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7

  老师说;“来,来大家都来量量体温。看看有没有生病的。全班只有一支体温计。不要给我弄坏了啊。卢雨晴你做一下统计等一下把结果交到德育室。大家听好了现在是抗非典的关键时刻都不要给我打马虎眼。”

  叶香秋说;“老师要不要吃蛋糕。”

  老师说;“生日快乐。叶香秋慢点吃蛋糕。担心吃坏了肚子。非典一开始就是通过吃的传播的。你们都别吃坏了肚子啊。”

  叶香秋说;“老师,你说现在高考会不会降低分数啊。”

  老师说;“应该会,所以你们要参加高考?”

  “哦!”声成片。

  老师说;“要参加的同学和我报个名,我把上次的高考试卷拿出来。给你们先做个模拟考试。看看你的成绩在决定要不要让你们参加高三的考试。”

  很多人都说了;“好!”

  老师说;“那现在上来报名,我去复印试卷。”

  很多人都上去报名了。卢雨晴走了过去说;“老师,统计好了。”

  老师说;“嗯,那你现在交下去吧。哎,对了卢雨晴你要不要试试。”

  卢雨晴说;“嗯,试试吧。”

  走到德育室后看到了蔡佳诺和特长生们,也在德育室外面。

  卢雨晴问;“蔡佳诺,你们怎么回来了?”

  蔡佳诺说;“还不是因为非典,那边都停课了。所以我们就回来了。”

  卢雨晴头没有动,但是眼神却扫视了一遍这些特长生。

  蔡佳诺说;“在找刀开明吧!”

  卢雨晴突然定住了急的摇摇头说;“没有。”

  蔡佳诺说;“他在回来的时候发烧,医生把他隔离了。卢雨晴!”

  蔡佳诺沉默了一会说,“你等一下,能不能去医院看看他。说不定你去了,他会对自己更抱有希望。”

  卢雨晴有点懵的说;“嗯,好。”

  蔡佳诺说;“谢了,他在州医院。”

  下课后卢雨晴问叶香秋:

  “叶香秋你有没有什么事情啊?”

  叶香秋说;“没有。”

  卢雨晴说;“那你能不能陪我一下。”

  叶香秋说;“你要干什么?”

  卢雨晴说;“陪我去一趟医院,我要看一个人。”

  叶香秋说;“哦,好吧。”

  卢雨晴带着叶香秋先去买了苹果,来到州医院后问护士;

  “姐姐,你们这里有一个叫刀开明的病人吗?”

  叶香秋说;“啊,刀开明病了。卢雨晴你来这里见他不太好吧。”

  护士说;“什么病?”

  卢雨晴说;“非典。”

  护士和叶香秋都惊呆了。护士看着卢雨晴眼神放大;“啊~!”

  旁边的保安跑过来说;“怎么了?怎么了?”

  护士惊恐的指着卢雨晴说;“她,她,非典。”

  旁边的保安说;“快,快通知李医生。”

  护士着急的打了电话,一旁的叶香秋和卢雨晴都懵了。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惊到了,所以人都渐渐的往后退。

  护士说;“打不通!怎么办啊。先送到隔离室吧!”

  保安说;“同学,你先别急啊。你先跟我来。”

  卢雨晴说;“哦。好。”

  保安带着卢雨晴往隔离区走,见到了隔离区的保安说;“把门打开。”

  开了门后卢雨晴跟着保安后面走。保安戴着口罩可是卢雨晴什么也没带戴。卢雨晴看着每一个走过的病房都没有发现刀开明保安见到了照顾病人的护士说;“还有空房吗?”

  护士说;“里面还有一个空位。”

  保安走在前面卢雨晴跟着后面,打开门就看见了刀开明。刀开明看着窗外回过头看见了卢雨晴。

  保安说;“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马上就给你找医生。外面那个是你家属吗?”

  卢雨晴说;“那是我同学。”

  保安说;“好。我知道了。”

  说完保安就走了出去,叶香秋之前被拦在了隔离区的门外。

  刀开明说;“你怎么来了?”

  卢雨晴说;“我来看看你,我还带了苹果我削给你吃。”

  说完卢雨晴就削起了苹果;“你还有几瓶。(盐水)”

  刀开明说;“两瓶。你也生病了。”

  卢雨晴说;“没有啊,我只是进来看看你。”

  刀开明说;“胡闹!”

  说完他就起身拿着盐水,走到阳台那里关上了阳台的门。

  卢雨晴说;“刀开明你干什么?”

  刀开明说;“你不要靠近我,谁让你进来的。”

  卢雨晴说;“你生病了,我只是来看看你。”

  刀开明说;“万一你也病了我怎么办!”

  这个‘我’字可能是一不小心说出来的,刀开明一不小心就吐露了自己的心声。卢雨晴没有说话,她手中拿着没有削完的苹果。

  刀开明说;“我这个病,是会死人的。你不要靠近我。”

  卢雨晴说;“我不怕。”

  这可能也是卢雨晴第一次对刀开明吐露心声。

  刀开明说;“我怕。”

  卢雨晴说;“其实我也生病了。”(她想把刀开明骗进来)

  刀开明说;“停!卢雨晴。如果我能出去做我女朋友吧。”(突然反转)

  嗒~!的一声。门开了,一个医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保安。医生脱下口罩说;“你们怎么搞的?这是我女儿!她好好的带她来这里干什么?”

  卢雨晴的父亲之前在外面碰到了叶香秋,一问才知道卢雨晴被带到隔离区这里。卢雨晴的父亲脱下口罩给卢雨晴戴上。苹果没有削完被卢雨晴的父亲直接打进了垃圾桶里。

  之前的护士没有听清卢雨晴是来看病人,以为她是来看病的。所以就直接问了有什么病。结果卢雨晴说;“非典。”所以这件事情就这样被误会了。

  不过那个保安和那个护士可能就要被骂了?

  刀开明等着卢雨晴走了以后走了出来,捡起垃圾桶里的苹果吃了起来。刚刚所有人都把刀开明都忽视了,没有人注意到他在阳台。

  他这次没有听到卢雨晴的回答和上次一样,但是他已经恢复了自己的信心,他大口的咀嚼这卢雨晴削给他的苹果,一口咬下去。咀嚼好久才舍得咽下去。

  一个月后,班主任给我们报名的人进行的模拟高考她已经改好所以人的成绩了。她做了一张成绩表名单发给了每一个参加模拟考的人。

  陈老师板着一张脸;“呵呵(阴笑),哎你们还好没有去参加高考。看看你们考的成绩啊。还重点班呢?就算是高考录取成绩降低100分都没有几个人能上大学。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老师走了出去,表情很难看。

  聂远新说;“要不要,去劝劝老师。”

  肖思恩说;“劝什么?”

  同学们说;“对啊。要怎么劝。”

  肖思恩说;“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去。”

  刘庆林说;“叫你去了吗?你在那里叫什么叫啊?”

  肖思恩说;“哎,刘庆林、我说你了吗?”

  聂远新说;“好了,好了。都别吵了。”

  陈老师走了进来看着我们说;“吵啊。为什么不吵了呢?是不是觉得吵没有用干脆打一架吧,更痛快。打啊!怎么都哑巴了?刚刚不是很嚣张的吗?”

  老师走上了讲台。这时隔壁班的一个女同学哭着从教室外面走了过去。那个女同学的母亲在后面追着喊;

  “跑什么?你这个不要脸的!看我不打死你!”

  女生母亲后面是女生的班主任在追着她们母女俩。

  “哎,冯欣妈妈有话好好说啊。”

  冯欣的母亲追到了冯欣后就是一顿打,虽然没有当着我们的面打但是我们都听见了,冯欣的班主任把冯欣的母亲拉开。我们老师也走了出去维持局面。

  肖思恩说;“哎,外面怎么了?”

  旁边的回到;“不知道啊。”

  我们班的同学又开始八卦起来了,刚刚的尴尬气氛瞬间消失了。直到老师走了进来。

  大胆的肖思恩说;“老师,刚刚怎么了?”

  老师说;“早恋。”

  聂远新说;“老师你这样直接说出来不太好吧。”

  老师说;“就算我现在不说,下课后你们也会去别的班问的。”

  肖思恩说;“老师,你能具体说说吗?”

  老师说;“还是算了吧,都已经有人打抱不平的。”

  同学们;“哎……呀……”

  老师说;“别乱叫,你们那些谈恋爱的。最好别被别人发现下场很惨的,那些没有谈,准备要谈的也不要接受了。都已经高2了半只脚的快跨入大学了。大学有更好的,到时候你们在大学看上谁了,可是又被高中的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缠着是不是很麻烦。所以说咬咬牙。等高考过去了,一切就都过去了。”

  叶香秋说;“老师懂得真多。”

  老师说;“你以为我骗你啊。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和老师抬杠;“万一,留下遗憾呢?”

  老师说;“都闲着没事干是不是?要不要我在布置点作业。”

  我们都没有讲话了,我们仔细的回味这老师说的话到底有没有道理。青春真迷茫谁能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才能算不浪费青春。迷茫的每一天我都觉得是在浪费青春。

  不过老师说的确实没有错,一下课冯欣的事情我们就全知道了。

  回到宿舍,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铺床。

1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