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之境

凄兮未言凉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战争之始

  寂静的夜笼罩大地,月亮透过玻璃窗照在木质墙壁上,反射出淡淡的光。

  特制金属地板上,横七竖八地躺了几个药剂瓶和一台小巧的银色机械。

  空间的裂缝悄然合拢。

  那是一个俊美的少年。

  墨黑的长发披在脑后,一双弧度冷艳的眸子紧闭,绛红的唇微抿,白皙如骨瓷的肌肤细密紧致,喉咙里发出来的是玉石碰撞的清澈声音,混杂着三分沙砾感,七分蛊惑。少年修长的身躯卧在地板上,皮肤在黑色地板的衬托下愈发苍白。

  浓密的睫毛微微一颤,少年的手逐渐撑起了身体。

  他小心翼翼地爬起来,探路似的前伸双手,一小步一小步地走,眼睛始终未曾睁开。

  未走几步,修长的双腿跘到了几个堆叠在一起的木盒子,少年猝不及防地跌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疼得他皱起了眉。

  黑色的充电设备座椅上,华斯维亚陡然睁眼,手搭上腿上的手枪,略略调整了一下眼球设置,一双黑色泛金的眼睛看着少年。

  借助微弱的月光,早已不是肉眼那么简单的眼睛看清了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包括一袭白衣的少年。

  她没在“标记者”信息里找到这个少年,所以她有些好奇他作为一个普通人是哪来的能力做到安全地通过安保系统,并且不被她察觉的。毕竟这安保系统的作用可不仅仅只是看家,更多的是为了保命和抓罪犯。

  不过不论如何,抓了他是最实际也是最快捷的。

  少年喘了几口粗气,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像刚才那样摸索着。

  华斯维亚默默地看着他,原来是个瞎子,似乎还没什么攻击力,对她有利。

  “SH70168,开灯以及抓住他。”华斯维亚淡淡地开口,随手拔掉脖子后面的电源线,枪口直接抵住了少年的脑袋,看死物一般地盯着将脸转向她,身体僵硬的少年,剩下一只手快速脱下有肩扣的衣服。

  闪烁着电光的粗大机械臂从墙壁里陡然伸出捆住了刚把脸转向华斯维亚的少年,稍细一点的钢索延伸而出,藤蔓一般缠住了少年的如玉肌肤。天鹅般修长的脖颈被死死勒住,少年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眉头锁在一起,生理泪水从朦胧的眼角溢出,呜呜啊啊的声音似乎在向华斯维亚哀求一般,若是他有眼睛,此刻必然紧紧望着后者。可惜正收拾着衣服的女人仅仅扯了扯嘴角,收起了枪。

  “居然连反抗都不会么?”华斯维亚看了少年几秒,便收回了目光,低嘲道。

  “手收回去,直径一厘米的钢索,捆紧。”华斯维亚将军服腰间的皮带系好,随手找了双黑靴穿上,淡淡地再下指令。

  机械臂像丢垃圾一样将晕过去的少年放在了地上,手心里出现了一个漩涡形的空洞,一条细细的钢索逐渐被送了出来,对面墙壁的机械臂和这条机械臂一起用钢索将少年的手腕及脚踝死死地捆了起来,没有任何人性的力道勒得钢索陷进了皮肤里。做完这一切,两条机械臂缩回了墙壁,回归原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华斯维亚背好漆黑的武器,修长的枪几乎齐膝。她揽起少年穿着白衣的身躯,随手掂了掂便径直出了一盏白灯照明的房间,蹲在窗台上一拍墙壁,一圈红色屏障便笼罩了大楼。伸手有节奏地点点身旁的屏障,一串代码在苍白的手上一闪而逝,华斯维亚轻轻扭了扭手,旋即从高楼跃下。

  狂风刮过耳畔,华斯维亚淡漠地望着远方高高矮矮的建筑群,眼眸中的金色在弥漫天际的光晕中闪烁,苍白的唇微微抿着,一如既往地毫无感情。修长有力的手像抓着罪犯一般紧扣着少年的身躯,以防后者在狂暴的风压下脱离控制。

  黑靴在高塔塔尖一踏,膝盖微微一曲便如夜枭般再度跃起,华斯维亚环视了一圈天际中纤细轨道上无数的二尺长黑色金属块,挑了一块跃上去站定,与此同时,薄唇轻启,“目标,新世界B区分部最高行政机关执法大楼。”

  “请告诉我您的账号。”全息投影屏出现在华斯维亚面前,冰冷的机械音毫无起伏地响起。

  “W56532,密码267942JH。”华斯维亚熟练地报出一串数字,同时将少年扣得更紧。

  “您的账号为会员账号,您此次旅程免费,感谢您的使用。”机械音再度响起,投影屏上的数据略略更改了一下,投影屏便失了踪影。

  下一瞬,“诺顿”开始平稳地在轨道中行驶,这种东西时速不过十公里,高度也才一百多米,比起华斯维亚本身的速度可谓小巫见大巫,若不是为了更好地带上不确定性极大的犯人,她也不会用这种效率低下的东西。

  凌晨两点四十二的新世界算是寂静,华斯维亚看了一眼与旁边建筑物格格不入,包裹在白色光芒中的通天大楼,走向大楼左侧的专用通道。

  “W56532。”华斯维亚看了一眼门口两个守卫,停下脚步自报家门,一道全息投影屏也在身后出现了五秒左右。

  “放行。”两个守卫对视一眼,同时开口。

  华斯维亚微微颉首,身影隐没在白光照耀的通道里。

   B区监狱兼执法堂。

  “我于四月二十五日凌晨两点二十七被他发出来的声音惊醒,这之前我并未发现他以及任何异常波动。四月二十四日睡觉前我确认过一遍安保系统,没有损坏。而我带他出门时又检查了一遍安保系统,依然没有损坏,时间为两点三十三左右。我想您也能感受到,他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期间我没有询问他的动机。”华斯维亚坐在502间的特制金属椅上,平和地将事情经过重复了一遍,目光凝聚在面前的身为审查官的男人身上。

  “你的大脑和安保系统是否联通?”西尔狄特略略沉吟,然后便抬头问道。

  “联通。”

  “他为什么晕厥?”

  “SH70618机械臂以及直径一厘米的钢索捆绑所致。昏迷至今已经十四分钟。”

  “监控有没有失灵?”

  “没有彻底失灵,但其中的内容我在刚才浏览时认为像素过低,看不清什么,与平时差异太大,应该也受到影响了。”华斯维亚伸手点在一直在旁边录音的全息投影屏上,一个文档便传输了进去,其中一个视频呈现着预播放的状态显示出来“这是能采集到的数据。”

  “知道了。剩下的交给我们。必要时会叫你回来。”西尔狄特随手关闭了录音,抬头道。

  “好的。”华斯维亚起身,将少年放在了椅子上,转身开门行出。

  “等等。做任务的时候,小心些。”西尔狄特忽的喊住了华斯维亚,意义不明地说了一段话。

  华斯维亚微微侧头斜瞥一眼西尔狄特,露出一个算是感谢的笑。一眼看到机器人眼底的凉薄,待西尔狄特回过神之后,女子已彻底失了踪影。

  “华斯维亚·塞尔蒂托夫……”

  喃喃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充斥着无尽的惆怅。

  走廊并不长,不过短短一会儿,华斯维亚就重新沐浴在了夜色里。

  并不高但十分密集的建筑群互相依靠,猩红的航空警戒灯在大楼上忽闪忽闪,弥漫着一股压抑和凝重的气息。深邃黑夜里,隐隐窥地见像囚笼一样将人族围困并守护起来的伊兰特城墙,通身漆黑,阻挡了人类所有对世界有所好奇的目光。

  华斯维亚抬头凝视了远处一个棱锥样的奢华建筑,又看了看旁边那些建的令人心里发毛的建筑,叹了口气。

  眸子好像黯淡了几分,华斯维亚揉揉眼,一个短小的助跑跃上了用寥寥几根支柱支在天际的轨道,迅捷地跑动间,一头如同流动着的黑发迎风飞舞。

  ……

  新世界时间,三点整,明珠大酒店。

  “呼……”

  一室凌乱,雪白的大床上落满了被蹂躏得成了碎片的红玫瑰,贝斯特算是麦色的胸膛微微起伏着,黑眸混浊,深沉的呼吸从前者喉咙里传了出来,线条清晰流畅的手臂松松地搂着一个肤白如雪,面露红潮的美艳女子。

  空气里弥漫着难言的气息,这种情欲之感显然和这个压抑的世界格格不入,但却普遍之极。

  “大人……”女子葱白的素手从贝斯特·肯拉达还淌着汗珠的胸膛上抚过,刚刚还在不断溢出甜腻呻吟的红唇此刻仍在吐露勾人的话语,一双桃花眼媚态横生,直直地看着贝斯特,活像一只发情的猫,舒展着身体。

  “感觉不错。还想来?”贝斯特嘴角微微勾起,声音低哑。

  “您说呢?”女子坦然一笑,欲望被表现地一丝不剩。

  贝斯特没再说什么,劲瘦的身躯却并没有动,眸光三分兴趣,七分讥讽。

  女子不满地娇吟一声。

  时间在纸醉金迷之间悄然消逝。

  “噗呲!”

  利器刺入肉体的声音清晰无比,香汗淋漓的女子身体瞬间僵硬,美眸艰难地往胸口上看去,一柄雕刻着花纹的锋利短刃不偏不倚地插在她丰盈的胸上,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蔓延开来,和情欲气息交织在一起,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和……淫秽。

  贝斯特略略一惊便强行镇定了下来,黑眸归于平静,欲望逐渐从其中消失。他沉默地将女子推开,翻身起来拉好裤链,在几秒内迅速套上衣服,动作快得有些紊乱。

  “晚上好。”落地窗的厚重窗帘不知如何被打开了,一个全身都掩在黑袍里的人站在窗边的阳台上,隔着完好无损的玻璃用枪瞄准贝斯特,淡漠地道:“请问贵邦有看过天眼吗?”

  “天眼?那种东西你们弄不到也不要找我。”贝斯特修长的手指扣着袖口的纽扣,黑眸有些慌乱,但强行平静地道。

  “那好吧。为了确认,我想代表我族来检查一下,请批准。”黑袍人对于自己问了个废问题而丝毫不感到异样,颇为悠闲。

  “不批准。联盟会允许你肆无忌惮地踏上这片土地么?”贝斯特毫不犹豫地拒绝,随手一攥,警报瞬间响彻天际。而听到警报声的人类瞬息间面露恐慌,在外行走的立即逃命似的躲进大楼,而在家的则直接启动安全设备,三年前的卡拉笛之战让他们的记忆根深蒂固,甚至达到了恐惧的程度。

  那场战争血流成河,死的人类多数成了能达到数米高的巨大异族,最初的一年人类溃不成军,绝大部分地区被武器污染成了禁地,尸臭味取代了人类的嗅觉,原本2045年已有的七十多亿人口,骤减到一亿多人,饥饿,疾病接踵而来,人类只睁着深陷眼眶的无神而混浊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令人心生绝望的灰黄色天空。

  “58号参议……”贝斯特刚用紧急传讯设备开口说几个字,话音未落,扳机已被扣动,子弹瞬间打碎玻璃,贝斯特在瞬息间反应过来,指尖猛地一按,光点划出一个圆,子弹便悄无声息地在湮灭的小阵法里坠落在地。

  “尽管依靠的是别人的能力,但胆子依然很大。”苏比科特黑袍下传出一阵诡异的笑声“难得我这么有礼貌呢,竟然敢用警报……”

  贝斯特默不作声,有些喘不过气,对面男人的笑声忽的止了。

  “连二重阵都完不成的的纯种人类如今似乎也当上了参议,人族是打算破罐子破摔吧……”

  正常的男性嗓音逐渐变得粗哑,沉闷,宛如轰隆隆的雷声一样模糊不清,男人也随之扯下黑袍,露出其中蠕动着的尸绿色躯干,以及一张只有几个流着脓水的洞和被撕开一样的嘴的脸和背后虫足一样的六根骨骼,以及一道横在躯干中间的疤。一股腐烂的味道席卷了这方空间。

  “去死……哈哈哈……”

  锋利的爪子破空袭来,狰狞的笑声传入贝斯特的耳中,后者厌恶地快退一步,手微微向胸前一推,一道薄薄的光幕便硬生生挡下苏比科特的攻势,他顺势一跃,径直跃上半空中的诺顿,然后便是无休止地不断改变落点。

  “异族罢了,闭上嘴吧,苏比科特。”贝斯特瞥了一眼怪物的疤,握拳淡淡地道。

  他曾偶然听别人说起过,苏比科特,B+级通缉犯,悬赏一千点数,以他,绝对没法对抗。

  “呲啦!”布料被撕裂声音清晰地响起,贝斯特一个踉跄,险些从诺顿上摔下去。他的右手死死地捂着左肩,那里正源源不断地闪烁电弧,一双线条锋利的眉皱在一起,贝斯特心中忽的有些烦躁,怎么还没有人来?

  “嘿嘿……你在等执法者赶来吗?”阴森扭曲的声音一语道破贝斯特的心声,苏比科特挥爪在男人的背上留下一道可怖的伤痕,伤痕中,隐隐间透着荧蓝的光,男人眉头一皱,一跃跃上了十数米远的诺顿。

  贝斯特强迫自己稳在诺顿上,目光深沉,右手手腕狠狠一扭,咔擦一声,周身方圆两米的诺顿竟都迟滞在了原地,不再移动,空气似乎也凝固了。苏比科特撕出来一般的嘴传出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叹息,脸上的几个洞似乎能看清楚贝斯特周身的不对劲,尸绿色的躯干僵在原地,竟没了动作。

  贝斯特咬了咬牙,对危险的直觉让他保持着周身空间再度往下一个诺顿跳去,几个跳跃后,令人作呕的怪物已经成了一个点,即将消失在视野里,可他心里的不安却越来越强,强烈的危机感浮现心头,本能的让他加大了对空间的影响不断后退。男人平日略有锻炼的身体还算灵活,在诺顿上轻轻一点,便悄无声息地摸进了一座废弃大楼的楼层里。

  指尖按特定轨迹微微划动,贝斯特眸光冰冷,从大楼的另一面径直跃下,速度极快地远离。

  瓦砾中,一只蜘蛛悄然裂成两半。

  呼——

  轻的快要听不见的呼吸声和风声汇在一起,贝斯特浑身一颤,毫不犹豫地闪出数米远,枪疯狂地瞄准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巨型怪物射击。

  白绿之色的粘液在身上流淌,除去不断消失的子弹带来的小坑,一道有些深的伤口出现在躯干上,苏比科特显然没全逃过陷阱。苏比科特心中烦躁之余也免不了几分惊讶,刚才那些丝居然能伤到它,距卡拉笛之战不过区区三年有余,当年纯种人类只能布置它可以轻易避开的陷阱,但现在却已经到了如此地步,人类的发展速度相较与异族快了不止一两分。

  收起心中不屑,比刚才大了足足三倍有余的怪物背后骨翅猛力一扇,瞬间欺近贝斯特,后者右手一握,一个半径一米的荧蓝色防阵瞬间横在了法尔默与苏比科特之间。怪物狂嚎一声,毫不犹豫的撞上了法阵,后者在漾起一阵巨大的波澜后逐渐消散。苏比科特一爪打散再度袭来的攻系法阵,巨爪一阵剧烈颤抖,竟破开贝斯特周身将近凝固的空间,死死地擒住了法尔默,后者身躯在压力下颤抖不已。牙齿紧咬,贝斯特盯着苏比科特,倒不如说是它的身后,忽的松了口气。

  “苏比科特,好久不见。”冰冷的机械音。

  一白一黑两人站在不远处。面色冷漠的女子站在一处延伸出来的钢筋上,苏比科特身躯内已然一个对穿的洞,身躯粘液迅速交汇在一起,丝丝缕缕连接上洞的内壁。

  怪物似乎没感受到疼痛,只随手松开了手中之人,猛地转身狠狠冲向黑色机器人挥爪!

  “轰——!”

  白色的阵从小到大共三重瞬间在机器人面前展开,繁复的字纹晦涩而玄奥,在重击之下一阵颤抖,三重阵法融合在一起化作半径三米的蓝色大阵微微旋转,电光闪烁。苏比科特一招未得手触电一般收回爪子,与机器人保持了安全距离,眸光透着痛处已经将要压制不住的红光。它熟透了这种阵,可以几重阵法叠加,而哪怕是二重叠加,也有较一重几倍的威力。

  黑色机器人,也就是华斯维亚屈膝一跃,迎面对上了近乎狂化的怪物,以刀尖一点和左手为中心,无数阵法伴随着野兽狂嚎瞬间展开,在碰撞中缓缓湮灭。

  “参议,退下吧,能把它逼到这样子,也算是过得去了。现在跟我回去,我会保护您的。”白色机器人撂下一句并无太多恭敬的话,站在法尔默身前看着天空上的战斗,几秒后转头道。

  “她一个人能解决苏比科特吗?”贝斯特不放心地问。

  “就算是纯种人类,您也应当了解一些执法者信息。”白色机器人的声音充满对贝斯特的不屑“那位执法者是一等执法者,在卡拉笛之战就已经能单独应战并击杀两个A级了,至于B+,可想而知。”

  贝斯特点点头,这才站上诺顿,平稳地驶向了执法大楼。

  瞥了一眼身旁不断跳跃在钢铁森林中的白色机器人,贝斯特沉默地转头望向执法大楼,想起刚才白色机器人的话,只摇摇头,有些茫然,但懂了大部分。

  ……

  “到此刻为止,A区遇袭2起,B区遇袭1起,C区遇袭3起,D区遇袭2起。除B区出现B+级人形异族外,剩余三区多为B级以下异族,多为鸟形,我方没有明显损伤。群众的恐慌无法避免,虽然已经实施压制,但还是在扩散。”

  自从三十年前所有种族整合在一起变成了人族,五花八门的徽章就改成了由一个黑色三角,白色三角,黑白双色三角和一张白色人脸组成的徽章。普通的人族只能佩戴没有人脸的徽章,能佩戴的除了战事方面有成就,便是在某一项上有极大成果之人。此外,异族与人类诞下的新人类也能佩戴,倒不如说,这些新人类才更实至名归。

  佩戴着带人脸的徽章的白袍男人坐在会议厅首席,鹰一般的目光直视着坐在桌子后面的贝斯特,似是避开了汇报内容,问道:“你说,异族想要天眼?”

  “它的确是如此说的。”贝斯特毫不犹豫地点头,神色谄媚,“而且似乎不知道天眼的确切位置和出现时间。”

  “还是先搜查一遍墙内外再说吧。距离卡拉笛之战已经三年有余,虫族要恢复元气也该恢复够了。”坐在次位的拥有白皙皮肤的莫希顿·拉文轻靠椅背,手敲击着椅把手,淡淡地道。

  剩余的数十位参议员听到这话都面色微沉,莫希顿的话绝不只字面意思那么简单,不论知不知道,都不是件好事。

  若是真知道,以人类为基础的异族先于他们知晓天眼踪迹,手脚还敢蔓延到人类地盘,若没点本事自然不可能有这种举动;若不知道,那就是纯粹找个理由开打。怎么看,也不过是风雨欲来。

  “32、33号,带着你们的人,先进行对新世界的搜查,看能不能发现天眼,通知总部及分部监察部合作,可以和任何一部寻求帮助。”白袍男人垂眸略略沉吟两三秒,抬头迅速地开始安排任务“情报部的参议42、43、44、45与总部及其他分部联系汇报情况,保持消息畅通,有重要信息与我汇报。虫族的一举一动都开始注意,可以和任何一部寻求帮助。”

  被点到的几人高声应是,白袍男人目光微微一扫确认后便又开始毫不停顿地下命令“执法部通知所有执法者从现在开始高度戒严,时刻与全体维护好伊兰特城墙,墙外居住者能利用的都搬进来,不能利用的可以清理。武器库做好准备。战事部,待会给我分析报告。”

  “通知所有人族,一旦发现任何异常事件请上报。墙内警戒和墙外警戒的负责人留下,散会吧。”白袍男人话音一落,环视一圈。其他人面面相觑,心中有几分了然,旋即小心翼翼地起身,三三两两聚成群,低语着走了出去,面色有些忧虑,但相较于那两个负责人脸色苍白的样子则是好了不止一分。

  贝斯特攥紧双拳,垂头走了出去,眸光中闪烁着不安,他知道那些游荡在墙外的居住者的数量,将近一万人,百分之八九十都是苟延残喘,到了最后,必定是要为了防止异族入侵时扩大感染而击杀的。ABCD区的墙内都已经塞不下更多的人了,所以此举虽然可能让人寒心,但也无人在乎了。

  和平即将被打破。

  

第一章:战争之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