩的人呢……

  每天准时出现在书房前的雪诺,推开门进去看到地上被绑住的人,在惊吓几秒后,瞬间又淡定起来。

  蹲下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后,同情的拍着他的肩:“可怜的娃!准备接受前所未有的审训吧!”

  在东鸣不解的目光中,淡定的从书架中拿出昨天未看完的书,坐在椅子上一脸平静的看着。

  和这里的安静不一样,小院主卧房里,一大早就被雪碧从温暖的被窝里叫起来的陆雪澜,无比烦燥的哀嚎几声。在门外雪碧不停的催促声下,爬出温暖的被窝,不急不慢的去做每天起来必做的穿戴和洗漱,还有吃饭。

  吃饱饭足后,陆雪澜丢下收拾桌子的雪碧,奔去书房。

  不知昨天晚上被她拖到书房的人睡的怎么样,也不知她的军师一大早有没有被吓到。在路上,陆雪澜很不厚到的想到。

  “军师大大,几日不见有没有想我呀!”

  人未到,声先到。不用看,雪诺也知道是谁来了,无奈的朝天翻个白眼,颇为头疼的抬头,看着一脸不正经的陆雪澜进来。

  陆雪澜欢快的坐在雪诺面前的椅子上,一双眼睛期待的对着雪诺眨了眨。

  “一点也不想,昨天才见过的人,我为什么要想。”无视那一双期待的眼睛,雪诺淡定的回道。

  “军师大大是害羞了,才这含蓄的吧!没事,咱们谁跟谁呀!不用害羞,想我就要大胆的说出来,不然我怎么知道呢?”轻咳几声后,陆雪澜又厚着脸皮说道。

  “把时间用来调戏我,还不如把你丢在地上的人处理掉。”见陆雪澜还在调戏,雪诺板着一副脸,严肃的看着陆雪澜。

  刚才她绝对是疯了,才会回答自家老大那毫无营养的问题。

  还想着调戏的陆雪澜,看着上一秒还淡定,下一秒就如领导般板着脸的雪诺,默默识相的拖着地上早已傻住的人飞快离开。

  交待雪沉和雪梅快速制造一场混乱后,一手拖着昨晚绑住的人,带着雪碧和雪风走密秘地道,来到一间秘室。

  昏暗的秘室里,雪碧一进去就熟练的点燃一盏盏油灯,直到秘室如白天一般亮时,才停下手中的动作,在长木桌旁的椅子上坐下。

第十四章 夜遇袭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