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3

  第二天就不一样了,我当时做了一个特别傻的决定就是带着书看书。

  有人说;“看那个装B的,真他妈能装。”

  “我最恨这种人了,一天到晚就知道装。”

  也有人说;“好羡慕啊,他不用军训。”

  “他好像是个聋哑人哎。开学的那天你没有看见啊,他的病例证明。你也想成聋哑人?哈哈哈哈”

  这些话我都能听见。而且我知道我是聋哑人的消息很快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当时很难受有种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

  卢雨晴;“他好可怜都没有办法像我们一样正常的活动、说话、听歌,要是我不能听歌我肯定受不了。”

  这句话像暖暖的咖啡在寒冷的内心深处显得如此宝贵。

  我经不住好奇心的诱惑向那个女孩看了一眼美丽的外表和甜美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就记住了她——卢雨晴。

  军训真的是既枯燥有无味,时间总是慢慢的走。我坐在树阴下像一个“偷窥狂”。偷听卢雨晴的声音口号声,聊天甚至是呼吸声。我超常的听力让我觉得变态,所以就要求自己强行看书来警示自己不要做傻事。

  一个星期的军训结束了。说苦也不苦,说累也不累。只是分班令人有点难过。

  但是在当时我的心中却充满了期待,我期待到来的新同学中有卢雨晴,或者我去卢雨晴她们班当她的新同学。

  陈老师说;“我们班要走的同学都已经走了,现在我们来欢迎新同学的到来。姚琳(女)、孙英、张在旭,杨海东,卢雨晴(女)这五位同学将要成为我们班的新同学。大家欢迎!你们去找位置坐吧。”

  也许这就叫心想事成。卢雨晴来我们班了她和姚琳坐在一起,就坐在我的后面。我当时坐第一排靠左,她坐在后面靠右,姚琳坐我正后方。

  陈老师说;“男生宿舍不变,但是4017宿舍抽空。你们宿舍只有四个人自己选一下要进我们班男生的那个宿舍(男生现在还有四间宿舍一人进一间宿舍刚刚好。)女生也一样5037宿舍抽空,依次进入别的宿舍你们自己调一下。十分钟后我来选宿舍长。现在开班会。有人要当班长吗?民主选举。”

  当时有4个人举了手老师让他们分别准备演讲。聂远新、卢雨晴、杨洪平、凌晨。

  第一个上台的是卢雨晴;“我想当我们班的班长,如果我当上班长会辅助好老师的工作。带动班级的学习气氛和学风。开展课外活动。谢谢大家我说完了。”

  最后是聂远新当选了班长他说了一句超牛的话;“班长就是我,我就是班长。”这句话一出所以人都惊呆了。于是大家就都选举了他。

  卢雨晴当了宣传委员。刀开明当了文艺委员和体育委员。

  开学的第二天一般都不上课,基本都是自我介绍。

  当然我的自我介绍是带有主角光环的。所以人都是站上去说自己的梦想、名字、来自那里等等。

  我是站在黑板面前写出来的,虽然我没有写我是聋哑人但是就好像我无形中写了。而且特别明显。所以的同学都要帮我和老师解释说;“老师他是半聋哑人不方便说话。”

  老师们都会说;“哦,这样啊。这位同学能考来民中肯定很艰苦啊!你们要向他学习啊。”

  其实我特别想告诉他们我不是聋哑人而且我的听力比你们所有人都要强大。但是现实中的我却只能长吁了一口气。继续写着的确浪费了老师挺多时间的,所以后来老师直接没有让我写自己的梦想因为可能写完就下课了。

  转过身鞠了一躬。

  下午炽热的太阳透过树叶刺出了光圈。同学们都买了饮料其实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天气只有喝水才解渴。可是坑人的超市冰箱里不放一瓶水,放的都是饮料。

  这个老板很会利用天时地利人合来做生意。

  刀开明早早的就来到了学校他头发湿湿的,在民中很多人都有中午洗头的习惯,主要是为了保持清新。

  刀开明说;“你为什么会有冰水?”

  卢雨晴说;“我在外面买的。”

  刀开明说;“你是走读生。”

  卢雨晴说;“嗯。”

  这种搭讪的方法一点都不新鲜,可是却很有用,因为追女生最好的方法就是增加机会,见面的机会、聊天的机会,总之有机会就利用好机会,没机会就制造机会。

  可是我看到卢雨晴会说话的会结巴。虽然我本来就不怎么说话。

  预备铃一响所有人都回到了原位,没有讲过多的话。这节课是陈老师的课。陈老师走路时自带气场,可实际上她特别善解人意还带有幽默感。

  陈老师说;“嗯,很好,看来我们班选的班委都还不错。昨天你们都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所有今天你们要不要上课?”

  全班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人敢讲话。

  陈老师说;“逗你们的,今天我带来了几样东西,一个是用来记录你们学生时代的笔记本按照学号写日记,每一个人都要写,每天写一篇。另一件事就是把你们的梦想写在这张卡片上,先写这三年的小梦想或者小目标,在写未来的梦想和目标。每组开头的拿到后往后传。”

  写完后陈老师把我们的卡片都收了回去。

  陈老师说;“现在你们给我们的班级日志取一个名字。让后投票决定。”

  名字都有《停在笔尖》、《时光有味》、《保质期三年》、《长出翅膀》、《声之语》最后是《声之语》作为标题,但是其实我个人真的很喜欢《保质期三年》这个书名。

  刀开明说;“老师要不要我帮班级写一首歌啊。”

  陈老师说;“好啊。要不要帮你的歌取一个名字啊。”

  卢雨晴说;“不懂不念”

  她是第一个回答的也是唯一说出歌名的,后来她发现没有人理她羞红了脸。

  “哎、、那个、、时光、、有、、、语”我吱吱唔唔的说出来了,我不是口吃也不是语言障碍,只是单纯没有想好歌名后来拼拼凑凑才想出一个名字。

  陈老师说;“时光有语?”

  我点了点头。我说出歌名只是为了缓解卢雨晴的尴尬。

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