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幸福的活着

水煮冰棒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标题章节

  四十年前的夏天,三间土坯房内,我出生了!

  对于一个三辈都没有女孩的大家庭来说,那是黄金有价,玉无价!我,叫玉!虽然我有两个哥哥,妈妈却是几个媳妇中第一个享受婆婆伺候的。妈妈说我是在叔叔婶儿,哥哥们的手中长大的。

  四十年前的山东平原农村,去赶集,上镇上或者出门走亲戚都是走路,爸爸骑着村里唯一的一辆永久大梁自行车,常常我趴在车把上,和爸爸一块参加乡镇会议,他是村支书,总是大会小会的忙,农田的活计都是妈妈忙,农忙时爸爸炒个菜,带二个玉米面馒头,送到地头给妈妈吃。

  记忆中最幸福的画面是坐在自行车大粱上,穿着红花棉袄,扎着两个朝天辨,爸爸变魔术一样拿出一颗水果硬糖,或高梁饴软糖。那是何等的傲娇!爸爸对我来说,像神一样的崇拜!

  妈妈很感性,记忆中妈妈总会偷偷的抹眼泪,有时特别小女人,柔柔的,可讲不了几分钟,咬牙切齿的狠话随口说出,越讲越激动,边说边用那渣人的手抹一下眼泪!五六岁的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样?我只会站起来,找爸爸了。

  有爸爸妈妈,哥哥们的宠爱,我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有一天吃午饭,二哥替我搬好板凳,大哥吃着窝头,我还没坐下,就看到爸爸把大哥踢个仰翻,原来是大哥没替我拿馒头。

  因为家人无底线的宠爱,在我以后的日子里,吃尽苦头

  小时候的我是家里的娇娇女,宝贝!见人有礼貌,村里人都喜爱!自己也感觉幸福满满!

  那时的孩子没有上幼儿园的,家家三五个小孩,小的总捡大的衣服穿,男孩一群,女孩一群,从没有因为没有玩伴而恼。如果哪个小孩穿了一件新衣,哪怕是一件花平角裤,大家都觉得漂亮!而我却总是穿着新衣服,一来上有两个哥哥,没得旧衣服改,二来我是父母的手中宝,心头肉。记得有一天,爸爸给我买了一双小皮鞋,我穿着转了大半个村,实实在在的过了一把瘾,羡慕了一村人!

  爸爸开会回来,总会带回家好多报纸,五岁的我就认识了“中共中央人民代表大会”等等二十几个字,三五成群的时候,我就是骄傲的小老师!

  终于家里有了一个现代化,一部收音机,夏天的晚上一家人坐在庭院里,爸爸坐着闭目养神,听评书,听京剧,整个院子都是二胡声,房间里只有一盏煤油灯,天上的星星特别亮,妈妈下地干活回来,洗了洗手,就忙着做手擀面。小矮桌上有自家做的油炸酱,我总是衬爸爸不注意,手指占一下酱,快速含嘴里。呵呵……真好吃!三十多年过去了,每每想到此时,仍对炸酱面的味道记忆忧新。自家种的黄豆,妈妈把饱满的挑出来,剩余的洗干净,泡在大桶里半天,吃过晚饭的时候,妈妈把泡过的黄豆用大草锅煮熟,放在热锅台后边一米平方左右的热土坯上,等待几天发酵,等黄豆长出蓝灰的莓菌,放在陶罐里,撒上盐,那时的盐都是大盐,好多人因为没有补碘得大脖子病。拌匀腌制,密封一个月左右。在那一个月都吃不上两顿白面条的年代,能配上香喷喷的炸酱,所有的幸福和满足尽在其中……时至今日,我都这样认为。

  我觉的爸爸是神一样的爸爸!无论爸爸炒的哪怕是淹菜缸里白菜根,茄子枝嫩皮,还有冬天的小红萝卜,我和哥哥们都吃的津津有味!

  我爱去外婆家,每次去看姥姥,她总是迈着小脚,偷偷的塞我一个熟鸡蛋,有时我舍不得吃,给跟在我身后有白血病的小哥哥吃,他是大大舅的儿子,那个年代白血病对人感觉很恐怖,妈妈总是哭着对舅说“他就是个讨债鬼!你总不能把身上的血都输给他,大人孩子咋办?还指望你养活一家人啊”。几年之后,舅舅终于不能再抽一点点血了,小哥哥走了。舅舅没有眼泪,躺在炕上无力的看着儿子尸首,看不出了悲伤!现在为人母的我才体会到那个眼神中透露的无奈!那么凄凉,那么的让人揪心!

  妈妈说我的命是捡回来的,爸爸说“是的,都停止了呼吸,医生都放弃了,你妈还跪在医生身下,抱着人家腿,求医生救救你”爸爸笑着,讲的很轻松,可眼睛却不停的眨。妈妈说“我什么偏方都试过了,到处给人家磕头,终于有个老中医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针灸扎满了头,把不喘气的我救活了”鬼门关回来的我,让父母宠惯着,由着自己的性子每天开心的上学,放学。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

  我们家是个大家族,爷爷奶奶生了八个儿子,存活下来五个,在没吃没喝,连睡觉都只有盖一床被子的年代,生个孩子如同猪下崽一样,奶奶隔着门帘问“生儿子?还是闺女?”里边产婆说:添个大胖孙子!奶奶恨恨地转身走人。刚刚生完孩子的妈妈自己下炕烧火,做饭。谁让你生的是个儿子呢!妈妈说“只有生下你,奶奶才掀开门帘进来,侍奉妈妈了几天!爸爸曾经描述过:土炕上只有芦苇席,弟兄几人光着身盖一床被子,人?着被,暖着炕,心一直暖暖的!每每讲到这,爸爸浓浓的眉毛笑弯着,爸爸当年也是特别帅的男人,浓眉大眼,身材匀称,穿着身军装,迷倒一片天的人物!

  记忆中,爸爸妈妈总是三天一大吵,二天一小吵,有时妈妈天不亮下地干活,直到在田间分不清草和苗时,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问妈妈眼睛咋了?妈妈说“进砂子了,揉的”别看我小,我知道,妈妈哭的,那时候的我不知道安慰妈妈,总觉日子过的开心,哭啥吗!记得有天夜里,我被妈妈爸爸吵架声吵醒,迷迷糊糊还没睁开眼,就听到茶杯摔碎的声音,在农村的深夜里,特别响亮,我悄悄的把头缩回被窝里,哭着,哭着,哭睡着了,醒来后,家里没有一人,各人各就各位,好似昨晚上啥事也没发生!可我为什么哭呢?隐隐约约还听到离婚几个字!每天我都能找到乐趣,玩的自嗨!哥哥们还是不愿带着我玩,爸爸每天脸上挂着笑容,妈妈依旧红着双眼,非要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回家。

  妈妈爱叨叨,她能讲一宿不睡,从小我的催眠曲就是妈妈的唠叨:其实妈妈长得并不太漂亮,雪白的肌肤,圆圆的脸,胖呼呼的身子,笑起来眼睛眯成一道缝,和众多农村妇女一样,妈妈顶着我家大半个天,总听妈妈讲:隔壁人家女人走路手揣在?管里,哪像我,走路都带小跑,看见个树枝还拿回家!爸爸啥也不讲,只当没听见。现在的我才体会到妈妈当时那么多的委屈,其实只需要她的男人哄哄她,她所有的劳累和辛苦都不算啥!可我也找了一位和爸爸一样,连句贴心话都不肯说的男人,做了妈妈才体会到母亲的艰辛!何止是心酸和愧疚?

无标题章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